百度搜索 那些你不知道的民间诡事儿 天涯 那些你不知道的民间诡事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你听说了吗?他爸爸是个杀人犯!”
“听说杀了人家一家三口呢!那家小女儿才五岁!”
“是吗?我记得他家的儿子也才十一岁吧?”
“······他媳妇跟这家男人搞上了,当场让人家捉奸!”
1.
韦贺背着书包走在街上,他感觉到了街道上所有人的目光以及恶意。
回到自己家,韦贺发现家里已经被搬空了,只剩下李晓玲在和隔壁邻居聊骚。
“小贺回来了呀,快把书包摘下来,妈妈领你去吃好吃的。”
他的父亲刚进监狱没几天,韦贺从自己母亲李晓玲身上看到的没有羞愧,只有放松。
今天,小学老师因为这件事还把他独自叫到了办公室,想让他的母亲来学校一趟。
办公室里有其他老师悄声的嘀咕,说他的母亲水性杨花、不知廉耻。
他没有反驳,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没有给李晓玲好脸色,韦贺只抬头看了一眼,就把脑袋低低的垂下去。
“你把家搬到哪里了?”韦贺决定,不再称她为母亲。
由于他在邻居面前下了李晓玲的面子,李晓玲讪笑着接过韦贺的书包,也不好意思让他把书包放在邻居家,明天的时候再来取了。
出了他们曾经住过的破胡同,李晓玲就一脚踹在了韦贺的屁股上,她也不管周围人是怎么看自己的,就是一边骂一边踹。
终于,韦贺一下没站稳,摔在了地上,李晓玲无视韦贺满脸的痛苦,又冲他的肚子狠狠踢了一脚。
“老娘算是倒了霉了,这辈子摊上你们父子俩!要钱没钱要本事没本事,你就和你那死鬼爸爸一样,活着干什么,干脆死了算了!”
韦贺看着黄昏中母亲踩在细高跟越走越远,书包也被她扔得远远的,空气中的劣质香水味闻着让人恶心。
捂着肚子从地上爬起了,今天中午的时候原本也没有吃饭,又被她这么一打,韦贺感觉自己都快死了。
牛仔裤上摔了一个大窟窿,膝盖也被土石挖起好大一片肉。
他抬头看了眼李晓玲离开的方向,又回头看了眼父亲曾经呆过的家,他又心酸又想哭,眼泪流到嘴巴里,是苦的。
一瘸一拐的去远处把书包捡回来,韦贺有想过李晓玲会不会回来找他,可是天黑了,大家都对他投以奇怪的目光,她也没有回来。
韦贺不想回去原来的出租屋,他讨厌那个邻居看向李晓玲的目光。
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韦贺终于挪开一直等在原地的脚,他知道回奶奶家的路线,他决定回去找奶奶。
路边灯红酒绿的饭馆不住的传出饭食的香味,夏季有很多人坐在路边烧烤喝酒,韦贺止不住的看过去,由于一天没吃饭,他的身上冷的不行。
很快,他走上了高速,传来阵阵饭香的城市被他抛在了后面,韦贺走的腿疼,可是奶奶家还没有到,应该还有五个加油站就到了。
告诉上的车呼啸而过,韦贺害怕被车撞到,专门在护栏里面走,可是刚走过一个加油站,他就被民警拉走了。
车上,他们向他询问父母呢,他不想说,只嘟囔着说再走走就到家了。
年纪稍大的民警非常明白这个年纪的小孩都有一种离家出走的情节,虽然韦贺犟着不想说,可那个上了年纪的民警还是想从韦贺嘴里套出李晓玲的电话号码。
“小朋友你叫啥名字啊?你爸妈呢?”
韦贺摇摇头,就是不开口,尽管这个老民警给人感觉又凶又和蔼,可韦贺铁了心不开口。
最后还是另一个年轻点的民警从回奶奶家作为突破口,才要到了奶奶的电话号码。
李晓玲在接到民警电话后,立马说要来警察局接韦贺。
可是直至半夜,她都没有出现,终于在民警三催四请下,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来到警察局想要带走韦贺。
和警察局值夜班的民警呆着一起,此时的韦贺已经不饿了,警察局有给他提供一份盒饭。
时钟从10:00走到11:00,又走到0:00,李晓玲才衣冠不整的出现,就连鞋都变成男士鞋了。
韦贺专注地看着一直走针的时钟,并没有看到警察局外的一辆车刚刚停下,而李晓玲就是从那辆车上下来的。
时间停至0:10分,韦贺扭头看向摆着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好似在听从警察的悉心教育。
眼睁睁看着李晓玲签好名字就要带走他,韦贺在民警的注视下后退了好几步,以一种预言的口吻道,“李晓玲,我会死在你手里。”
安静的夜晚,韦贺这句话犹如耳边惊雷,让原本可以带走韦贺的李晓玲再次被民警拦下,民警开始仔细盘问。
韦贺看着李晓玲恶狠狠的眼神,又看向警察局外从车上下来在路边尿了一泡的老男人,耳边是来自李晓玲的诡辩。
“警察***你是不知道啊,这孩子父亲前两个月因为精神病杀人坐牢了,我怕这件事影响他学习,我还专门搬了一趟家,可是还没等我领他去新家看看呢,他就跑开了,我找了他一晚上,呜呜。”
说着,李晓玲还装作受了委屈般开始哭起来,对于她表现的这一切,韦贺都充耳未闻,反而再次转头盯紧时钟,嘴里跟着钟表发出声音道,“滴答······滴答······滴答······”
终于,李晓玲还是把韦贺带回去了,她卑微的陪着笑让那个老男人送他们回家。
老男人不愿意,还满口污言秽语,可是李晓玲就喜欢这个调调,那个男人都快把痰吐到她脸上了,她还笑着捧人家臭脚。
李晓玲新搬的家距离韦贺的学校很远,坐公交车得半个小时,比原来那个房子的确大了不少,还是楼房,一室一厅和一个阳台。
阳台和客厅是用推拉门分开的,以前的租户会在阳台上养狗。
李晓玲几乎是骂了一路,只不过碍于民警刚才口头的警告,不敢再殴打韦贺,只是用指甲在他身上掐了好几片血印子。
2.
一进家门,关上门,李晓玲拖了鞋就往韦贺脸上抽,韦贺呆滞地站在那里,脸被打得红肿,可是他仍咬紧牙一声不吭,只等着李晓玲消气。
终于,李晓玲打完了,韦贺又看着她疯了似的冲到卧室里拿出他的被褥,把东西都扔到阳台。
“今晚上你就给我睡在这里,我就不信了,下次你还敢这么跟我说话!”
韦贺看着家里这个疯癫的女人,有点分不清她和记忆里的李晓玲,到底谁才是自己真正的母亲。
睡在阳台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面天上的星星,他止不住的回忆起来父亲杀人后跑回家浑身是血的模样。
他回来是想杀掉李晓玲的,只是恰巧她不在家。
那时,韦贺是庆幸的。
伴随着楼下男人醉酒之后的谩骂,韦贺抓紧被子在不安中入睡,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今天是星期六,韦贺不用去上学,李晓玲昨晚上大半夜打麻将回来喝得烂醉。
虽然很不想,但韦贺现在该爬起来去做饭了。
菜炒得半生不熟,米饭也是夹生的,李晓玲刚吃了一口就把筷子一摔,把盘子里的菜全都倒到韦贺的碗里,大多数都溢出来流到了桌子上。
李晓玲把碗和筷子往地上一摔,怒斥韦贺道,“没用的东西,连个饭都做不熟!一看就知道长大以后是跟你爸一样被枪毙的货色!”
瓷碗摔碎的碎片溅起来砸到韦贺的小腿上,韦贺腿上生疼,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李晓玲看着韦贺两棍子蹦不出一个屁,举起一旁的扫把就要往韦贺身上砸,好在她刚举起来,就有人给她打电话了。
恶狠狠的让韦贺等着,韦贺一边吃一边落泪。
那边的李晓玲像是换了一番面孔,对着电话那边又温柔又贤惠,语气都是嗲的。
和电话那边的人说了半天,原来是父亲的朋友要来给他们送父亲之前留在那里的东西。
这不是最近韦贺的父亲坐牢了嘛,他媳妇怕他们家再拿上韦贺父亲的东西不吉利,就赶紧打发他让她送过来。
父亲的朋友敲门走进来,脸上挂着的是憨厚的笑,肤色是工地上干苦工的人常见的黝黑。
“弟妹,好久不见啊,小贺都长这么大了啊。”
说着 ,父亲的朋友就赶紧把一个红棕色的木盒子递给了李晓玲。
李晓玲故意把肩带往下扯了扯,抛给父亲的朋友一个显而易见的媚眼。
站在李晓玲后方,正穿着围裙打扫卫生在擦地,看到父亲的朋友之后,也只是简单的抬头看了一眼。
看到他把盒子递到李晓玲的手上,韦贺又快速地低下头。
因为他知道,一旦他盯着盒子看久了,就会迎来李晓玲无休止的谩骂。
父亲的朋友不敢多做停留,一方面是因为李晓玲抬不检点,另一方面可能就是觉得他们家晦气吧。
又和李晓玲客套了一番,父亲的朋友终于解脱般离开他们的房子。
关上门后,李晓玲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看了一眼,里面并没有她以为的钱,甚至连个钢镚都没有,上面只有一张小小的卡片,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了一行字:我可以完成你的任何愿望。
“这是什么鬼东西?亏老娘还以为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屈尊降贵的勾搭那个背驼的像个老乌龟的家伙呢。有本事让老娘一夜暴富啊!”
骂骂咧咧的把盒子往玄关处一摔,李晓玲一转身进去拐角的卫生间洗漱,不出意外,今晚上她又不知道约好了哪个男人春宵一度。
李晓玲只管头一扭往卫生间走,压根就没有看到身后韦贺惊恐无比的神色。。
那个盒子里,慢慢从里面爬出来了一个黑色的影子。
黑色的影子起先只有三寸长,后来越长越大越长越大,开始长得和李晓玲一般大小,也逐渐变成了她形体的模样,只不过,是一种半透明的黑色。
看到韦贺在看自己,影子逐渐转向他,然后向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李晓玲上完厕所从卫生间里出来,黑色的影子逐渐消失在她的背后。
顺着韦贺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自己的背后什么的都没有,李晓玲一把把拖鞋脱下来,冲着韦贺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我告诉你!你现在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别让你干个活都磨磨唧唧的!扫个地都扫半天,你那俩胳膊还不如撅下来喂狗呢!”
原本,韦贺是想开口让李晓玲不要出门的,可是既然如此,他好像也没有开口的必要了。
一个大活人,总不会因为一个黑色的影子就发生什么大事吧?
李晓玲出门了,临走时她把那个红褐色的木头盒子踢到了一边。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韦贺把盒子捡起来的时候,发现这个盒子开始变红了,可细看之下,那褐色的花纹还是历历在目的,不像是完全变成了红色。
韦贺用手揉了揉眼睛,是他看错了吗?为什么刚才被李晓玲揉烂的纸条又出现在了这个盒子里?
回想着李晓玲刚才说过的话,他记得她最后一句话说的是“有本事让老娘一夜暴富啊”,如果真的能一夜暴富,那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家里的任何东西对于韦贺来说都是陌生的,他没有尝试打开电视打发时间,要知道,他以前最喜欢看电视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
3.
由于韦贺家住的是二楼,所以当李晓玲回来的时候,韦贺可以清晰地听到她和邻居说话的声音。
念及白天中午时看到的那个黑影,韦贺早早就趴在窗台上盯着李晓玲看。
看来看去,好像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只是这次李晓玲回家的时候领了一个看起来挺有钱的男人,还逢人就说这是她男朋友。
也是奇怪,即使她出轨出的那么臭名昭著,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光明正大过。
联想到那个木盒子里的纸条,韦贺忍不住从后背窜起一股凉意,代价是什么?
那个男人并没有在他们家呆多长时间,只是走的时候留下来一沓钱。
李晓玲开心的好像要黏在他身上,男人走后,她捧着那沓钱笑得恍若癫狂。
韦贺想要开口说话,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
想了半天,他还是抱出了那个盒子,“这个盒子,今天你打开的时候,里面爬出一个黑色的影子。”
韦贺毕竟年纪还小,他不懂得委婉提醒李晓玲这件事情的诡异之处,更不明白这么生硬的坦白会给自己带了什么后果?
果不其然,听到这个句话的李晓玲当即就变了脸色,她左手拿着钱,右手一巴掌扇到韦贺的脸上。
“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你不久盼着老娘死,好拿着这张支票自己花吗?老娘告诉你,就是我现在就死在这了,我也不会让你拿一分钱!”
说着,李晓玲抬起腿就一脚踹在韦贺的膝盖上,韦贺来不及躲,一下子被她踹在地上。
红褐色的箱子也从他的手里摔落,不知道为什么,韦贺这次已经可以清晰的看见木头盒子表面泛着红光了。
难道是因为白天光照太强烈,所以晚上才能看清楚吗?
李晓玲刚拿了支票太开心,没有功夫理会韦贺。
她可不满足那个男人用仅仅用一沓钱就把自己给打发了,靠自己这迷人的魅力,说不定还能当个富家太太呢。
抱起来好像隐隐开始传出腥味的盒子,韦贺来到厨房热饭,他知道的,李晓玲不会安分的呆在家里。
只是他已经没有办法能够阻止这个诡异的红盒子了,他不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又是一股子呛鼻的劣质香水味从李晓玲的卧室里传出来,韦贺起身打开阳台上的另一扇窗户,安静等着李晓玲离开。
红盒子传出来的血腥味越来越严重了,韦贺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只是觉得,这会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离开家的李晓玲走在路上,越回味韦贺刚才的话越觉得不对劲,那个木头盒子里怎么可能爬出来黑色的影子呢?
想来一定是韦贺报复自己管教他,这个臭小子!
都怪刚才自己忙着高兴了,要不然早让他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
恶毒的在心里想着怎么回去对付自己的亲儿子,正巧迎面走来一个看起来挺有钱的男人,李晓玲立马换上一副巧笑嫣兮的表情。
或许在外人看来,她仍然是会个合格的母亲吧。
今天她是要和一个离异男人相亲,这可是她给介绍人塞了两百块钱红包才换来的优质资源。
虽然说她的手上已经有一个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了,但是保险起见,她还是打算多交往几个看看。
毕竟有钱人都不靠谱,她又不是傻,真把自己后半辈子寄托在他身上了。
路过一个彩票站,李晓玲闻到了不远处烤羊肉串的香味,正想着这个烧烤店怎么这么早就开业了,就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老人。
原本疾言厉色的表情在看到老人穿金戴银之后立马变得笑嘻嘻。
“阿公啊,这么晚了您还来彩票站做什么?”
虽然李晓玲并没有看到这个老人是从彩票站出来的,但是他手上拿着一沓彩票,想来随便说一句也不会出错。
那老人见她这么殷勤,略微有些谨慎地甩开了她的手,真想要转身就走,突然,他问道了李晓玲身上有一股腥味,带着血的味道,又带着一丝鬼气。
他上下打量了李晓玲一番后,低声喃喃道,“原来是他让你来的。”
“你说什么?”李晓玲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正打算再询问一遍,那老人却是把自己手上的彩票分给了她一张,“好好拿上,这可是你用命换的。”
“什么,您说什么?”李晓玲原本想好好听这个老头把话说完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现在是大好天气,她却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
对着彩票上的数字沉思了好久,再抬头,那个驼着背拄着拐杖的老人就不见了。
“奇怪。”李晓玲忍不住搔了搔头,“总感觉错过了很重要的事情,我刚才在做什么来着?”
把肩上快要滑落的单肩包重拉上来, 李晓玲昂首阔步的往前走,她今天可还有一场约会呢。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发生的那件事一直让她耿耿于怀。
她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一想到这里她就止不住的心慌。
到底是忘记了什么,她到底忘记了什么?
魂不守舍的回到家里,她没有质问韦贺为什么早早就睡下不给自己留灯,反而像是跟了鬼一样打开电视开始等待双色球开奖。
她等啊等啊等啊,终于,双色球开奖了,韦贺被她的惊喜的尖叫声吵醒来。
李晓玲明明该捧着那张彩票宝贝的不像样的,可是她却把彩票踩在了脚下,嘴里直喊着“我中奖了”。
韦贺看着李晓玲脸上不正常的呆滞,又弯腰捡起那张被她踩在一边的彩票。
那张彩票上很明显的七位数全部都是“4”!
“是死啊······”韦贺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盯着那张彩票,直至灰青色的天幕逐渐生气。
很快,有人从六楼跳下去了,由于天色还没有大亮,附近的住户只是听到了一声巨响,没有人发现有人跳楼。
韦贺终于从彩票上移开眼,罕见的注意到了窗外的动静。
此时,逐渐有一个蓝色的虚影从茶几底下爬出来,慢慢平移到他的面前,把他的脑袋扳正过来。
按照它的要求,韦贺回过了头,此时,他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一个硕大的蓝色苍白虚影的头颅高高的出现在他的额前,他的脸上是死白的颜色,眼眶里的眼睛只余下眼白。
韦贺不敢抬眼看它,可他却也知道,它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说出你的愿望——
不由自主的,韦贺开始张嘴说话,可是那话并不是他自己说的,韦贺站在旁边就像是在看自己表演一样。
他说:“我的愿望是和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
头颅笑着点头,眼眶里的眼珠子转的飞快,从它一闪而逝的空洞瞳孔里,韦贺看到了自己被困在里面的李晓玲。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爸爸——救我!!”
*
很快,红盒子出现在了新的家庭,那个屋主打开了它,许下新的愿望,血红色的——愿望!

百度搜索 那些你不知道的民间诡事儿 天涯 那些你不知道的民间诡事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那些你不知道的民间诡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陌路忆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路忆霞并收藏那些你不知道的民间诡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