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无名箫 天涯 无名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滚龙王冷哼一声,一指点了过去。

    一缕指风,冲向连雪娇前胸“玄机”要穴。

    连雪娇一闪避开,金刀还未来得及反击出手,但见人影一闪,滚龙王已欺身攻了进来,右手一招“天地开泰”,掌势当头劈下,左手一招“破云摸星”,幻化出一片指影,分点连雪娇四处大穴。

    那一招“大地开泰”,乃是少林武学中极具威力的一招,堂堂正正,但那“破云摸星”,却是一招十分诡奇、阴森的奇袭。他在一攻之中,用出了奇、正两种大不相同的招术,阳刚、阴柔两种大不相同的力道。

    连雪娇心头骇然,金刀突施一招“法轮九转”,金芒乍涌而出,暴散四射,全身都裹在一片金芒之中。

    滚龙王原想这一招纵不能点中连雪娇的穴道,但至低限度可以迫她向后跃退,却不料金芒乍涌而起,又把自己迫得自行撤招而退。

    连雪娇一招得势,刀法连变,一连三招快攻。

    这三招刀势,并不威猛,但每一招中,似是都含着无穷的变化,叫人有着封架全都不对的感觉。

    滚龙王被连雪娇金刀逼退,心中大是忿怒,正待施下辣手,纵然不能活擒了连雪娇,也要把她伤在手下。那连雪娇的武功,大多是他传授,就算这些时日连雪娇有了奇遇,也不致把昔年武功全都忘去,只要她施展自己传授的武功,立时就可把她制服。

    哪知连雪娇劈出的三招,竟然是未闻未见之学。这滚龙王的武功,本极渊博,他不但身兼数家之长,而且涉猎过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但连雪娇这三招刀法,却是初次见到,不禁骇然而退。

    他的信心大受挫折,这使他联想到幕后有很多武功绝高的人在和他作对。上官琦和袁孝两人练的武功,似是专门克制他的武功,这一招一掌,都是攻向他缺陷所在;而连雪娇这三刀,却又是他从未见过的绝学。

    连雪娇攻出三招,逼退滚龙王后,信心却大为增强,收了金刀,笑道:“王爷,你亮兵刃吧!”

    滚龙王沉吟不言,他戴有人皮面具,虽然无法由他神情脸色预测他心中的变化,但由他双目中微现惊愕情形看来,体会出他豪气信心都在极快地降退。

    只见他缓缓撩起青袍,取出一条其形如蛇、全身墨黑的一盘东西,握在手中一抖,抖出一条软鞭道:“你的武功,大出我意料之外。”

    连雪娇笑道:“早劝你亮兵刃,你却是偏偏不听。”心中却是暗自戒备。在她记忆之中,滚龙王和人动手,从未用过兵刃,这形如怪蛇软鞭,不知有些什么奇招?

    但见滚龙王双目凝注在连雪娇手中的金刀之上,缓缓说道:“我要问你一件事情,你可肯据实答覆?”

    连雪娇笑道:“你问吧!”

    滚龙王望着金刀说道:“天下兵刃,大都用精钢炼制,你这柄刀,为何是黄金所铸?”

    连雪娇笑道:“你心中所想的未必是口中所言,你想问我的,是这柄刀何以如此锋利?”

    滚龙王道:“就算如此。”

    连雪娇道:“我这金刀大有来历……”

    滚龙王身躯微一颤动,道:“可是惊魂金刀?”

    连雪娇道:“不错。”

    滚龙王豪气尽消地长叹一声,道:“金刀既现,想那另外二宝是随着这金刀出世了。”

    连雪娇道:“武林三宝自然是一齐出世。”

    滚龙王双目中暴射出奇异光芒,盯注连雪娇的脸上,用着从未有过的温和语气,道:“孩子,在我手下,数百位武林高手,论才识胆气,你可算首屈一指的人。”

    连雪娇呆了一呆,道:“承蒙夸奖,愧不敢当……”冷然一笑,接道:“所以,你必须杀我而后快。”

    滚龙王道:“我处心积虑,筑造王宫,收罗勇士,那是不只在武林争霸夺尊。”连雪娇道:“我知道,你想逞兵作乱,问鼎天下。”

    滚龙王道:“是啊!如若我此愿得偿,那唯一能够继承我统率万民至尊的皇位的人,舍你莫属了。”

    连雪娇道:“你这话不觉大晚了些么?”

    滚龙王道:“那武林三宝如不出世,为父的这番大业终是难有把握。唉!孩子,你也只知武林三宝是武林利器,却不知它另有大用。”他轻轻咳了一声,又道:“这世间,能知那武林三宝真正大用之人,眼下只有为父一个人。”

    上官琦忍不住接口说道:“唐璇比你如何?”

    滚龙王不理会上官琦,两道目光仍然凝注在连雪娇的脸上,接道:“孩子,你明白,我这数十年来,苦苦追求武林三宝的下落,岂能真是……为了这惊魂金刀有着绝世无比的锋芒么?”

    连雪娇被说得心中怦然一动,忖道:“我也曾仔细地瞧过那武林三宝,何以竟然未能找出可疑的破绽呢?”

    只听滚龙王接口说道:“也许唐璇明白这武林三宝的真正作用,但为父的敢断言,他不会明白地告诉你们。”

    他朗声大笑一阵,又道:“不知为父这判断是否正确?”

    连雪娇暗暗忖道:“唐璇留的遗书中,确然未提过这武林三宝别有些什么作用。”

    滚龙王道:“但为父可以告诉你,谁要掌握这武林三宝,谁就能夺得那天下至尊之位……”他轻轻叹息一声,道:“我一生为此奔走,直到老之将至。孩子,你该知道,我今年已经是花甲过后的年岁,雄心壮志已逐渐随着老迈消失,我纵然能取得那天下至尊之位,也没有几年好活。我没儿没女,你那娟黛义妹又是位天真烂漫、难当大任的孤子,算来算去,你是我唯一的承继之人。”

    连雪娇道:“如若我不幸死在你附骨毒针之下呢?”

    滚龙王道:“不会的,孩子,我会天涯海角找到你,为你疗治。”

    上官琦耳闻连雪娇口气渐软,心中大惊,急急接道:“哼!连姑娘,别听他一派胡言乱语。”

    滚龙王冷冷地望了上官琦一眼,道:“我们父女畅叙别后之情,用不到你多口。”

    上官琦和他目光一触之下,登时觉得心神微微一阵荡动,不禁大为惊骇,失声叫道:“移魂大法。”

    只听连雪娇柔声说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这一生之中,造孽无数,杀人盈满,不如听我良言相劝,放下屠刀,束手就缚,谢罪武林,或能逃得一死。”

    上官琦听得一乐,暗道:“原来她并未受到滚龙王移魂大法迷乱神志。”侧脸望去,只见连雪娇双目之中,也暴射出奇异的光辉,神情间无限温柔,撩人怜惜,不禁心中一动,暗道:“是了,他们这一番言词相对,表面上看不出可疑之点,事实上却是在各运内功,施展迷魂大法,欲乱对方神志。”

    但听滚龙王冷笑一声,道:“孩子,你可是想施展我传授于你的迷魂大法,惑我心神么?”

    连雪娇道:“彼此,彼此。”

    滚龙王目中光芒一闪,道:“既不听我良言相劝,说不得我只好先杀了你,除一劲敌。”

    连雪娇道:“且莫夸口,目下鹿死谁手,还难预料。”

    滚龙王一抖手中蛇形软鞭,呜的一声怪叫,点向了连雪娇的前胸。

    连雪娇金刀横撩,削向蛇鞭,口中却冷冷道:“这惊魂金刀无坚不摧,但却不知能否削得你手中的蛇鞭?”

    滚龙王腕势一挫,蛇鞭招数未老即收,但却不容连雪娇挥刀反击,立时紧随出手,刹那间,幻化出漫天鞭影,挟着一阵呜呜怪叫之声,急卷过来。

    连雪娇金刀展开,幻起一片金芒,护住了身子。

    在连雪娇记忆之中,她乃第一次见到这滚龙王施用兵刃出手,鞭势挥转横击,当真是奇招迭出,攻势凌厉异常。

    连雪娇谨慎异常地紧紧闭严了门户,半年时光之中,她从袁孝学过了不少武功,其中几记绝招,威力强大异常。连雪娇的武功,大都是滚龙王所传授,两人刀来鞭往之间,大都同一路数,也正因如此,连雪娇才能有着制敌机先的防守,更凭仗手中的金刀锋芒,滚龙王不敢硬行封挡她的兵刃,才维持着一个平手。

    每当滚龙王施出绝学,可置连雪娇于死地时,连雪娇就施出从袁孝处学得那几招武功,破解开滚龙王的攻势。

    就这般,打成了一个不胜不败之局,不大工夫,已搏斗了五十几个照面。

    滚龙王久战不胜,心中逐渐地焦躁起来,手中蛇形怪鞭一紧,攻势更见凌厉。

    连雪娇只觉对方手中蛇鞭扫劈之间,似是带着一股强大的潜力,逼得人呼吸急促,心知滚龙王已把浑厚无比的内功贯注在蛇鞭之上,全力求胜。

    再打下去,连雪娇自知难以支持多久,当下金刀突施一招“风起云涌”,幻化出一片片金芒,一挡滚龙王的攻势,向后跃退三尺。

    滚龙王右腕一挫,蛇鞭如影随形而上。连雪娇双足还未站稳,蛇鞭已点到前胸要穴。

    连雪娇前胸一收,身子随势飞走,人已向后退了三尺。

    滚龙王冷笑一声:“你既无父女之情,岂能怪我无父女之义!”蛇鞭一抖劈下,登时幻起了漫天鞭影,四下攻到。

    这一招势道奇绝,使人有着无法封架之感。

    连雪娇匆忙中只好又施出一招“法轮九转”,金芒乍涌而起,封住了漫大鞭影。

    滚龙王因看她连施四招“法轮九转”以解危难,心想这一招猛攻之下,连雪娇又可能再用此招,暗中早想好破敌之法,左手暗蓄内劲,凝聚了指力。连雪娇一刀封开了滚龙王漫天而来的鞭影之后,收势换招之际,滚龙王却突一扬左手,击出一指。

    这一指来得快速无比,连雪娇警觉躲闪之时,已然是应变不及,百忙中身子一侧,避开了要穴。

    只觉右肩之上,如被铁锤击中一般,一条手臂,软软地垂了下来。手中的惊魂金刀,也掉落地上。

    滚龙王冷笑一声,右手一振,蛇鞭点向连雪娇的心窝。

    袁孝大喝一声,呼的一拳,捣了过来,拳风猛烈,似排山而下。

    原来他救人心切,这一拳用出了全身的力量。呼呼拳风,乃是他毕生功力所聚。

    强如滚龙王者,亦不敢硬接他的拳势,身子上闪,避开一击。

    上官琦纵身一跃,伸手扶起了连雪娇,低问道:“伤得很重么?”

    连雪娇脸色苍白,但仍然挣扎着离开了上官琦的怀抱道:“我很好,快抢金刀。”

    只见滚龙王蛇鞭一探,飞了过来,卷起了落在地上的金刀。

    上官琦大喝一声,欺身而进,右手急拍一掌,攻向滚龙王,左手五指半屈半伸,一挥而出,抢那蛇鞭卷起的金刀。

    他虽明知此举危险异常,但却怕那金刀被滚龙王抢了去。以他的绝世武功,如再配上这锋芒绝世的金刀,那无异如虎添翼,是以,明知这等莽撞出手,凶险无比,亦只好舍命出手。

    滚龙王冷笑一声,手中蛇鞭一振,蛇鞭卷着的金刀,忽然折向上官琦右手削去。

    上官琦知那金刀锋利无比,骇然而退,避开一击,左手却全力击出一掌。

    滚龙王金刀一转,又把上官琦左手逼开。

    上官琦虽然招招遇险,每次都是毫厘之差,但他勇猛无比,舍死出手,竟然迫得滚龙王腾不出手来去取那蛇鞭卷起的金刀。

    滚龙王实有着过人的武功,手虽无法取得金刀,竟然能用那蛇鞭卷住的金刀迎战,而且运用灵活,有如用手一般。

    但闻袁孝长啸一声,挥拳疾攻而上,攻向滚龙王的左侧。

    这人勇猛剽悍,出手拳势,招招如铁锤击岩石一般。

    上官琦精神一振,把大部精神,专用在夺取金刀之上,双手忽伸忽缩,抓取金刀。

    滚龙王表面之上,虽然尚能保持着镇静,但心中却暗暗惊心。

    原来上官琦和袁孝一齐出手之后,迫得滚龙王也得用全身的武功对付。

    激斗中,滚龙王突然左拳一挥推出,和袁孝的拳势撞在一起。

    两股奇猛的潜力一撞,袁孝被震得向后连退三步,但此人勇猛至极,略一停顿,立时又冲了上去。

    滚龙王心中虽然暗暗叫苦,但他因带着人皮面具,纵然他心中再震惊一些,也是瞧不出异样神情。

    转眼之间,三人已拼搏四五十合。

    袁孝和上官琦顶门间的汗水,滚滚而下,喘息阵阵。

    上官琦和袁孝的拳路和掌法,大都是克制滚龙王的招数,双双抢攻,力斗了四五十合,仍然无法取胜。两人都累得满头大汗,滚龙王却是毫无异样。

    其实滚龙王也早已觉得劳累不堪,身上出汗,但他内功精深,硬是运气把喘息声忍了下去。

    袁孝打得性起,一面出拳猛攻,一面纵声长啸,又斗了十余合,仍然是八两半斤,难分胜败。

    这时,上官琦已是全身汗落如雨,但他攻出的拳势,仍然是异常快速。

    滚龙王在这段苦战之中,几度想把那金刀取在手中,但却始终无法如愿。上官琦的全部精神都贯注在金刀之上,只要滚龙王企图取刀,立时全力攻向滚龙王的要害大穴,迫使滚龙王全力迎战,无暇取刀。

    上官琦心中明白,滚龙王今日如若取得这件利器,不但今后难再有夺回之望,而且武林群豪都将面临大劫,因此,他必夺回金刀。

    袁孝的硬打硬攻,配以上官琦的巧袭,滚龙王遇上了生平未遇的苦战。

    滚龙王涉猎广博,精通各门各派武功,但袁孝和上官琦的拳掌,却是专门对付他的一般,出手攻袭封架,似是都是他武功中所有的破绽。

    他采集天下武功之长,独自创出了指法、拳掌,上官琦和袁孝的武功却是刚好对付他那独创的武功。

    滚龙王自知难以取得软鞭卷起的金刀了,反而影响软鞭上甚多精妙招术,无法发挥,当下暗中用劲,那软鞭鞭梢,突然一直,金刀又落在地上。

    随着金刀落地之声,滚龙王的招术,更见辛辣凌厉。上官琦、袁孝虽然拳、掌交攻,奋力还击,但却是抽不出时间去取那金刀,就像是滚龙王适才无法取得金刀一样。

    激斗中,滚龙王突然发出了一声低啸,那四周隐伏的黑衣人,突然涌了出来。

    连雪娇经这一阵调息,体能恢复了不少,看那惊魂金刀,落在三人脚下,但却都腾不出工夫去捡,身后人影闪动,数十个黑衣卫队,已涌了上来,不禁心中大急,说道:“你们能把他迫退两步,我就可以捡起金刀了。”

    袁孝大喝一声,呼的一拳,捣了出去。

    这一拳不但去势奇猛,而且是由中宫硬行攻上,滚龙王如不闪避,势必得硬接他一击不可。

    连雪娇的每一句话,袁孝都奉作纶旨,这一拳全力攻出,虽是猛恶异常,但却是攻而无守,门户开放,破绽百出。

    上官琦心中大惊,只好全力施援,双掌齐出,替袁孝封闭门户。

    但闻嗤的一声,滚龙王软鞭蛇头,由上官琦肩头划过,鲜血泉涌而出。

    紧接着一声大震,滚龙王左掌推出,硬接了袁孝一拳。

    他分心于上官琦迫攻,无法用出全力拒敌,一招硬接之下,两人各被震得退后两步。

    连雪娇冒险而上,莲足伸出一点,挑起了惊魂金刀,接在手中。

    这不过是一瞬的工夫,袁孝也被滚龙王那强大的反震之力,迫得向后退了两步。

    连雪娇的右臂,还难以用来克敌,左手挥动了手中惊魂金刀,疾向外面冲去,一面冷肃他说道:“咱们冲出纯阳宫!”

    滚龙王和袁孝硬拼一招之后,亦觉着血气浮动,必须要片刻调息,才可动手,如若勉强出手,只怕要落内伤,衡度情形,不再出手,暗自运气调息起来。

    袁孝内腑之伤也许较那滚龙王还要重些,但他仗着天赋异禀,年轻壮健,暗里一咬牙,回手一拳捣了过去。

    拳势未到,强烈的掌风,已然撞上了一个黑衣人的前胸,只听得一声闷哼,那人应声倒了下去。

    上官琦伸手撕下了一片衣服,包在伤处,返身向外冲去。

    连雪娇一面挥刀抢攻,一面回顾了上官琦和袁孝一眼,道:“你们拳掌指力,集中我身前一点,强行夺路。”

    袁孝应了一声,双拳连环劈出。

    上官琦也疾发三掌,拍出一股强厉的掌风。

    连雪娇借机挥刀猛冲,杀开了一条血路,冲出了纯阳宫,疾奔出林。

    天木大师和金元道,个个精神振奋,手横着禅杖、花枪,挡在路中,金元道除了手中一丈二尺长短的亮银枪外,背上还插着一柄单刀。

    连雪娇道:“代我们拒挡强敌。”

    天木大师、金元道来不及多问,一闪避开,让开三人,横杖举枪。挡在路中。

    连雪娇奔走有两三丈处,停了下来,道:“咱们调息一下再走。”

    袁孝道:“很好,很好……”忽的张嘴喷出一口血来。

    连雪娇从怀中摸出一粒灵丹,交袁孝吞了下去,道:“快些坐下调息一下,你还要拒挡滚龙王。”

    袁孝启齿一笑,如命盘膝坐下。

    连雪娇目光一转,看上官琦右肩上鲜血淋淋,不禁一皱眉头,道:“你没穿天蚕丝衣?”

    上官琦道:“我暗中交给袁兄弟穿上了,他豪勇绝伦,才真正是那滚龙王的克星!”

    连雪娇默然沉思了片刻,道:“我明白你的用心,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呢?”

    上官琦笑道:“我的伤势很轻,不用为我焦虑,倒是你中他一掌,伤得如何?”

    连雪娇道:“再有一次调息,即可复元,我有宝衣相护,伤得不重。”

    上官琦不再说话,解开衣服,重新包扎伤口。

    连雪娇缓缓伸出手去,帮他包好伤处,止住流血,再缓缓闭上双卧运气调息。

    这时,天木大师和金元道已和那些逼近的黑衣人动上了手。那天木大师施出了一百零八招风雷罗汉杖法,刹那间,杖影如山,风雷并发。

    金元道枪刺刀劈,配合着天木大师的威猛杖势,拦阻强敌难越雷池一步。

    奇怪的是,那些黑衣人并未绕过两人追袭连雪娇和上官琦等,一味挥动兵刃猛攻。

    但天木大师那一百零八招风雷罗汉杖法,乃少林镇山之学,如若不施展完毕,谁也难冲得过。

    连雪娇缓缓站起身,低声对上官琦和袁孝说道:“你们的伤势如何?”

    上官琦道:“皮肤之伤,不足为虑。”

    袁孝道:“我已经可以和他们动手。”

    连雪娇低声说道:“好!你们还是快些运气调息,我预想,咱们退到五英固守之处,你们体能当可尽复。咱们要在五英处全力出手,一鼓作气,尽歼这群黑衣卫队……”语声微微一顿,高声对天木大师和金元道说道:“保存实力,不可苦战,咱们往后面撤。”

    金元道右手持枪,左手握刀,疾攻两招,低声对天木大师道:“咱们撤吧!”

    天木大师一百零八招的风雷罗汉杖法,刚刚好使到了第一百招。余下八招,连环出手,杖舞风雷,势若倒海排山,那些近身的黑衣人,尽都被迫到一丈开外,借势和金元道联袂而退。

    上官琦低声对连雪娇道:“何以不见滚龙王出手?”

    连雪娇道:“我想他也和咱们一般的正在运气疗伤。”

    天木大师和金元道一收兵刃,那些黑衣人立时若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连雪娇回顾了袁孝一眼,道:“你发几掌劈空掌以阻敌势,别让他陷入了包围之中。”

    袁孝应命出手,连发四掌。

    侧攻而上的黑衣人,被袁孝劈空掌力一挡,天木和金元道才安然撤退,禅杖、长枪左刺右击,且战且退。

    连雪娇带着上官琦先行退走,却留下袁孝和天木、金元道一齐后撤。袁孝内功深厚,掌力强猛,只要一发现有黑衣人绕过侧翼,立时发掌阻袭。

    一片宽阔的草地上,锡木大师和左右二童早已列阵待敌,天木、袁孝、金元道一近身侧,立时闪路让过三人,挡住那蜂涌而上的黑衣人。

    左右二童双剑并举,先挡锐锋。这两人极善合搏之术,而且又打得刁钻异常,不肯和人硬拼,不用连雪娇下令,他们已开始边战边退,但两人剑术辛辣,虽是不肯和人硬拼,但却是寻隙乘空,伤人不少。

    锡木大师禅杖挥扫,更是与二人相互呼应,以补两人剑势的不足。这锡木大师乃少林高僧,不但杖法已得真传,而且内功深厚,杖势威猛,专以接应两人剑法中的破绽,自是绰有余裕。

    这三人似是早已商量好拒敌之策,是以配合得十分严密,且战且走,不作硬拼,不大工夫,三人虽是退出了十余丈远,但却连伤了滚龙王黑衣卫队中五个高手,而且每伤甚重,凡是受得剑伤之人,皆无续战之能。

百度搜索 无名箫 天涯 无名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无名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卧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龙生并收藏无名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