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无名箫 天涯 无名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出得滚龙王府,上官琦依言西行五里,夜色中水光闪动,竟到了一个水湖岸旁。

    这座水湖,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占地约有五亩左右,水中生满了荷叶。

    上官琦站在岸边,默默出神,形势变化,显然和那大汉说的不同。

    他原想两人是受了连雪娇的嘱咐,接应三人出险,但此刻,他不得不重作考虑,也许又是滚龙王安排下的诡计罗网。

    他凝目沉思了片刻,说道:“金兄、大师,两位可精通水性?”

    荷叶深处,传过来一声娇笑,道:“不用精通水里功夫,上船来休息一下吧!”

    天木大师举起手中禅杖,喝道:“什么人?”

    但闻木桨拨水之声,一艘小舟由那阴暗的荷叶深处滑了过来。

    月光下,清晰地可见到一个青衣少女,长发披垂,双手缓缓摇桨而来。

    金元道道:“上官大侠,滚龙王手段毒辣,无所不用其极,切不可中了他的诡计。”

    上官琦微微一笑,说道:“不劳两位费心,这一位是接迎咱们的人。”

    说话之间,那青衣女已纵身一跃而上。

    上官琦指着天木大师,道:“这位乃少林一代高僧,天木大师父。”

    转手又指着金元道道:“这位金兄,是济南府大英雄。”

    那青衣女落落大方,点头对天木大师等一笑,道:“两位苦战半宵,定然十分辛苦,我已为两位备好了酒饭、衣物……”两手互击两掌,荷叶深处,又驶出一只小舟。

    操舟之人身着劲装,背月而立,看不清面貌年岁。

    天木大师低声说道:“上官施主,这位女施主是……”

    上官琦接道:“穷家帮中文丞。”

    天木大师和金元道都被滚龙王囚入了毒室数十年,对江湖中事早已隔阂,是以穷家帮主之名,文丞、武相,却是从未听过,当下一抱拳,道:“多谢款待。”纵身跃上小舟。

    那劲装大汉,立时又运桨驶舟,没入荷叶深处。

    上官琦道:“这两人武功不弱!”

    青衣女接道:“小舟上已备好香茗、细点,你连日苦战,备极辛劳,此际不谈公事,咱们行舟赏月,过一夜安静的生活。”突然伸出纤纤玉手,拉住上官琦的手腕,跃上小舟。

    两人联袂而起,落上小舟,果然,小舟中已摆好了香茗细点。

    这青衣女正是连雪娇,但她此刻已完全一副渔家女的打扮,青衫长裤,高高卷起一双裤管,露出了玉肤冰肌,浑圆的小腿,长发散垂肩上,随着夜风飘飞。

    只见她手拿双桨,划了两下,小舟穿入了荷叶丛中,驰向湖心。

    水波荡漾,明月皎洁,连雪娇缓缓放下双桨,扬手理一下散垂的长发,笑道:“这点心,都是我亲手作的,你吃点看看,是否可口?”

    上官琦依言吃了一块,果是甜香兼具,不禁连声赞道:“姑娘手握兵符,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临阵搏敌间,豪气犹胜男儿,设谋行略,更愧煞七尺之躯,却想不到还能作得这手好点心。”

    连雪娇盈盈笑道:“你是由衷赞美呢,还是信口开河?”

    上宫琦道:“自然是由衷之言。”

    连雪娇缓缓仰起脸来,望着当空皓月,低声说道:“人生几回月当头,今宵咱们要尽欢而散。”

    上官琦呆了一呆,道:“姑娘你……”

    连雪娇银铃般的笑声响荡在耳际,接道:“明月良宵,岂可无酒?”探手从舱下取出来一个玉瓶,接道:“上官琦,你敢喝么?”

    上官琦一挺胸道:“在下虽不善饮,但也不能辜负盛情。”

    连雪娇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上官琦被激起了豪壮之气,道:“大不了断肠毒药。”

    连雪娇微微一笑,玉指轻弹,一寸长短的玉瓶口,应手飞入湖心,手一抬,仰脸喝了一大口。

    娇丽如花的连雪娇,此刻一反平日的姻静,放声娇笑,媚态横生,长发飘风,一派豪放神情。

    上官琦一时间呆在船上,不知如何是好。

    连雪娇仰脸又饮下一大口酒,道:“人生几何,对月当歌,可要听我一阕《长相思》?”

    上官琦凝目望去,只见连雪娇粉颊泛起醉人的红晕,秋波流转,缓缓解开胸前的对襟衣扣,不禁吃了一惊,伸手夺过了她手中玉瓶,低声说道:“这瓶中究竟是何物?”

    连雪娇媚笑道:“酒啊!”

    上官琦果觉一股酒气,由那玉瓶中直冲上来,香气扑鼻沁心。

    连雪娇左手掩住了前胸,眨动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笑道:“你可敢喝下一口?”

    上官琦道:“有何不敢!”举瓶喝了一大口。

    连雪娇笑道:“你知道这是什么酒?”

    上官琦道:“不知道。”

    连雪娇道:“九转女儿红。”

    上官琦道:“没有听说过,大不了醉我今宵。”举手又喝了一大口。

    连雪娇笑道:“酒能乱性,此酒尤凶,你不能再喝了。”

    上官琦道:“区区一瓶酒,岂能使我上官琦迷失本性?我不信。”举手倾瓶,尽皆喝下。

    连雪娇欲待阻止,已自不及,心中大急道:“一杯九转女儿红,钢铁亦化绕指柔,你喝了大半瓶,怎么得了!”伸手去抢玉瓶。

    她心中早已深印上官琦的影子,面对着日夜索绕在心头的情郎,九转女儿红提早发作,右手去势一偏,抓住了上官琦的右腕。

    上官琦一和玉指相触,感应顿生,只觉一股热力由丹田直泛上来。

    这热力来势奇猛,刹那间过穴穿脉,遍及全身,血脉贪张,脑际间一片混饨。

    连雪娇急道:“我本意要助长你的功力,却不料反害了你……”

    她的神志还保持着清醒,说话也还能说得清楚,但那抓在上官琦右腕上的纤纤玉指,却是愈来愈紧。

    九转女儿红强烈的药力作怪,上官琦逐渐地迷失了自己。

    他缓缓抬起头来,两道眼神,暴射出强烈欲焰,望着连雪娇。

    突然,他反手握住了连雪娇的两只小臂,猛然用力一拖,连雪娇樱咛一声,整个娇躯,被上官琦抱入了怀中。

    连雪娇神智还保持一种迷惆的清醒,内心中隐隐记着不能造成大恨,铸错终身,但她心中尽管是记着,娇躯却是依偎在上官琦的怀里,不肯挣扎。

    酒性药力,似乎是逐渐淹没了两人的人性,使他们忘去了自己……

    小舟失去主舵的舵手,被夜风吹出了荷丛,飘荡在湖心。

    碧波荡起了涟筋,月白风清。

    一声长啸传来,使那神智已将迷乱的连雪娇突然恢复了一点清醒。

    那熟悉的啸声,她虽然在迷乱中,亦辨出来人是谁。

    水中反映出一个美丽的影子,长发散乱,衣襟尽裂,露出了玉肤冰肌。

    她羞涩地拉一下衣襟,伸手点了上官琦几处穴道,理一下散乱的头发,高呼一声:“袁兄弟。”

    一条人影,踏波而来,眨眼间已登上小舟。

    来人正是袁孝,转动一双圆圆的眼睛,望了连雪娇一阵,又瞧瞧上官琦,道:“我大哥怎么了?”

    连雪娇似是被袁孝吓醒了几分酒意,道:“他吃醉酒了。”

    袁孝道:“咱们让他好好地睡一场吧!这些时光中他一定很累。”伸手向上官琦穴道上点去。

    连雪娇横手一挡袁孝的右手,道:“不成,我已经点过了他的穴道。”

    袁孝微微一笑,道:“好吧!咱们就坐在这里陪他。”靠着连雪娇坐了下来。

    连雪娇勉强压制下去的被药力引起的欲念,重新炽烈起来,不自禁地把娇躯向袁孝怀中靠去。

    袁孝伸出粗健的手臂,紧紧地搂住了连雪娇。连雪娇挣扎了两下,但她如何能挣脱袁孝的神力?何况她并未用出了全力挣扎。

    纯厚的袁孝,脑际间早已盘旋着这美丽的倩影,但因连雪娇平日的庄严,使他不敢妄动亲热之念,此刻玉人在怀,娇缨低喘,哪里还能控制得住,不禁低下头去,亲了一下连雪娇的樱唇。

    连雪娇饮下的九转女儿红药酒药性已发,如何还能禁受得起袁孝的这亲热的挑逗?刹那间欲念上腾,心如火焚,不克自持,双臂一张,紧紧地抱住了袁孝。

    要知此时,连雪娇已被那发作的药性冲乱了神智,根本已失去了辨识上官琦和袁孝的能力。

    这是个可悲的错误。浑厚的袁孝,平日里早已为连雪娇绝世姿容倾倒,但连雪娇对他却是忽冷忽热,莫可捉摸。有时,她感袁孝的相救之情,对他十分温柔;有时,她想到因他和上官琦引起的错综复杂的纠纷,对袁孝又异常的忿恨。连雪娇情绪的变化,形诸于外,就变成了那种忽冷忽热的态度。

    这态度,给了袁孝莫大的困扰,也控制了袁孝的忧喜。

    此刻,连雪娇投怀送抱,极尽娇柔,一阵阵少女的幽香,沁人袁孝的心中,这幽香燃起了袁孝的欲火,他大胆地撕去连雪娇的衣服。

    皎洁的月光,照着一个玉肤冰肌的美丽身体。

    袁孝潜在心底的恋情,有如一头奔放的野马,扑向连雪娇。

    小舟起了一阵剧烈的波动,溅起一片湖水,洒落连雪娇的脸上。

    连雪娇吃那冰冷的湖水一激,神智陡然清醒过来,看全身衣服,已尽被袁孝扯去,心中又羞又急,扬手一掌,疾向袁孝穴道之上点去。

    这当儿.袁孝早已失去了控制自己能力,焚身欲火,使他失去了理性,眼看大功将成之际,连雪娇突然挣扎起来,不禁心中大急,伸手一指点向了连雪娇的穴道。

    两人同时出手,点向对方穴道,此际两人都已无能封架对方袭击,彼此都被点中,同时晕了过去。

    小舟上,没有了一点声息,也失了舵手,随着夜风,飘流在湖面上。

    不知是过去了多少时间,上官琦首先醒了过来。

    原来连雪娇点上上官琦的穴道时,用力甚微,是以上官琦酒力一消,立时自行运气活了穴道。

    这时,月亮已沉落西山,天地一片黑暗,只是满天的寒星闪烁。

    上官琦揉揉眼睛,坐了起来,抬头望去,不禁心头大震。

    这震动,包括了惊骇、忿怒和一股莫名的忧苦。

    他探首把面孔在水中浸了一下,使神智更清醒些。

    湖水冰冷,使他仅余的一点酒意亦被激醒,仔细看去,只见连雪娇几乎全裸的身体呈现在星光之下,左手玉臂,环绕在袁孝的颈间。

    那袁孝身上的衣服,也大部脱去。

    双双交颈并卧。

    一缕妒意,由心底直泛上来,他站起身来,长长吸一口气,脑际间闪掠过一抹杀机。

    他缓缓举起了掌势。

    只要他掌势一落,连雪娇和袁孝都将丧命在他的掌力之下。

    往事像闪电般一一展现心底,他想起自己由数百丈的峭壁上,被那滚龙王打下悬崖,他想起袁孝的母亲,那孤苦、寂寞、多病的老妇人,对自己是那样亲切、爱护。

    上官琦黯然长叹一声,无尽的恩怨和妒火,都在这一声长叹中随风而去,脱下了身上的外衣,掩盖在两人身上。

    黎明的夜暗,逐渐退去,东方天际,泛起一片鱼肚白色。

    湖上的景物,也逐渐的显得清晰。

    上官琦仔细看去,两人似是睡意正酣,不禁心中一动,暗道:“这湖中荷叶深处,不知埋伏着多少人,如若让别人看到他们两人这等景象,连雪娇岂不要失尽那文丞的尊严?”伸手推了袁孝一下,道:“喂!袁兄弟,快些醒醒,天要大亮了。”

    两人睡得香甜,竟然不闻呼叫之声。

    上官琦心头懊恼,忖道:“哼!你们睡吧!我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就是。”

    他虽然尽量想使自己心情平静,但那潜藏心底的一缕妒恨之火,总是难以消失,脑际间那连雪娇的倩影也愈来愈觉得清晰。

    他站起来,又不忍离去,心中同时思忖:这一幕春色旖旎的景色,如若被穷家帮中的人瞧见,只怕连雪娇再也无颜在穷家帮中发号施令,还有谁来消灭那滚龙王的狂焰……

    为公为私,自己都不能坐视不管。

    仔细看两人睡状,虽然姿态亲密,但却似是被人点了穴道,这一惊非同小可,心中一缕妒念,顿然消失,双掌齐出,拍活了两人穴道。

    上官琦心中明白,如若自己留在这小舟上,那是个何等尴尬的局面!是以在两掌拍出的同时,人也一跃而起,离开小舟,施展出“登萍渡水”的上乘轻功身法,踏着浮在水面上的荷叶而去。

    就在上官琦去后不久,连雪娇和袁孝同时醒来。

    连雪娇睁开眼睛,看全身衣服全无,不禁失声尖叫,呼的一掌,推向袁孝。

    那袁孝见连雪娇发了脾气,早已骇得不知所措,眼看连雪娇一掌推来,竟是不敢闪避,也未运气抗拒,被打得闷哼一声,飞落在湖水之甲。

    连雪娇一掌击出,心中忽生不忍之感,她饮用那九转女儿红酒。昨宵经过,尚可记忆大部,暗暗忖道:“此事不能怪他。”当下长叹一声,说道:“快些游上船来,你怎么不运气抗拒呢?”

    袁孝双手泼水,跃上小舟,喜道:“你不生气了?”

    连雪娇心中百感交集,默然不语。

    袁孝轻轻叹息一声:“你只要不生气,纵然是每天打我一顿,我心中也是高兴得很。”

    连雪娇樱唇启动,欲言又止,望着那荡漾湖波,泪水夺眶而出。

    只听拍拍两声,袁孝自己打了两个耳光,而且落掌奇重,只打得嘴角间流出血来。

    连雪娇心中不忍,伸出手去,轻拂他肿起的面颊,柔声说道:“事情不能怪你,你又何苦这般自责?”

    袁孝道:“我如看到你愁苦不乐,心中难过得很。唉!只要你能快乐,我纵是身受千般痛苦,也是心甘情愿。”

    他一向不善言词,这几句话,说得虔诚万分,情意深重,尤过千万盟誓约言。

    连雪娇伸出纤纤的玉手,握着了袁孝手腕,缓缓把娇躯偎入了袁孝的怀中,望着水底中青天艳阳,柔声说道:“咱们得快些歼灭那滚龙王,也好找个清净地方安居下来,好么?”

    袁孝道:“不论你说什么,自然都是好的了。”

    连雪娇突坐正身躯,道:“你待我恩情深重,实叫我不知如何报答……”

    袁孝道:“只要你过得快活,就算报答我了。”

    突听蓬的一声,一只包袱,落在小舟之上。

    连雪娇心头一震,脑际间又泛现起上官琦那英俊潇洒的影子,顿觉五内如焚,泪水簌簌而下,暗暗忖道:“我如是真的爱他,为什么不把清白的女儿身体交付给他?纵然他将来负心变卦,我也该承担那些痛苦;如若我不点了他的穴道,眼前之人,岂不是他……”

    袁孝随手取过包袱,打开一看,只见男女衣物各一套,不禁大喜道:“这一定是我大哥送来的了。唉!这世上除了妈妈之外,只有师父和大哥待我最好了。”目光一转,接道:“你在想什么?”

    连雪娇心如剑穿,强作欢颜,笑道:“你待我恩义深厚,咱们又铸错今宵,我在想给你生个孩子,以报深恩……”

    袁孝大喜接道:“那当真是好事。”

    连雪娇凄苦一笑,道:“以后咱们不在一起时,你想念我时就看看孩子,那就等于见到我了。”

    忠厚的袁孝哪里能听懂连雪娇这弦外之音?只高兴得手舞足蹈,绕着船缘奔走起来。

    他轻功卓绝,沿着船缘奔走,但却是轻若无物,小舟静停湖波,纹风不动。

    连雪娇理一下散乱的长发,穿上衣服,说道:“快过来穿上衣服,赤身露体的成何体统?”

    袁孝纵落舟中,迅快地穿好衣服,忽然眉头一皱,说道:“我大哥呢?昨夜我登舟之时,好像大哥也在这里。”

    连雪娇道:“你撕了我的衣服,他替我们找寻衣服去了。”

    袁孝长长叹息一声,道:“那大哥定然是瞧到我赤身露体的样子了。”

    连雪娇道:“他是正人君子,纵然瞧见,他也一掠而过,决计不会细看。”

    袁孝道:“不错,不错,大哥是正人君子。我袁孝,唉!却是终究难脱野猴气,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来。”

    连雪娇意念已决,心中反而平静了不少,淡淡一笑,道:“这事情不能怪你一人,我也是一样有错。反正以后我也要嫁你为妻,这些事,不用去想它了。”

    袁孝道:“唉!不知怎的我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大哥。”

    连雪娇暗道:“不是你,那上官琦早已和我成为一对情侣了。”口里却笑道:“什么地方对他不住?”

    袁孝道:“我大哥好像是也很喜欢你,但他对我太好了,不愿使我伤心。唉!真的,我如一日看你不到,那就无心茶饭;要是常年不能见你,倒还不如死了好些。”

    这几句话,出自袁孝之口,当真是铿铿锵锵,掷地有声。

    连雪娇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又是感动,又是悲痛,黯然叹息一声,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你大哥容貌俊逸,武功又好,正是深闺少女梦寝难求的情郎,你还怕他讨不到媳妇?”

    袁孝道:“世上的女人虽多,但像你这般美丽的人,只怕是难再找出第二个了。”

    连雪娇道:“那是你心中的想法,你大哥决不会这般想。”

    袁孝道:“你这话可是真的么?”

    连雪娇道:“自然是真的了,我为什么要骗你?”

    袁孝道:“那就好了。我这些日子中老是担心,大哥要是也喜欢你,我就只有早些死去算了。”

    连雪娇道:“不谈这些事啦。滚龙王已被我计诱回师,一场决战就在眼前,还不知咱们能否逃得此劫呢?”

    袁孝精神一振,道:“我跟你走在一起,那滚龙王决然伤不了你。”

    这几句话,说得豪迈、慷慨,充满大丈夫气概。

    连雪娇缓缓离开了袁孝的怀抱,坐正了身子,道:“从此刻起,不许你再妄自碰我一下,直到滚龙王授首之日。”她又恢复了昔日那冷若冰霜的神情。

    剽悍的袁孝,已完全拜伏在连雪娇的石榴裙下,脸色一整,说道:“要是我能杀了滚龙王……”

    连雪娇接道:“那时,我将变成了你的妻子,什么事都依着你。”

    袁孝道:“好极,好极!”

    连雪娇举手掠一下飘垂的长发,自言自语他说道:“时刻该到了。”

    一语甫落,遥闻远处响起了一阵悲号的号角声。

    连雪娇侧耳静听一阵,突然一跃而起,道:“快走!滚龙王已到了十里之内。”施展开上乘轻功,踏着湖面的荷叶,飞奔上岸。

    袁孝的动作比她更快,双臂一振,冲天而起,悬空一个跟斗,翻出去两三丈远,左脚一点水面上的荷叶,立时又腾身而起,两起两落已跃上了湖岸。

    他虽是晚了连雪娇一步,但却是和连雪娇一齐落在湖岸之上。

    连雪娇举手互击两掌,立时由近岸的荷叶深处滑出来两艘快舟。

    快舟上四个劲装大汉,取过排在肩上的牛角,吹了起来。

    沉如闷雷的声音中,隐隐有一股豪壮之气,听得人胸中热血沸腾。

    空旷的原野里,立时现出来数十条人影,阳光下疾如奔马而去。

    平静的湖面上,木桨翻飞,十几艘小舟驰近湖岸;数十条劲装大汉飞离小舟,奔向远处。

    上官琦悄然从一株大树上飞落实地,缓步走近连雪娇,抱拳说道:“上官琦听候差遣。”

    连雪娇已不复昨宵的娇媚温柔,粉脸上似是笼罩了一层冰霜,肃然说道:“你带着收来的两位英雄,和我走在一起。”

    上官琦应了一声,转目望去,只见左右二童、锡木大师、天木大师、金元道并肩站在湖畔,一个个向他微微点头作礼。

    天木大师手中仍然提着禅杖,那禅杖引起锡木大师的注意,不时把目光投注过去,但此刻天木发髯虬结,衣衫破烂,锡木虽然留神观察,但除了那禅杖之外.再也瞧不出可疑之征。

    遥远处传来了一声长啸,混入了彼起此落的号角声中。

    连雪娇玉手一挥,道:“走!”当先向前奔去。

    群豪施展开上乘轻功,紧追连雪娇的身后,八九条人影奔行在空旷的原野上,疾逾飘风。

    上官琦紧追两步,行在左右二童身侧,说道:“两位离开王府很久了么?”

    左童张方微微一笑,道:“我们等候上官兄时,中伏被擒,遭囚人一座暗室之中,幸得连姑娘相救,接引我们到此。”

    上官琦哦了一声,暗暗忖道:“看将起来,连雪娇已在滚龙王府中布下了甚多眼线内应。”

    忖思之间,到了一座杂林旁侧。

百度搜索 无名箫 天涯 无名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无名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卧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龙生并收藏无名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