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无名箫 天涯 无名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官琦由心底泛升起一股寒意,道:“什么人?”

    那黑衣人道:“大都是犯了王府戒规之人。”

    上官琦道:“凭藉着区区木屋,也能囚得住武林人物么?”

    黑衣人道:“此刻时间无多,我无暇和各位细说了。”伸手指着西面一排木屋,接道:“这里有八幢空室,诸位请选一幢躲去。此地每日中都有王府中护院卫队,早上、中午、晚上查看三次。明晚二更之后,我再来此地接迎几位,击掌二声为号,如若听不是掌声,切不可开启门窗,向外探看。”

    左童张方突欺进一步,道:“大驾可否请除下面具?”

    那黑衣人冷笑一声,道:“此时还不是见面的时候,到时候我自然会除下面具,让你见识一下。”

    话声微微一顿,又道:“早上的巡查已然快到,你们快些进去吧!”

    对这人的言语举动,上官琦等虽然心存怀疑,但沿途行来,都无差错,一时间犹豫难决,不知是否该进入那木屋中去。

    只听那黑衣人冷笑一声,道:“如若你们不肯听我的话,决无法逃过滚龙王府的巡视卫队,那不但将功亏一贯,能否逃得性命,还难预料。”

    上官琦略一沉吟,道:“好吧,劳驾在这里停上一会,在下先进去瞧瞧再说。”身子一转,直向那排列的小木屋中行去。

    那黑衣人似是已知上官琦是怕他逃去,借词查看那些木屋,暗中却指令随行之人监视自己的举动,如若那木屋中埋伏有什么暗器,这些人立时将一同出手对付于他,当下冷笑一声,凝立不动。

    上官琦跑到那木屋前面,随手拉开一扇门,探头向里面望去。

    这座木屋,十分狭小,一个人躺下去,就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

    上官琦看了一阵,心中大感奇怪,暗暗忖道:“这些木屋并无奇特之处,只要武功稍有基础之人,就不难用掌力将它震破,但听黑衣人说,这木屋之中,囚人甚多,不知何以那些被囚之人甘愿束手就戮,不知破室而逃?”

    只听那黑衣人道:“你看好了没有?我要走了。”

    上官琦回过身来,低声对左右两童和锡木大师,说道:“那木屋之中尚可容身。”

    张方道:“你看木屋还有什么埋伏?”

    上官琦道:“没有,纵然是有,也一定藏在那木屋下面。”

    张方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咱们就进那木屋坐上一夜再说。”

    上官琦和几人定好了联络的方法,一齐向木屋行去。

    那黑衣人趁这一阵工夫,已走得没了影儿。

    四人选了四幢连在一起的木屋,打开木门,钻了进去。

    就这一阵工夫,林中已响起零乱沉重的步履声,似是有不少人走了过来。

    上官琦左掌一挥,道:“快决带上窗门,不要露出形迹。”

    左右二童、锡木大师依言而行,迅快地隐入那木屋之中。

    这几人个个功力深厚,虽然无法将头向外张望,但只凭藉那敏锐的听觉,分辨来人的步履之声,即知来人己到了木屋附近,而且步履凌乱,来人似乎不少。

    上官琦连日来亲目所见,发觉了滚龙王这广大深厚的实力,并非是如传言那般可怕。滚龙王借用药物控制了这些人的神智,固然可以使他们竭尽所能地为自己效死,但那些为药物控制的人,却失去了自己的智慧,只要能够了然他们的联络运用之法,不但可以轻而易举地混入了滚龙王府,而且假如能运用得当,还可以借用敌人之力,以敌制敌。

    正忖思间,突然一个宏亮的声音传入耳中,道:“王爷飞马传谕,命各处要道加紧巡戈,可能会有强敌混入王府中来。我瞧咱们费点手脚,把木屋中囚禁之人,仔细地点查一下如何?”

    上官琦听了一惊,暗道:“要糟!如若他逐个查验,那是非得露出马脚不可。”不由探手抓住惊魂刀把,如若形迹败露,只有施下辣手,把所有之人一鼓尽歼,不能留下一个活口。

    只听另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算了吧!这等囚人之处,难道还有什么敌人混进来不成?我瞧是不用费这一番手脚了。”

    那声音宏亮之人未再接口,想是同意了同伴的说法。

    上官琦放下了心中一块石头,仔细看这木屋仅可供一人仰卧,心头暗暗奇道:“由来囚人,都是用水牢、石牢,加以铁栅,滚龙王怎的却用这木屋囚人?如若囚闭的是普通之人,也还罢了;但如用此区区木屋,囚禁武功高强之士,岂不是纵虎归山?想这木屋决然禁受不起身负内功之人的强劲掌力,破屋而逃,岂不是轻而易举?”

    转念又想起滚龙王是何等雄才好险之人,岂能计不及此?难道这区区的木屋之中,有什么机关不成?

    伸手摸去,只觉四壁都是木板,毫无奇异之处,不禁大感奇怪。

    这念头在他心中不停地回转,竟是难按捺下好奇之心,忍不住从壁间小门向外望去。

    只见左童张方藏身的小木屋中,也正启开了数寸向外张望,不禁心中一动,暗道:“我如出屋查看,自是无法管束左右二童了”,正待关合木门,突然紧傍左童的木屋木门一启,露出一个长发披垂的头来。

    那怪头须眉俱白,一探之间,重又急快地缩了回去。上官琦心神大震,几乎冲口叫出了师父。

    他缓缓合上了木门,心中念头百转,暗暗地忖道:“以师父的武功,决然不至被滚龙王的属下活捉着囚在此地,难道是他自己来此不成?难道也是和我们一般的借这木屋隐藏身子不成?”

    只觉这不是,那也不是,竟是想不出师父何以躲在木屋之中。

    一股强烈的冲动,恨不得立时奔过去看看,免得闷得心中难耐。但他想到此行的责任重大时,强自按捺下了冲动,如若自己先行破坏规矩,势难再管左右二童和锡木大师。

    上官琦此来滚龙王府,确存必死之心,准备一举毁去滚龙王赖以控制属下的毒室,纵然以身相殉,也是在所不计。因此,他甘愿忍辱负重,听受一个陌生人的指挥,等待着混入滚龙王府的机会。

    他虽然尽量想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但那激动的情绪却是无法平复下来。那身负绝世武功的授艺恩师陡然间在这里出现,而且竟然也被囚在这木屋之中,这事情不但大出上官琦的意料之外,而且简直是不可思议。这念头如一股洪流激泉在他心中激荡,他用尽了最大的忍耐,仍然无法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和激动,举起手来,轻轻推开一条缝向外望去。

    只见对面那紧靠张方的木屋中,缓缓伸出来一只手掌。上官琦心头一震,看那伸出手掌的木屋,竟不是恩师停身的木屋,显然这木屋中囚居的人物,有很多可以活动。只见那伸出的手掌愈来愈长,终于抵住在另一个木屋之上,微一推动。

    上官琦看得仔细,那被推动的木屋,正是探出白发怪头的木屋。

    于是,那被推动的木屋中,也伸出一只手来,两只手掌紧紧地抵触在一起。

    上官琦暗暗想道:“这两掌相抵,似是在传功愈伤,莫非两人之中,有一个受了伤不成?如若这两座木屋中的被囚之人,尚能够运功疗伤,那两人的耳目定然尚未完全失灵,对自己和左右两童等潜入木屋之事早已听得。”

    忖思之间,又是一阵步履之声传了过来。只见那两只相抵的手掌,迅快缩了回去。

    上官琦心中一惊,急快地把启开的一道门缝,重又紧紧地闭了起来。

    只听步履声愈来愈近,似是一个人到了他停身的木屋前面。

    脚步声停止下来,上官琦凭藉听党的判断,似是一个人站在他藏身的木屋前面不动,他只好屏住呼吸,不发出一点声息。侧身贴在木壁上,右手却握住惊魂之刀,暗作准备。

    但那人却也似是有意地和上官琦作对一般,竟然也停在上官琦的木屋的前面不言不动。

    上官琦耳朵贴在木壁上,听了良久,也听不出一点声音来,心中又是焦急,又是奇怪,心中泛起了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打开木门看看室外停的是何许人物。

    他忍了又忍,终是忍耐不下,轻启木门.向外望去。

    这时,太阳已高升上半天,上官琦将木门微一启动,立时有一股强烈的阳光透射而入。陡然的阳光,射得他目难见物。在这片刻之间,如若有人施袭攻击,上官琦势非受伤不可。

    就在此刻,突闻拍拍两掌互击之声。上官琦心中一动,暗道:“这不是和那黑衣人约好的讯号么?怎么这样快就来了?”

    心中虽然还在盘算,人却推开木门,一跃而出。就在他钻出木屋的同时,左右二童、锡木大师也一齐推开木屋,跃了出来,想是关在那木屋气闷得很,大家虽都急着要出木屋,但都强自忍了下去,是以在听得相约掌声之后,齐齐跃了出来。

    上官琦心中一直以为自己木屋前面站的有人,但跃出木屋一看,却是踪影全无,暗道:“奇怪呀,除非那人是有意寻我开心,先行走到我停身的木屋前面站住,然后再以上乘轻功,无声无息地悄然而去。”

    只听一个缓慢冰冷的声音说道:“木屋之中,不能停过十二个时辰以上,多留在屋中一刻,就多上一分危险。此刻起,到晚上日落之前,大概不会再有人来查看,你们可在这周围活动一下,最好借此机会,隐入竹林之中运气调息,培养体能,晚上或将有一场大战。”

    上官琦抬头望去,只见竹林进口之处,站着一个全身黑衣、戴着面具的人,说完之后,立时转身而去,也不容上官琦等有发问的机会。

    左童张方轻轻咳了一声,道:“在下关在这木屋之中,除了觉得有些气闷之外,井无其他的不适之感。”

    锡木大师摇头说道:“不然,贫僧的感觉是那木屋中有一股淡淡气味,但却直冲肺腑之内,使人有着一种奇异的感受。”

    右童李新点头说道:“不错,不错,在下亦有此感。”

    张方道:“咱们从那木屋中抓出一个人来问问,这些疑问,岂不迎刃而解?”

    上官琦心中一动,突然举步向一幢木屋之前冲了过去。

    左右二童、锡木大师都道他去木屋抓人,却不料他走近那木屋之后,屈膝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对那木屋大拜三拜,举手轻轻在那木屋上弹了两指。

    这举动,只看得左右二童和锡木大师大为奇怪,不由自主举步行了过去。

    上官琦暗用“传音入密”之术,叫了两声师父,却不闻那木屋之中相应之声;举手在那木屋上弹了两下,也不闻回应声息;再仔细查看木屋,丝毫未错,心中大感奇怪。正想打开那木屋瞧瞧,左右二童和锡木大师已然行近身侧。

    左童张方道:“上官兄可知道木屋中关的什么人吗?”

    上官琦想到师父那冷僻性格,这样多人的面前,如若打开木门,暴出庐山真面,说不定会使他大为恼怒,急急站了起来,说道:“没有什么,这个,这个……”

    这等瞪着眼睛说瞎话,上官琦实难出口,“这个”了半天,仍是“这个”不出所以然来。

    锡木大师笑道:“上官施主既是有难言的苦衷,咱们自是也不好多问。眼下倒是有一件极为重大的事,咱们先行研商一下。”

    上官琦如获大赦一般,急急说道:“什么事?在下愿聆高见。”

    锡木大师道:“那指令咱们的黑衣人,诸位可曾看出他和常人有何不同之处么?”

    左童张方道:“在下亦有同感。”

    锡木大师道:“张施主先请说吧!如有遗漏之处,再由贫僧补充。”

    张方略一沉吟地道:“我觉着他两腿有病,行动时僵直不弯,活似一具死了的人。”

    锡木大师点头,道:“不错。”张方接道:“他的声音极怪,似是故作粗厉。”

    锡木大师道:“好啦!只此二点异样,咱们就不难找出一个眉目来了。”上官琦道:“是啦!那人可是装扮之后,再和咱们相见么?”

    锡木大师道:“就那人形状之上预测,贫僧的料断,他是矮人加高,故而行动起来,两脚僵直不便。”

    上官琦点点头道:“不错,大师这一提起,使在下想起那夜咱们在那座破落古庙之中所见之人,两人如出一辙,只不过高矮略有不同吧。”

    张方接道:“他说话故作粗厉,想是要掩去他本来的声音。这人定然和咱们相识的了,故而处处设法掩遮。”

    上官琦只觉脑际间灵光闪动,暗暗地忖道:“这人莫非是她装扮的么?”在未证实他的想法之前,不愿故作惊人之言,微微一笑:“不管那人是谁,咱们都必须得听他之命,也许他得了咱们帮中文丞之命呢?”

    张方道:“沿途行路,尚未误错。咱们如想混入那滚龙王府,势必要得他指点不可。”

    锡木大师仰头望望天色,说道:“咱们既已潜近滚龙王府,千万不能露出行迹,致落得功败垂成,得设法早些藏好身子。”

    微微一顿,道:“那木屋虽然安全,但已不能再多停留了。”

    上官琦目光一转,看正北方向那一排木屋后面,有一片高及人腰的乱草,低声说道:“咱们藏到那草中去吧!”

    张方一面奔行,一面说道:“小心别踏伤边缘的积草,留下痕迹。”起步一跃,落入了丛草之中。

    四人不过刚藏好身子,瞥见四个黑衣佩刀大汉,行了过来。

    在那四个大汉身后三尺左右,紧随着一个全身红衣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女。

    四人潜伏在草丛之中,大气也不敢出一下。藏身匆忙,锡木大师和左右二童的藏身之处,头脸尽隐草中,难见外面情形变化,只有上官琦停身之处,可在不露形迹之下,见到外面的景物。

    细看那红衣少女颇似昨夜道中所见之人,只见此刻长衫长裙,昨夜中夜色深沉,上官琦匆匆一瞥间,虽然留下了一些印象,但却是模糊不清。

    只听红衣少女娇声喝道:“停下啦!”

    四个黑衣大汉,突然一齐翻腕,拔下背上的单刀,退在那红衣女的身后。

    上官琦心中大惑,暗道:“这丫头要搞什么鬼,难道已发现我的行迹不成?果然如此,势非要一举之间扑杀这五人,才可保得隐秘。”心念一转,暗中通知了左右二童和锡木大师。

    但见那红衣女蹲下身子,在一座木屋上查看了一阵,突然打开木门,探手从那木屋之中,拖出一个人来,放在地上。日光照射下,只见那人瘦成了一张皮包骨头,紧闭着双目,看样子,已是濒临死亡、将要断气的样子。

    奇怪的是那人被拖出之后,有如毒瘤发作一般,不停地挥舞着双臂,似是要爬回那木屋中去。喘息虽微弱,但上官琦耳目灵敏,却清晰可闻。

    那红衣女移动了一下娇躯,打开了另一座木门,又拖出一个同样瘦弱的人来。

    四个黑衣大汉,突然伸出手来,把两个由那木屋拖出来的枯瘦之人按在地上。

    那红衣女转动着一双灵活的星目,仔细在两人脸上看了一阵,道:“不错啦!带走。”

    四个黑衣大汉立时有两人收了兵刃,各自背上一个枯瘦之人而去。

    上宫琦眼看着几人的背影消失不见,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寒意,暗道:“这些被关在木屋之中的人,不言不食,也不肯逃走,被折磨成一副骨头架子了,竟然还能活着不死,难道这些人先被滚龙王迫服下毒药之后,再送人这木屋之中不成?”一时之间,他虽想不通被囚于木屋的人不肯破壁而逃的原因,但他却感觉到这是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既然遇上了,岂能置之不问?

    一股强烈的冲动,使他忽然站了起来。

    左右二童、锡木大师看不到外面景物,但见上官琦站了起来,也随着一齐站起。

    两日来患难与共,使锡木大师对上官琦心中存的一点敌意早已消去,举步行了过来,问道:“来人走了么?”

    上官琦忿然说:“走啦!我非要把这木屋一间间毁去不可!”

    张方茫然一怔道:“为什么?”

    上官琦道:“太残忍了……”当下把所见经过,仔细他说了一遍。

    锡木大师叹息一声:“你如把这木屋一间一间地毁去,也许将同时毁去那被囚在木屋中人的性命。据贫僧看法,这木屋之中可能有一种奇怪之毒,被囚木屋之人,过了一定的时间之后,即将被木屋中的剧毒浸伤,宁愿常居木屋,不知饥饿之苦,自然那是更不愿破屋逃走了。”

    上官琦讶然说道:“什么毒物,竟然如此厉害?”

    锡木大师道:“这一点,贫僧在未全部了然之前,不敢妄作论断。”

    张方道:“上官兄侠义肝胆,慈悲心肠,救这些沦人苦难中人,固然是义不容辞的事,但咱们此时实不宜打草惊蛇,好在这些人被囚居此处,已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晚上几日.想无大碍。”

    上官琦只是一阵冲动,忘记了利害,经过张方一劝,点头说道:“小不忍则乱大谋。诸位暂请隐身此地,我过去瞧瞧那木屋中被囚之人的详细情景……”

    他微微一顿,又道:“万一遇上警兆,诸位切不可现身相援,那将暴露了咱们全部行踪。”大步向前走去。

    他记着那红衣女打开的木屋,行近屋前,蹲下身子,仔细查看,果然发觉那木屋椽上,写着“江汉闵仲堂”五个小字。

    上官琦忽然想到改扮混入闵府之事,想不到这个引起纠纷的老人,如今还活在世上。

    只觉那木屋之中,散发出一股奇怪的气味,上官琦被气味诱得恨不得钻到那木屋中去,不禁心头一骇,赶忙向后移动身子,避开了那股气息。

    就在上官琦向后退的当儿,那身躯瘦高的黑衣人,突然出现。

    那黑衣人对着上官琦招了招手,凝神静立不动。

    上官琦暗暗忖道:“我倒是要过去瞧瞧他究竟是何等人物。估计那黑衣人停身之处,左右二童和锡木大师都无法看到,自不会冒险赶来相扰。”当下一提真气,摸了摸怀中的惊魂之刀,直行过去,在他身前四五尺处,停了下来,说道:“你是谁?”

    那黑衣人似是未料到他会有此一问,不觉微微一怔,但立即冷冷说道:“此刻还未到暴现我身份之时。”

    上官琦早已蓄意要揭穿黑衣人的秘密,说话之间,早已暗作准备,趁他分神说话之际,伸手一记擒拿手法,疾向那黑衣人右手腕脉之上扣去。

    黑衣人在全然无备之下,几乎吃上官琦一把扣住,当下手掌一翻,两个指尖,反向上官琦的腕脉点去。

    这一招应变迅捷,出手奇异,不但解了自己之危,且更把上官琦迫得退了两步。

    但这一招,也暴露了他的隐秘,上官琦看他掌指细白纤巧,分明是女子之手,当下一抱拳,道:“姑娘可是文丞连……”

    那黑衣人被他揭露了身份,不再隐瞒,微微一笑道:“不错,你猜对了,但此刻我还不宜完全暴出本来面目,最好在左右二童和锡木大师之前也暂守秘密。”

    上官琦道:“这个属下遵命,但不知我们几时可以混入王府中去?”

    连雪娇道:“我此刻就是告诉你们,在你们停身那乱草丛后,五丈外,七丈内,放有四套衣服以及应用之物,我早已替你们配好了,你带他们快去穿起,然后出此竹林,尽量保持轻松镇静,混入滚龙王府。”

    上官琦道:“就这大白天么?”

    连雪娇道:“今日他们大都休息。王府中每届此日,就互相宴请,最易混水摸鱼,但亦不可大意。”

    上官琦应了一声,道:“记下了。”

    连雪娇道:“快去换衣服去,我替你们把风。”

    上官琦应了一声,转身而去,带了左右二童及锡木大师,后行七丈,果然发现了四套衣服。连雪娇准备得十分周到,四套衣服亦早经分开,锡木大师还分了一条包头黑中。

    四人易装之后,立时出了竹林,缓缓向滚龙王府行去。

    这时,他们身着之装,正是护守王府卫队中人穿的衣服,沿途之上,虽然遇上了不少带刀的黑衣人,不但未见喝问,反而遥遥施礼拜见,闪到一侧,替四人让开了大路。

    左童张方低声说道:“你找来这四套衣服,似是身份不低?”

    上官琦道:“咱们进入了内府之后,恐怕就不行了,万一不能聚在一起,如何是好?”

    锡木大师道:“咱们先行约定好联络暗号。”

    上官琦道:“在下正是此意。但咱们的暗号,必须自行规定,不可沿用少林和穷家帮的原定暗记,以免被人识破。”

    锡木大师道:“不错。”

    上官琦道:“我已想好了几个,不知是否可用?”

    张方抬头望去,巍峨的滚龙王府已清楚可见,相距也就不过是二三十丈远近。

    四人放缓了脚步,由锡木大师当先而行,他身躯高大,遮住了上官琦的身子,上官琦借机把想好的暗记告诉几人。他追随唐璇甚久。智力大进,这几个暗记,都是极为简单的符号,但立意鲜明,相约人一望即知。

    上官琦刚刚说完,几人已到了滚龙王府的大门之外。

    锡木大师究竟是伪扮之人,看见那高大的门楼两侧,一排站十六个黑衣卫士,不禁心中一慌,停下了脚步。

    上官琦将身子一侧,走了出来,踏上七层石级,直向门里行去。

    两侧排列的十六个黑衣卫士,八个手横大刀,八个手执长矛。

    上官琦踏上了最后一层石级,突然寒光一闪,四只长矛刺了过来。

    左右二童吃了一惊,正待飞身而上,瞥见那四只长矛,将要刺及上官琦时,突然又收了回去。

    上官琦暗道一声:“好险!我如是沉不住气,出手封挡,只怕就要暴露出身份。”仔细看去,只见那十六个黑衣卫士,目光直视,脸上一片庄肃阴沉,毫无表情。

    这些时日之中,上官琦的见闻大增,看了这十六个守门的大汉,虽然都有着一身武功,但因服有迷药,可能已失去辨识敌我的能力,他们只可在一种固定的方式下决定来人是友是敌。

    苦恼的是上官琦并不了然在何等方式之下,可以使这些人不会当真地出手拦住几人。

    这念头电光石火一般在他的心中转动,人却并未停下,神态镇静,满含微笑,缓步向府中走去。

    果然,那手中执刀的大汉,突然齐齐挥动手中大刀,眨眼间一片刀光向上官琦罩了过去。刀避锄怒卷,攻了出来,威势十分吓人。

    上官琦早已暗中提聚真气,必要时出手自救。

    但见那来势汹涌的刀势,就在将和上官琦衣袂相触之时,陡然又收了回去。

    左首一个执刀大汉,突然伸出手来。

    上官琦心中一动,忽然想起连雪娇赠的银牌,以便作混入滚龙王府之用,当即探手摸出一枚银牌,递了过去。

    那人收了银牌之后,望了望几人一眼。

    上官琦脚步加快,进了王府。

    锡木大师、左右二童,齐齐紧随他身后跟了进去。

百度搜索 无名箫 天涯 无名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无名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卧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龙生并收藏无名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