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1/2)_背叛_天涯在线书库

百度搜索 背叛 天涯 背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六月二十九日下午,一架中国民航客机在江州机场平稳降落,宋一坤在王海的陪同下从海口抵达江州,就任格拉普尔有限公司董事长。

    江州格拉普尔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一亿元人民币,其股份结构是这样的——

    德国·慕尼黑·蒙得维亚有限公司占30%的股份,有两个董事席位,两人中一名任副总经理,瑞士·伯尔尼·拉奥斯萨姆有限公司占3O%的股份,有两个董事席位,两人中一名任副总经理,一名任部门经理。

    奥地利·维也纳·格拉普尔有限公司占40%的股份,有三个董事席位,宋一坤任董事长,希尔任总经理,王海任副总经理。

    其中,维也纳格拉普尔有限公司在江州人股前曾在维也纳重新进行了注册,吸收了格拉茨洛尼卡公司注<strike>.99lib.</strike>入的资金。体现在江州公司40%的股份里,洛尼卡公司占15%的股份,以宋一坤为首的王海、孙刚三人占25%的股份。王海、孙刚两人共出资一千两百万人民币,宋一坤出资一千三百万人民币,其中一千万是由王、孙两人担保,由洛尼卡公司贷款给宋一坤本人。也就是说,王、孙两人占江州公司12%的股份,宋一坤个人占13%的股份。

    这与宋一坤在北京和雷诺商议的结果略有出入,更实际一些。

    其实,洛尼卡公司向宋一坤个人贷款只是一种名义,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其本质是为了控制和支配宋一坤。

    对于这一点,宋一坤心里再明白不过了。

    机场大厅里,十几名公司要员早已等候多时了,其中有一半是外国人。这些人一个个衣着严整,举止得体,聚在一起十分引人注目。

    宋一坤刚出来立刻就被众人热情地围上了。王海兴致勃勃地将每一个人都做了介绍,宋一坤依次同每个人握手、问候,他穿着那件白色的、被夏英杰命名为“哈姆雷特”的宽松衫,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既不热情也不冷漠。随后,他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大厅。

    同宋一坤并肩走在一起的是江州格拉普尔有限公司总经理希尔先生。希尔四十二岁,生于奥地利格拉茨市,毕业于维也纳大学,一直在格拉茨洛尼卡公司供职,来江州之前曾任维也纳洛尼卡大酒店副总经理。此人黄头发蓝眼睛,中等身材,戴一副金丝边眼镜,举止之间很有一种学者风度。

    宋一坤同希尔握手的那一刻,他从希尔的眼睛里感到了一种特别的东西,这使他有理由<var></var>相信,在所有江州格拉普尔公司的成员里,至少希尔是了解公司真正内幕的其中一个。

    停车场上,公司那六辆崭新的轿车列成一排,一辆是白色奔驰600,一辆是白色奔驰5O0,其余四辆全部是黑色奥迪1OO,它们的组合无疑于一部宣言,喻示着公司的实力和事业的规模。

    “看,多气派!”王海自豪地说。对于靠抡炒瓢起家而又不甘心抡炒瓢的他而言,眼前的情景无疑是他所追求的高潮一幕。

    宋一坤注意到,奔驰600的车牌号是00156,另一辆奔驰的车牌号是00158。他的眼睛里掠过一丝反感,看了王海一眼,没说什么。

    司机打开车门,恭敬地用手挡住门框的上部请董事长上车,动做准确、规范。宋一坤坐进象征着公司最高权力和地位的奔驰600轿车里,他的女秘书从另一个门进来坐在他身旁。众人等宋一坤上车后才相继坐进自己的车,然后由奔驰600为头一辆接一辆地驶离机场,这种组合十分壮观,一路上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

    司机是一位不满三十岁的小伙子。宋一坤问道:“叫什么名字?”

    “刘峰。”司机有些拘谨地回答。

    不等宋一坤再问,女秘书及时地自我介绍道:“我叫丁红,二十四岁,广州外语学院毕业,进修过一年文秘,会讲英、德两种语言,我兼任您的翻译。”

    宋一坤很想抽支烟,但他的箱子由王海提着,放在另一辆车里了,他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只得遗憾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丁红打开记事本,边看边说:“深圳天达建筑公司的董事长周立光先生已经来江州两天了,他说他是您的老朋友,一定要见您。他们一共来了四个人,也住在国际饭店。”

    “我已经知道了。”宋一坤道。离开海口之前,周立光给他打过电话。他感到了这位女秘书的精明,在诸多的事务中,她首先选择了他的老朋友周立光做开头,通常这样能使上司产生好感,缩短距离。

    丁红继续说;“您今天的时间是这样安排的。中午十一点在国际饭店的大会议厅举行公司揭牌仪式,由您和市经贸委主任共同剪彩、揭牌,井分别作一个三分钟左右的讲话。参加仪式的有市政府领导,有电视台、报社的记者,有金融界和其它行业的头面人物,还有工商和税务部门的领导。仪式结束后是午宴。”

    “现在几点了?”宋一坤问。

    “九点十五分。”丁红答道,接着说,“下午两点,由您主持公司董事会议,是希尔先生建议召开的,通知已经发下去了,讨论原江州皮革厂的设备处理及职工去向问题。”

    宋一坤问:“这个问题是怎么提出来的?”

    丁红解释道:“沈阳一家公司的代表和几家本省乡镇企业的代表都在江州等一个多星期了。沈阳的客人愿意出五十万元买下原江州皮革厂的注册商标,几家乡镇企业是等着购买旧设备。因为王副总经理与希尔先生的意见不一致,这事一直定不下来。王副总经理说,处理旧设备是按您的指示办的,希尔先生建议由董事会作出决定。”

    “知道了。”宋一坤说。

    丁红接着说:“下午四点三十分,您参加在国际饭店会议室举行的委托书签字仪式。格拉普尔大酒店的建筑工程和装修工程的招标广告通过卫星电视播出之后,现有国内的十三家公司竞标建筑工程,有二十一家公司竞标装修工程。我公司委托江州工程设计院和江州轻工业学院分别对两项招标的竞标计划书进行评审,分别评出前三名供董事会最后决策。今天下午,您将代表公司在两份委托书上签字,届时还有电视台的记者采访。”

    宋一坤心想:刚下飞机,还没见到公司什么模样,事情就排满了,看来,海口的好日子再也不会有了。

    汽车行驶了三十分钟到达江州国际饭店,下车后,公司要员们簇拥着宋一坤进人饭店,简单地视察了一下公司的办公机构,随后来到董事长办公室,众人这才离开。

    董事长办公室设在十二楼九号房内,有三十平方米,地上铺着手织地毯,排列着黑色真皮沙发,宽大的办公桌上摆着两部电话、一台电脑和小巧精致的中国、奥地利、德国、瑞士四国国旗。办公室的东侧有一个套间,那是宋一坤的卧室。

    办公室里只剩下宋一坤和丁红两个人。宋一坤迫不及待地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拿出烟和打火机,点上一支“万宝路”美美地抽了一口,这才感觉到浑身舒服了。

    丁红从文件柜里取出一个衬衣包装盒放在办公桌上,一边往外取东西一边解释说:“希尔先生知道您不太讲究衣着,特意指示我给您准备了白衬衣、领带,请您出席公司揭牌仪式时穿上。这是您的手机,号码是9900156这是您办公室和保险柜的钥匙。”

    宋一坤拿起手机说:“我注意到,手机号99后面的数字与汽车牌号一样,那么希尔先生的手机号就应该是9900158。”

    “是的。”丁红答道。

    宋一坤说:“请你告诉我,这种巧合的概率是多少?”

    “是零。”丁红回答。

    “是王海干的?”宋一坤又问。

    “这个……不太清楚。”丁红面有难色,不敢正面回答。她只是应聘的职员而已,怎么敢得罪王海呢?

    宋一坤将烟头拧人烟缸,拿过纸和笔在上面写了什么,然后对了红说:“现在是十点五分,你记一下。一、请王海马上来我这里。二、十点二十分请希尔先生来我这里,让他带上翻译。三、十点四十分请周立光来这里。四、办完这些,你拿这张字条去人事部报到。”

    丁红接过字条一看,上面写着:请给丁红小姐重新安排工作。如可能,请派一名男秘书来。下面是日期和签名。丁红呆住了,她从见到这位董事长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发生了什么事?她本能地问:“董事长,能解释一下吗?”

    宋一坤直截了当地说:“由于社会风气使人们形成的习惯认识,董事长身边的漂亮女秘书会使公司的形象大打折扣。这个道理不通顺;但很实际。我不想编造一个理由打发你,那样对你不尊重。”

    丁红噙着眼泪委屈地离开了办公室。

    片刻,王海来了。

    王海一见房间里没有外人,也就不再装模做样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兴奋说:“我还是那句话,跟你坤哥干,比抢银行还来劲。看看现在这场面,这派头。”

    宋一坤冷冷地问:“你办手机和车牌号码,一共花了多少钱?”

    “没多少,十几万吧。”王海得意地说,“前期工作由我负责,趁着有权我就抓紧办下来了。如果交给洋鬼子去办,门儿也没有。”

    宋一坤又问:“关于旧设备问题,你上次去海口我就告诉过你,要支持希尔的意见,你为什么还坚持你的意见?”

    王海答道:“皮革厂是我最先去谈的,现在要重组皮革厂,那不明摆着要把我推过去嘛。再说,正在培训的两百名职工也希望将来能留在大酒店里工作。”

    宋一坤说:“这两百人是从六百人里精选出来的生产骨干,又经过一年的培训,是专业人才。皮革厂的商标有三十多年的历史,在市场上占有一定分额,是重要资产。现在与我们合作的是国际大公司,有资金、技术、信息和国际商业网络的优势。如果把皮革厂的设备改造一些,更新一些,选一处低价地段建厂,那将是一个投入最少,回报最高的项目。”

    王海说:“我没想那么多。”

    宋一坤说:“你喝江州的水,踩江州的地,为江州吸引外资、增加就业机会,那是积德的事,也是你为江州的经济发展作了贡献。”

    王海坦白道:“我怕离开现在的职位。我干了那么多年,不就是为了像现在这样有点面子嘛。”

    “没人让你去组建皮革厂,你也干不了。你这种担心,太抬举自己了。”宋一坤说。

    王海尴尬地笑笑,但也放心了。

    宋一坤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屋里来回走了一会儿,低着头边思索边说:“王海,你不适合副总经理的职位,这里不是家庭作坊,应该让有能力的人去干。只要我在位一天,就要对公司负一天的责任。”

    王海急了,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刚想叫喊,一见宋一坤严肃的表情便又忍住了,说:

    “坤哥,我是你的人,我从上海就跟着你,你能对我下手?”

    宋一坤问:“王海,我亏待过你们没有?”

    “没有。”王海承认。

    “那就写辞呈去。”宋一坤断然道。

    王海万没想到,他两次去海口诗宋一坤出山,一路风尘把宋一坤接到江州,可刚下飞机就被宋一坤勒令辞职。他无论如何接受不了,但又不敢违抗,恼羞成怒地说:“我不写……我口头辞职。”

    说完,他气急败坏地摔门走了。

    随后,希尔和他的翻译来了。翻译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德国人。江州格拉普尔公司尽管有三个国家的外国人,但都讲德语。

    宋一坤注意到,翻译手里提着一只文件箱。他请他们坐下,说:“希尔先生,我们虽是初次见面,但相信彼此都知道一些。谈话的方式有很多种,你认为,我们之间的淡话更适合于哪一种?”

    听了翻译之后,希尔心领神会,他笑着讲了几句,随后由翻译说道:“希尔先生说,他是您在这个公司里惟一一位可以讨论公司以外重大问题的人,同时也是雷诺先生最可信赖的朋友。”

    一提“雷诺”这个名字,身份就明确了。

    宋一坤开门见山地说:“找认为,王海不适合副总经理的职位,我刚才和他谈过了,他表示愿意辞去这个职务,让称职的人来干。关于旧设备问题,我们的意见是一致的,不必讨论,所以下午的会议可以取消。但是如何安排王海,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希尔听了翻译之后沉思了片刻,说:“你的决定使我感到意外,太突然了,我以为你进入工作状态还需要一段时间。我同意你的决定,但王海是股东之一,又是江州公司的创建者,所以应该妥善安排。”

    “董事会现在没有副董事长的编制。”宋一坤先强调了这一点,然后说,“我的意见,让王海和蒙得维亚公司的一名成员同时升任副董事长,现有待遇不变。王海兼任办公室主任,处理杂务。用中国话来讲,叫作挂起来。”

    “这样很好。”希尔表示赞成。

    宋一坤说:“还有一个问题。现在酒店还在图纸上,但装修工程的招标广告就已经发布了,这样搞,社会上会有什么议论?”

    希尔答道:“这个问题已经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了,是出于工程质量和艺术风格的考虑,使准备时间更长一些。请放心,在这一点上不会出问题。”

    希尔说完,给了翻译一个手势。

    翻译把文件箱放到桌上,在宋一坤面前打开,然后将里面的东西—一介绍道:

    “这是您的已经签证的护照和奥地利的居留卡。这些是维也纳的<s>.99lib.</s>格拉普尔公司重新注册后的文件副本。这些照片是您在维也纳的办公室、住宅和汽车。这些文件的复印件是您在维也纳的财产凭证和保险单,正本在维也纳,由孙刚代管。这些钥匙都是那边用的。”

    “他妈的,真不是东西。”宋一坤心里骂道。他脸上毫无表一情,暗自想:意大利人确实老谋深算,给你一把看得见而摸不着的空头股份,再用你的钱送你人情,既把你钉在那里,又让你感激不尽,有苦说不出。

    希尔似乎看透了宋一坤的心思,微微一笑,站起身握手告辞。他走到门口时又回过身说了几句话。

    翻译道:“希尔先生说,我本人,以及我的朋友们都非常欣赏您,对您寄予很高的期望。”

    “谢谢。”宋一坤讲了一句是个中国人都会说的英语。

    送走希尔,宋一坤看看墙上的电子表,表针指向十点三十六分。他脱下“哈姆雷特”,换上衬衫,将领带打整齐,做好出席揭牌仪式的准备。

    周立光来得很准时,大概秘书告诉他了,只有不到二十分钟的谈话时间。门没关,他直接进来了,还是那副老板派头,只是高大的身材又胖了一些。他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大概也是秘书、助理一类的。他一见宋一坤就双手抱拳,笑道:“老弟,才一年多不见你就玩到这么大场面了,不得了哇!我还真以为你在海口吃斋念佛呢。你刚进门就接见我这个包工头,太给我面子啦。”

    宋一坤热情地与老朋友握手,请他们坐下,自己也坐在他们对面笑道:“记得在上海分手时我说过,等有一天我活不下去了,我会投奔你讨口饭吃。眼下我还有一口饭吃,怎敢劳你老兄这么牵挂?”

    “羞煞我也。”周立光用梁山好汉的语调说了一句,又道:

    “说实话,我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你。我寻思着,怎么也得等那些有头有睑的人物过去之后才能排上号。”

    宋一坤说:“自己弟兄,什么时候也不敢慢怠。”

    “中!”周立光越发高兴了,无意间溜出一声山东家乡话,连他自己也笑了。又说:“你老弟不够意思,如果朋友不告诉我,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玩到这么大场面了。上海一别,变化太大了。”

    宋一坤一边与周立光谈笑,心里一边想:他主动来江州,正好,免得以后我去找他了,借这个机会要认真谈谈,而且要谈得有分寸、有尺度,要为将来可能出现的情况埋下伏笔。这场谈话总是要进行的,早谈,心里早有底。

    周立光说:“那块地段我看过,随便抓把土都是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弄到手的。如果让我弄到那块地,我肯定会开发住宅小区,每栋楼按六层计算,我估计再少也得有五千万的进账。当然,你们现在投资酒店就更有效益了,只是投资大、周期长,没有实力赚不了那个钱。”宋一坤耐心地听着周立光念了一番生意经,书归正传地问:“你的竟标工作准备得怎么样了?”

    “放弃了。”周立光摆了摆手说,“本想借你点董事长的面子争一把,可是看了图纸和模型以后,特别是一看竞标的全是大牌公司,我就知道没戏了,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也没法让你帮这个忙,那不是靠面子能办成的事了。”

    “多谢老兄了。”宋一坤长出了一口气说,“我从海口接到你的电话以后就开始为这件事做难,真怕把你得罪了。”

    “哪儿的话。”周立光说,“今天咱们见了面比什么都高兴,不然我早就回去了。”

    宋一坤看了看表,说:“一年多没见面了,多住两天。今天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咱们好好聊聊,你把房间的电话号码留下。”

    “那我就更有面子了。”周立光将号码写在一张纸上站起来递给宋一坤说,“你还有事,我就先告辞,晚上我等你的电话。”

    宋一坤笑着点点头。

    周立光三人走后,宋一坤将装有护照的皮箱放进卧室里,锁上门,又锁办公室的门,这才发现,门口早已有几位公司干部在候着他,其中有一位好像在机场见过,但都不认识。

    似曾相识的那位自我介绍,原来是公关部的马经理,他说:

    “董事长,客人快到齐了,市里的几位领导很快也要到了。总经理请您这就到会场。”

    宋一坤锁上门,随他们去了会议厅。

    会议厅着洋溢着庄重而又喜庆的气氛。身披彩带的礼仪小姐列队迎接每一位入场的客人,主席台周围布满了彩旗和鲜花,舒缓的音乐在人们的不经意间轻轻流淌。最醒目的是红色横幅上的金色大字:江州格拉普尔有限公司揭牌仪式。到场的贵宾几乎全是江州各界有声望的人物,人数虽然不是很多,但也正是因此而体现出了极高的规格。

    宋一坤和希尔在公关部经理的弓旧下,不停地重复着介绍、握手、问候,等到市里的几位领导来了之后,更是一片亲切、热烈而又千篇一律的场面。这是很多人都刻意追求的一种场面,它标志着被重视、被承认,标志着衡量存在价值的一种尺度。然而,此刻的宋一坤是什么也感受不到的,他觉得自己更像个戏子,演着一出早已经知道结局的人生悲剧。

    江州市经委主任开始讲话了。宋一坤没去听主任在讲什么,也不需要听,那是一段每个政府官员都已经背熟了的,而且在类似场合可以反复使用的标准化道<s></s>白。宋一坤的眼睛一直在看着一名记者,他认识那个人,他们曾经是同事,只是还没有机会打招呼。

    主任讲话完毕,大厅里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宋一坤也跟着鼓掌,之后,他走上讲话席。他没有任何准备,完全是发自内心的讲话。他说:“首先,我代表江州格拉普尔公司感谢江州市政府和江州各界朋友对本公司的大力支持,谢谢你们。借此机会,我要感谢我的朋友们给我在格拉普尔公司效力的机会,感谢他们的信任。应该说,江州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曾经在这座城市里读书、工作和生活,这里有我熟悉的街道和朋友。此刻,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更能表达我的心情,我只想说,我将努力工作,希望对得起江州这块土地,对得起格拉普尔公司,对得起信任我的朋友们。谢谢。”宋一坤一连用了三个“对得起”。

    宋一坤的讲话似乎偏离了应有的套路,但没人去关心这些,大厅里照例又响起了一阵掌声。希尔也在鼓掌,却显得心不在焉,他在咀嚼着翻译刚刚讲给他的三个“对得起”,眼睛看着宋一坤和经委主任一起剪彩、揭牌,心里泛起一丝空空的困惑。

    罗马欧亚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办公室里,夏英杰守着电脑打印机打印<a href='/book/3783/im'>《遥远的救世主》</a>后半部分稿子。忽然,电话响了。

    电话是江薇打来的:“阿杰,我刚得到一个消息,杨小宁在巴黎被人杀了。”

    “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夏英杰一惊,随即问。

    “从六月份的法国《华人世界》杂志,详细情况等见了面再告诉你。”

    “你在哪儿?机票取了没有?”夏英杰问。

    “机票取了,我刚从叶大哥公司出来,正在去侨联的路上。”江薇答完,又问道:“你那儿稿子打印完了没有?”

    “还有两千多字。”夏英杰回答。

    江薇说:“侨联正为八月十五华人联欢活动搞捐助,我去侨联开公函,正好送上门。你五十万都捐了,名声在外,我马上就到了,想问一下怎么表示?”

    “顺便办了,随行就市。”夏英杰道,又说,“咱们的事你看着办就是了,不要把自己搞得滴水不漏。”

    江薇在电话里笑了笑,说:“我半个小时后回去,你打印完稿子到停车场路边等我,我就不用停车也不用上楼了,直接去音像商店。”

    “行。”夏英杰放下电话。

    几分钟后,电脑打印机在最后一页槁纸上打出了最后一行汉字:一九九四年七月五日完稿于罗马。至此,<a href='/book/3783/im'>《遥远的救世主》</a>后半部分的创作终于划上了句号,尽管它比原计划推迟了两个多月。

    更英杰打印了一份委托江薇全权处理版权事宜的委托书,在上面署上自己的名字。接着,她又打印了一份江薇此次回国的日程表,内容是——

    七月九日早上到上海,代宋一坤还赵洪的三十万元借款及利息六万元,取回借据。代宋一坤看望刘金龙并留下五千元。

    九日下午到江州与苏卫国会合,请宋一坤对四本方子云诗集的封面设计及参照样书的印刷质量进行审定;将方子云专利调味球的全部资料交给宋一坤;与苏卫国签定有关方子云诗集的授权协议和夏英杰书稿的版权协议。

    七月十二日到山东,代表罗马欧亚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出席为马坊村小学捐款五十万元的捐赠仪式;在县银行给宋宝英的女儿存人十万元的大学专用基金。

    七月十五日到北京,代表夏英杰看望王文奇,转交礼物和后半部分的书稿;代夏英杰看望小马,并转交礼物。

    此后的工作,到各地采访方子云的诗友,为夏英杰写方子云其人、其诗广泛收集素材。

    为了江薇这次回国,她们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五月初,将方子云的诗稿寄给苏卫国;六月中旬,在罗马侨联与国内有关侨务机构反复电函磋商之后,向国内汇出相当于六十万人民币的意大利里拉,其中五十万元用于修建马坊村小学。至于<a href='/book/3783/im'>《遥远的救世主》</a>的前半部分,早在江薇首次回国时就分别交给了苏卫国和王文奇。而江薇的回国时间,则是由宋一坤通过夏英杰控制着,不能早,也不能晚。

    夏英杰关掉电脑,将厚厚的稿子分装进三个文件袋里,将委托书和日程表放进皮包里,看了看表,这时是下午两点多钟。

    打印机一停,房间里立刻变得寂静了。公司的职员早在两个月前就被江薇全部辞退,公司现在只是一个空架子,已经名存实亡。用江薇的话讲就是:轰轰烈烈开张,实实在在赔钱,羞羞答答关门,像过眼云烟,又像一个笑话。这里与商业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一样,有它自身的淘汰机制和生存法则,仅仅靠热情和想象是远远不够的。她们对外界却有另外的解释:公司情况很好,而且向更好的方面调整,公司拿出的五十万元捐款就是最好的证明。

    夏英杰拎起皮包,抱上稿子,锁上门乘电梯下楼。这座楼里有许多家公司,楼下是一家超级商场和几家银行,前面是大片停车场。夏英杰站在停车场的路边等候江薇蔽。

    江薇开车过来了,远远就看见了站在路边的夏英杰。起初,她只是巡视性地观望,不料这一眼却使她看夏英杰看得入了神。

    夏英杰穿着白色休闲裙装,款式飘逸、大方,质地柔软、华贵。她肌肤白嫩,线条优美,与裙装的款式。色调相互映衬,如同天成。她的脸庞美丽之中透着端庄,她的眼睛迷人之中更有一种淡泊人生的沉静。她不经意地站在那里,不经意地流露着她的气质与修养,夏日的风吹动她的裙衫与长发,犹如一幅画,那样高贵、圣洁,那样动人心魄。

    江薇知道,当一个女人去评判另一个女人的时候,那种评判条件是非常苛刻的,首先会表现在心理<cite>.99lib.</cite>上的苛刻。生活中她见过很多漂亮的女人,但像夏英杰这样既温柔又刚毅,既有修养又有胆识,集女性的自然美与风度、气质、才干于一身的女人,却极少见到。她好像从来没有从审美的角度去留意夏英杰,但此时此刻她却禁不住地在心里对自己说:太美了。

    夏英杰等车子开到身边停稳,便拉开门坐进去,随即车又开走了。

    江薇说:“你看一下后座那些杂志最上边那本,看第十七页。”

    后座上放着十几本华人杂志,大概是叶红军送给江薇回国途中消磨时间用的。座上还有一架照相机和两个胶卷,夏英杰把稿子也放到后面,拿过那本《华人世界》来看。

    十七页的左下角四分之一处登了一条短文,标题是《法籍华人杨小宁在家中遭枪杀》,右下角登了枪杀现场的图片。文章写道——

    五月十九日,法籍华人杨小宁在自己家中遭到枪杀,胸部中两弹,头部中一弹。

    据警方发言人介绍,杨小宁与黑社会组织交往频繁,亦有不少仇家。曾经被杨小宁坑害过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受害者都可能

百度搜索 背叛 天涯 背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背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豆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豆并收藏背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