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荣礼闲话 天涯 荣礼闲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十五章
孙文智破格进部队  黄靖伦隔离受审查
闲文:冬来冬又去,春去春又来。云开何处,阳暖心怀。追风破迷雾,重生浴火,望灵台。
话说三号首长闻听孙文智回来了,心说听村里人说这小伙子不错,写的一手好字,绘画也很有创意,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尤其是看了文智在村里出的宣传栏,十分附和部队目前在文化领域宣传的需要。决定不动声色,要考考这位年轻人,想要吃过晚饭后,考察一下文智。不料文智吃过晚饭后,按照娘亲的安排,直接去瓜窝棚看地去了,三号首长颇感意外。
意外之余,不禁哑然失笑,一个未曾谋面的年轻人,是什么魔力使自己如此上心,恐怕连自己都不知道。
全当是缘分吧,为今之计,需如此如此,方才稳妥,计议已定,吩咐下去,明早执行。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早,家家户户的烟囱刚刚冒出青烟,驻村部队已经在操练了。今天的科目是匍匐拳对练,战士们精神饱满,“呼、呵”之声不绝于耳。尤其是操练的场地,那是三号首长精心挑选的,是孙文智从瓜窝棚回家的必经之路。
一会功夫,战士们见了汗了,班长下令休息一会儿,互相切磋切磋。
“孙老爹,早”,班长眼见孙大成走来,连忙招呼。
“早,田班长,练一会就行了,回去吃饭吧”,孙大成关心道。
“谢谢孙老爹,等下我们就回去吃饭。孙老爹,您这是去瓜窝棚啊”,田班长顺带问了一句。
“是啊,去换文智回家吃饭”,孙大成笑呵呵的说道。
“走路慢着点”,田班长望着远去的孙大成高声说道。
只见孙大成回头看了看,摇了摇手走远了。
一袋烟的功夫,孙文智从瓜地回来了。当看到战士们生龙活虎的训练时,文智又一次呆住了,虽然没有驻足观看,但一路不住的回头,羡慕之情展露无遗。
“老嫂子,您烧的这手菜,不用吃,一闻,就能让我感觉到家的味道”,三号首长品味着说道。
“首长,我们这就是农村的家常菜”,刘慧兰说道。
“没错,我老家也是农村的,如果不是进了部队,如今也在老家种田那,一闻到这大锅菜的味道,就像回到老家一样”。
“哟,首长,好多年没回老家了吧”,刘慧兰禁不住问道。
“是啊,好久没回了”,三号首长有些怅惘。
“嗯,我知道您这是工作忙,不过可以把家人接过来,一起住”。
“没了,老家没什么亲人了,当年都被小鬼子杀害了”,首长说着,眼里浸满了泪花。
“都是小鬼子做的孽”,刘慧兰说着话,想起自己那点家底都被编里的给败坏了,愤恨不已。
“是啊,不过现在好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没人敢再欺负咱们”,三号首长站起身来,望向远处的天空,自言自语道:“一定要建设一只强大的人民解放军”。
“我也要参加解放军”,在旁边一直默默听着的文信说道。
“哈哈哈,小朋友”,三号首长蹲下来说道:“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再报名”。
“我不小了,明年我小学就毕业了”,文信不服气的说道 。
“谁要参加解放军那”文智远远的赶回家,还没进门就插话道:“噢,原来是你呀,文信,你小学还没毕业那,怎么当兵啊”。
“娘,我回来了”,文智大步流星进了屋。
“文智呀,快来见过首长”,刘慧兰赶忙介绍说:“首长,这是我的二儿子孙文智”。
“您好,首长”,孙文智一见首长,不知道用什么礼节了,又鞠躬,又敬礼,突然感觉都不对,很是尴尬。
“你好,孙文智”,三号首长高兴的说道:“早就听说你了,来来来,这边坐”。
孙文智感到十分拘谨,左右不是,看了看娘。
“去吧”,刘慧兰微笑着说道:“别紧张,首长问什么,就答什么”。
孙文智的心情似乎平稳了许多,规规矩矩坐在首长的对面。
“文智,不必紧张,我们就是随便聊聊”,三号首长和蔼的说道。
“不紧张,我不紧张”,孙文智干笑了笑。
“嗯,文智呀,听说你是高中毕业”?
“是的,首长”。
“毕业后一直在做什么啊”?
“大部分时间跟着哥哥给各村家具做烫画,本村的宣传栏也是我们在更新,有时候也会给邻村借去制作宣传栏”,孙文智如实说道。
“噢,我看过你的作品,有一定水平,想没想过去一个更大的舞台呀”。
“更大的舞台?首长,您是说…”,孙文智边猜边说道:“帮我找更多可以画画的地方”?
“嗯,也可以这么说”,三号首长笑道。
”那,管饭不,我以前去的地方都管饭”。
“哈哈哈,你个小鬼头,告诉你,不光管饭,还管住,有衣服发”。
“啊,是吗?首长”,文智突然神采飞扬起来,说道:“哪有这么好,管吃管住倒是有,就是没听说过还有衣服发”。
“想不想去呀”,三号首长问道。
“当然想,这么好,怎么会不想呢?只是,只是…”,孙文智突然犹豫了起来。
“只是什么呀”,首长问道。
”首长,这地方远不远啊,如果太远的话,就不划算了,我们出去是没有工钱的,只给东西,可是我们来回要车费呀”。
“哈哈哈,文智呀,你想的可真周到,告诉你,不管多远,来回都是免费的”。
“是嘛,这样啊,那敢情好”。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同意了,首长。不过您还没说是干什么那”?孙文智一脸疑惑。
“哈哈哈,这孩子,跟我当兵,怎么样”。
“当兵?不行”,孙文智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行”?这回轮到三号首长晕了,说道:“怎么不行”。
“我哥说了,我的年龄已经超了,这辈子当不了兵了”,孙文智十分认真的说道。
“欧,这么回事”,三号首长满不在乎的说道:“这个问题我帮你解决,还有问题吗”?
“还有,还有,就是要我娘同意才行”,孙文智迟疑着说道。
“同意,我怎么会不同意呢”,刘慧兰一边收拾着厨房,一边抬头说道:“跟着首长去,是你的福分”。好家伙,刘慧兰一字不拉的把人家谈话的内容听了个透。
“好,就这么定了”,三号首长高兴的说道:“文智呀,你准备一下,后天随我们一起出发,等下我叫田班长给你拿一套军服,手续嘛,到部队后再补办”。
却说孙文礼从县城回来,又马不停蹄去相亲,可谓是日程安排的满满的。相亲过后,在亲戚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日一早,媒人送信过来说女方家没什么意见,就看文礼是什么想法了。
“我要回家征求一下爹娘的意见”,孙文礼腼腆的说道。
“这件事情我可以做一半主,女方这边是我的至亲,不会错的”,黄美霞说道。
“霞姑,这我知道,不过还是要爹娘应允才好”,文礼小心说道。
“好吧,你先回去,一半天我就和我娘过去,把这事定下来,顺便看看嫂子”,黄美霞说道。
要说这黄美霞,还真不是外人,是黄靖伦的亲妹妹,当然对文礼的亲事格外上心。
这次介绍的姑娘是丈夫赵文君本家侄女,名字叫赵雪梅,你看看,一听名字,就知道错不了,一定是个美人坯子。
文礼回到半山屯生产队,正值过晌,眼见部队整装待发,娘亲正在和三号首长道别,见文礼回到,连忙说道:“文智当兵就要走了,你看在哪”。
文礼沿着娘亲指引的方向望去,果然见文智也穿着一身绿军装,只是没有领章帽徽。
文礼刚要打招呼,三号首长说道:“孙文智”。
“到”,文智一个立正答道
“出列,到这来”,三号首长说道。
“是”,文智立即跑到三号首长面前说道:“报告首长,新兵孙文智前来报到,请指示”。
“稍息”,三号首长严肃的说道:“和你娘亲还有哥哥告个别”。
“是”,孙文智转身向娘亲敬礼,说道“请娘亲放心,孩儿在部队一定听首长的话,好好干”。
刘慧兰抿嘴没有说出话,不知是悲还是喜,文礼说道:“看不出啊,还真有点当兵的样子”。
“那是,哥,咱们什么时候水过,是不是。哥,我走了,家里就靠你了”。
“放心吧,在部队上好好干,家里甭担心,有我那”,一家人洒泪分别。
单说孙文礼,送走了弟弟孙文智,陪娘亲一道回家,忽见娘亲身体左右晃了两晃 ,连忙搀扶住娘亲的胳膊,说道:“娘,累了吧”。
“不碍事,文礼呀,你去相亲怎么样啊”?
“嗯,还行”,文礼含糊着说道。
“什么叫还行啊,中就是中,不中就是不中”,刘慧兰着急道。
“人还可以,姨奶和霞姑过两天来看你”。
“噢,那就是说那边同意了,你老姨是来看我意见的”。
“差不多吧,娘”。
“主要还是你自己看着中才行”,刘慧兰认真的说道。
“听娘安排”,孙文礼笑着说道。
“你这孩子,对了,我还没倒出空来问你,县城厂子里叫你过去干嘛呀”。
“这…”,孙文礼犹豫着,还不敢说刘玉被隔离审查这件事。
“这什么这,文礼呀,你都是快成家的人了”,刘慧兰严肃的说道:“做事要干净利落快”。
“娘,是这么回事,厂里的领导说,市里接了一个任务,要马上开工,所以我,我这一去开工,就要好久不能回家了。弟弟又当兵走了,我…”。
“噢,原来是这样,没关系,你去吧,我和你爹能照顾自己,这不还有大凤、二凤嘛,她们也都长大懂事了”。
“那我收拾一下,明天就过去”。
“去吧,文礼呀,照顾好自己”,刘慧兰叮嘱道:“别吃凉东西,对胃不好。对了你姨奶和美霞来了怎么办”?
“全凭娘亲安排”。
“这孩子”,刘慧兰在心里升起了一丝对未来的憧憬之意。
且说刘玉刘世荣,自从被隔离在美工艺,就没回过家。魏玲芝隔三差五送点换洗的衣服,根本没有交谈的机会,能见上一面,就算烧了高香了。
刘玉被隔离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不再去钻牛角尖。反而静下心来,看淡了一切,什么荣辱得失,全然不在话下。
刘玉正独自靠在窗前冥想,场院的大铁门咣当一声打开了,那几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眼前。
“刘玉,我们来已经不是一次了,还是老问题,想好了就如实交代,我们也可以回去交差”,领头的说道。
“我知道你们调查组也不容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刘玉一脸无辜的说道:“自从我们结婚以后,他来过一次,就再也没见过”。
“刘玉,我们也询问过魏玲芝,她说她也不知道,你说这可能吗,妹妹不知道自己哥哥的下落,可能吗”?
“同志,不是亲哥,是堂哥”,刘玉纠正道。
“堂哥也是哥,刘玉,我说,我们来了这么多次,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来人提示道。
“同志,我就是如实回答问题,我不能随便乱说不是”。
“没人让你乱说,就是要你把没交代的都交代了”。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真的没有了”。
刘玉心想看来他们还不知道魏少平已经…,哎呀不对呀,黄靖伦知道真相啊,调查组为什么不问黄靖伦呢?刘玉百思不得其解,几次想开口,都咽了回去。
其实刘玉不知道,在自己被隔离期间,黄靖伦也因为同样的问题被隔离审查。黄靖伦信守组织原则,并未吐露有关魏少平的半点消息,因为这关系到一个人,甚至一个组织的安危。在没有得到上级明确指示前,决不能泄露党的机密。
“黄靖伦,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不交代,等形成卷宗,你就后悔也晚了”,调查组长说道。
“同志,我知道就这么多”。
“现在看你是不是我们的同志,还很难说。我问你,具我们掌握的资料,魏少平最后一次出现,是因为追踪一个军统特工名字叫秋百威的,然后就下落不明”,调查组长不屑的说道:“根据当时的情报分析,你也应该在距离他们失踪之地不远的地方,如果你说不知道,你说能说得通吗”?
黄靖伦暗吃一惊,这样的细节他们都知道,可为什么不知道魏少平是秘密党员,并且身兼重任呢?
估计张振邦日子也不好过,原指望张振邦能在关键时刻保护他们,现在看来,情况要严峻得多。
但无论怎样,党的机密不能泄露,黄靖伦也是久经考验的,这点常识还是懂的。看不懂的是眼下的形势,让他有些迷茫,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虽然你不说话,但是我们怀疑魏少平是打入我党的军统特工这点没有动摇。即使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但是同样也没有证据证明魏少平的清白”。
调查组长顿了顿继续说到:“在这一点上,难倒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黄靖伦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如何才能过关呢?如果一直这样隔离着,显然是不利的,想了想说道:“同志,你说的没错,但是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不过当时我的确在半山屯,那时国民党保安军成怀县保安司令田大发正在围剿我们游击队,后来在柳条编将田大发一举歼灭。你说的魏少平追踪秋百威一事,我真的不知道”。
“这个我们会核实的,如果你说了假话,后果你应该比我还清楚”,调查组长不无威胁的说道。
“我的清白上级领导十分清楚,历史也会证明”,黄靖伦坚定的说道。
“你的领导,你是说张振邦吧。告诉你,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别抱幻想了”,调查组长嘲讽道。
果然不出所料,张振邦也被调查了,黄靖伦明白,本来魏少平就是张振邦秘密派往“强威武馆”的,如今怀疑魏少平是军统特工,张振邦怎么能没有嫌疑呢?
黄靖伦闻听此言,虽内心吃惊,却不露声色,一言不发。
“好吧,既然你不交代,那我们也有办法,不过别人是救不了你的,只能自己救自己。如果你一直不交代,那就是与人民为敌,没有好下场”。
黄靖伦知道这关难过,便做了最坏的打算。
“同志,在我走之前,能不能和家人告个别”,黄靖伦请求道。
“告别?谁说你要走了”,调查组长立刻严肃起来,说道:“我们这是正常询问,一切都在按照规定办事,你不要在这里散布谣言,否则只会罪加一等”。
黄靖伦内心苦笑不已,这人怎么这么敏感啊,虽然当下政治是头等大事,我黄靖伦也是搞政治过来的,什么没见过呀。不过想归想,终究没有说出口,笑道:“同志,你想多了”。
“我看你就是一个滚刀肉,再审下去也是浪费时间”,调查组长边说边想:这个黄靖伦是个人物,不宜过分,到时候反过来不好面对,逐严肃的说道:“好了,就这样吧,你是否有问题,由组织来考察决定”。
由于怀疑魏少平是军统特务的案子一直没有结果,因此牵连的人无法洗清嫌疑,只有暂时隔离,限制自由。
调查组为了抽身,将隔离任务交给革委会,带着卷宗及报告回省城去了,不提。
单表刘玉、黄靖伦二人被革委会接手不久,便决定下放到农村去劳动改造,下放地点正是太平村。
这一日刘玉奉命整理行装,准备下放劳改,孙文礼回到了美工艺。
“舅舅,你这是要去哪啊”,孙文礼神秘的说道:“舅舅,是不是没调查出什么问题,你可以回家了”。
“文礼呀,你怎么回来了”,刘玉诧异道。
“噢,是这样,县里找我来,说市里接到一个任务,要我厂恢复生产”,孙文礼继续说道:“舅,是什么任务啊,这么着急”。
“任务,我不知道什么任务,我这是被下放了,就要离开这里了”,刘玉有些舍不得这里,四周看了看。
“下放?为什么呀”?孙文礼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理解呀,下放就下放呗,反正也不是没在农村呆过”,刘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行,舅舅,没有你,那怎么生产啊,我找他们去”,文礼说着话就要走。
“等等”,刘玉一把抓住文礼的衣襟,说道:“文礼呀,这是政治,你还不懂,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少说话、多干活,明白吗”?
“我,舅舅,你走了,我怎么干呀”,孙文礼一时感到六神无主。
“文礼呀,其实你早就可以扔掉我这个拐棍儿了,你已经具备了独自工作的能力”,刘玉十分肯定的说道:“只是你自己没有发现,或者你不愿相信而已”。
刘玉拍拍文礼的肩膀说道:“我不在,你正好锻炼一下,要有自信,明白吗,不要给我丢脸”。
“舅舅,你要到哪去啊,有时间我可以去看你”。
“不要去,有时间也不要去”,刘玉郑重的说道:“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你就不要再找我了”。
“舅舅…”文礼还要再说什么,还没说出口,来接刘玉的车已经到了,两个人帮刘玉拿着行李,上了卡车。
“回去吧,好好干”,刘玉挥挥手,卡车走远了,孙文礼怅然若失,呆立当场,许久没有缓过神来,等跑出院门,已经不见了卡车的踪影。
“玉哥,你也来了”,卡车上黄靖伦早已坐在里面,一见刘玉上车,开口说道。
“噢,靖伦,你也在”,刘玉回道,顺便扫视了一下,看样子被劳改的人有十多个,还有两个看守模样的,一脸严肃。
“不许讲话,都老实点”,看守蛮横的说道。
刘玉刚要反驳,见黄靖伦摇了摇头,便不做声了。
卡车在沉闷的气氛中一路颠簸,来到太平村已是傍晚,在坑坑洼洼的村道上摇摇晃晃来到队部,看守们吆喝着,催促大家快点下车。
“你们是县革委会的吗”?太平村生产队队长兼革委会主任王大鹏说道。
“我们是县革委会的,请问你们哪位是王大鹏主任”。
“我就是”,先前说话的人答道。
“太好了,我是***,县革委会派我来押送几个劳动改造分子,这是名单,王主任您清点一下”。
“呵呵呵,好说,好说”,王大鹏豪爽的说道:“一笔写不出两个王字,五百年前是一家,来来来,先到队部坐下”。
王大鹏随即招呼几个队部成员,安排民兵把劳改分子送到指定地点看管。
“我说一家子,今天时候不早了,就在这将究一晚,明日回去,你看如何”,王大鹏殷勤挽留。
“这个…”***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我们哥几个就在此讨扰一晚”。
“哈哈哈,这就对了”,王大鹏转身说道:“小栓子,听见没,还等什么那”?
王小栓立马起身说道:“明白,明白,马上就来”,话未说完出门去了。
“呵呵呵,我说一家子,别见怪啊,我们乡下人,没什么见识,刚出去小栓子,大名王小栓,是我们队的会计”,王大鹏一转身介绍道:“这位是我们队副队长王大海,这位是我们队民兵连长王小松”。
“都姓王,啊,我这回不是回家了嘛”,***自嘲道。
“说的对,我们村基本都姓王,以前叫东王家村。民国时期有一年闹瘟疫,村里死了很多人,大家毫无办法,后来村里来了两个人,一个人自称是游方郎中,大号太平。此人说能治瘟疫,并且还不收钱,只要村人管饭吃就行”。
正聊着,王小栓提着酒菜来到队部,摆上炕桌,酒菜齐备,王大鹏招呼众人上炕,七八个人一起围在炕桌前,端起酒盅,互道长短,气氛顿感亲近了许多。
“那,后来呢?这个游方郎中…”,***举着酒盅说道。
“噢,你看我这脑子,后来呀,这两个人就住在村里,亲自上山採了好多草药,用大锅熬,村里人吃了一个星期,慢慢好转了”,王大鹏望着***说道:“来,走一个”。
大家一起碰杯,一仰脖喝个干净。王大鹏继续说道:“村人好了以后,为纪念这位游方郎中,就改名为太平村”。
“噢,原来是这样,这太平…应该不会是郎中的真名吧”?***问道。
“应该不是,不过在村里一个多月,没听见他们有别的称呼。欧,有一次那个郎中称呼另一个人峰哥”。
“峰哥…”***搜寻着记忆,一无所获。
“来来来,干干”,大家又把酒局推向一个**不提。
单表孙文礼,见卡车已走远 ,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离开美工艺,孙文礼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似乎梦游一般,对身边擦肩而过的人们,视而不见。仿佛置身于真空之中,世上的嘈杂之声充耳不闻,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咣”一声,孙文礼感到额头一阵巨痛,抬眼一看,自己正撞在街边的电线杆上。好在是木头的,摸摸额头好似没什么事,四周一看,惊异不已,原来到了这。
毕竟孙文礼到了什么地方,且听下回分解。
有道:来处为何处,去处为何方。身处抉择地,来去两茫茫。世事多变故,随处可安享。

百度搜索 荣礼闲话 天涯 荣礼闲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荣礼闲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居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居散人并收藏荣礼闲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