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荣礼闲话 天涯 荣礼闲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十四章
孙大成编里生闷气  军宣队进驻半山屯
闲文:天承一脉血,落地分几枝。同源亲不在,月过襟已湿。含屈别故道,忆幻业成痴。
话说孙大成坐着马车赶往编里,一路颠簸,人困马乏,到了妹妹家已经是第二日过晌了。
大成的妹妹孙丽梅正在院子里晾衣服,觉得有人来到院门前,一抬头,猛然一阵惊喜,脱口说道:“呀,哥,你咋来了”。
“哟,妹子,看你说的,这么多年没见,哥想你了,就来看看”。
“哥,累了吧”,孙丽梅边说边接过孙大成背的包袱,说道:“快进屋,喝口水,歇歇”。
大成坐下,边喝水边打量起来。屋子四周看了看,大成心里明白,这日子过得也很紧吧,家里也没什么像样的摆设。
“妹子,哥好久没来,你过的还好吧”。
“好,还好,哥,家里嫂子和孩子们也都挺好的吧,文礼多大了,有对象了吧”。
“他们都挺好,文礼、大凤子都到结婚的年龄了,只是目前还没有合适的介绍”
“哥,你不会是到这里来给大凤找婆家吧”。
“哈哈哈,这里有好小伙也行啊”,孙大成笑道。
“这里不行,哥,这太穷了,别让大凤来这遭罪”,孙丽梅很认真的说道。
“他姑父呢,怎么没见在家”?
“别提那个天杀的”,孙丽梅气愤的说道。
“怎么说话那,妹子,那妹夫毕竟不是外人,干嘛说那狠话”,大成有些不高兴。
“这话狠吗,他们老郑家就没好人。哥,你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我这辈子就算坑在这了”,孙丽梅恨恨的说道:“都怪小日本鬼子,不然我怎么能嫁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
“我说妹子,你这是啥意思呀,看哥来了,你不高兴啊”,大成无奈的说道。
孙丽梅听哥这么一说,也觉得不好意思,只是自己心中有苦,没地方说啊,今天一见亲哥来了,忍不住诉说。强笑道:“哥,你别介意呀,我就是,就是好久没见着亲人了”,孙丽梅端出一个叵叻,说道:“哥你先嗑点毛嗑,我这就去做饭”。
孙大成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寻思着该怎么开口,看样子,妹子这的日子也不好过,要不要拿出点资助一下妹妹。哎呀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为什么呀?要知道放在妹妹家的这点家当,那可都是人家刘慧兰从娘家带来的。如果要拿一点资助妹妹的话,不经过老婆同意,总归是不妥。
“丽梅呀”,孙大成走到门前望向厨房说道:“怎么不见孩子们那”?
“都上学去了,说是上学,现在也不上课,都在学校搞什么运动”。
“噢, 是不是斗私批修啊”。
“对对,咱也不懂那些文词儿,只知道能吃饱饭,就是好家伙”。
兄妹二人正说着话,院外哼哼唧唧过来一人,正是孙丽梅的男人郑贵臣。
这郑贵臣好吃懒做、不务正业,整日游手好闲,在队里到处乱窜。和队里几个闲汉狗扯羊皮,在一起不是喝酒就是打麻将,经常整日不归。
孙丽梅一见,就气不打一处来,刚要开口说话,倒被郑贵臣抢了先,说道:“哟,是大哥来了,几时到的?来的正好,等下咱哥俩喝两盅”。郑贵臣也不给孙大成说话的空,自顾自的一大片话连着溜说了出来。
郑贵臣一屁股坐到炕上,咧开嘴笑道:“我说大哥,这么久了,你也不来看看我,不看我也就罢了,起码也得看看你妹子吧…”。
郑贵臣的话匣子一打开,没个完,孙丽梅见状说道:“这又是在哪喝的,废话那么多”。
“还能在哪,二赖子、一毛五,这几个人你都知道的,我说老婆,赶紧弄俩菜,我和大哥好喝点”。
“我不会喝酒,贵臣那,你平时也少喝点,年纪一年比一年大了,酒喝多了没好处”。
说话间,孙丽梅弄了几样小菜端上来,摆在炕桌上,温一壶散装白酒,两副碗筷,两个酒盅。
说归说,家里来了客人,酒还是要喝点的,俗话说:无酒不成席嘛。
郑贵臣端起酒盅说道:“来,哥,难得你来一趟,咱哥俩走一个”。
孙大成无奈,端起酒盅说道:“你喝,我陪你”,说罢把酒盅放到嘴边呡了一下。
“喝点没事,今个就住在这”,郑贵臣一饮而尽,拿起酒壶又给自己满上。
孙大成满怀心事,不知从何说起,犹豫再三,没话找话的说道:“丽梅呀,菜够用了,你也来一块吃吧”。
“没事,我等下孩子,他们也马上就要回来了”。
“噢,大发子快毕业了吧”,孙大成问道。
“嗯,今年毕业,这不大发呀,自己说了,不想在农村,想出去闯闯”。
“出去闯闯,去哪闯啊”?孙大成不解的问道。
“还不是工作队闹的嘛,大发一放学就和工作队的人泡在一起,整天谈天说地,东扯西拉,就是不愿去地里干活”,孙丽梅一肚子怨气的说道。
“老说去地里干活,那能有啥出息”,郑贵臣放下酒盅说道:“这男孩子,就是要出去闯。我那时候没主见,结果这辈子废了”。
“你废了,你怨谁呀,整天喝酒、打…”,孙丽梅觉得话说多了,赶紧打住,笑道:“大发子回来了,我去看看”。
“这老娘们,不管她,哥,咱们喝”,郑贵臣满不在乎的说道。
孙大成可是如坐针毡,心想:等孩子们回来了,就更难开口了,便急忙说道:“贵臣那,眼看着文礼和大凤这就成年了,我和你嫂子的意思是,说不定什么时候,有合适的前来提亲,那就得办事儿了,所以…”。
“噢,哥,你说什么?,你说大凤子定亲了”?郑贵臣看着孙大成说道:“那是什么时候到事啊?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好去捧个场啊”。
“贵臣那,不是定亲,而是孩子们到了提亲的年龄了”,孙大成十分认真的说道。
“噢,是这样,哥,那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们在这边帮忙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小伙,介绍给大凤子,是吧”,郑贵臣一边猜测一边笑道:“哈哈哈,这是好事啊,抱在我身上,给大凤子找一个好小伙”。
孙大成内心这个急呀,心说你可真会打岔,这都哪跟哪啊,说的驴唇不对马嘴的。
正烦恼间,忽听窗外脚步声响,是孙丽梅接两个孩子回来,一进门,两个孩子齐道:“舅舅好,什么时候到的”?
“噢,大外甥、二外甥回来了,到有一会儿了”,孙大成连忙起身说道:“快坐下赶紧吃吧”。
“舅舅,您坐,我们不急,等下才吃”,放下书包,哥俩洗手去了。
却说半山屯生产队工作组又来了两个漂亮的女组员,每天跟着姜志军在队里走访做调查,她们两个主要负责记录整理,及对女社员有关问题进行询问。大都是处理一些上访信、小报告等反应的一些问题。
“二婶,您说有没有这个问题”,工作组王丽英问道:“不是我们想冤枉你,我们只是想了解真相”。
二婶是个寡妇,本名黄树娟,丈夫失踪多年,下落不明,又说跟共产党走的,也有说跟国民党走的。总之是一直没有消息,也因此队里每次运动,二寡妇都是陪斗,名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样的教育二寡妇见多了,也就不在意了,让去就去,反正就是坐那听。
不过这次好像情况不太一样,二寡妇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听了王丽英的问话,低头不语。
“二婶,你不说话是过不了关的”,王丽英继续说道:“我们有人证、物证,你想抵赖也不成,现在就看你的态度,看看能不能从轻发落”。
“闺女,你说我就一个寡妇”,黄树娟抬起头来说道:“我没有理由那么做啊”。
“你说没有理由,但是人家吴大磕巴亲眼看见,你脚下踩什么了,你不知道吗,这难倒是人家编的”?
“这个,这个,吴,吴大磕巴,就没安好心,整天算计我。我,我当时”,黄树娟有些结巴说道:“正在搞卫生,忽然,忽然一阵风刮来,把,把,那个刮下来,飘到我身后。我也没看到啊,扫地的时候往后一退,刚好就踩到了,这,这我也不是故意的呀”,黄树娟急得就要哭出来了。
“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王丽英说道:“黄树娟,你的话,我们会记录,到时候怎么处理你,等候通知,好,那你先回去吧”。
“小敏,我们今晚再住一宿,这里的工作就结束了”,王丽英说道:“姜组长说要到隔壁村去调查一个叫齐宝中的人”。
“丽英姐,那咱们这些记录怎么办”?汪小敏问道。
“整理好,交给姜组长,怎么处理,那就不关我们的事儿了”,王丽英笑道:“走吧,咱们回去找二凤吃晚饭去”。
“好嘞”,汪小敏收拾好资料跟随王丽英直奔二凤家而来。
吃过晚饭,几个姑娘围在一起,叽叽喳喳,不时传出嘻哈的笑声。
“丽英姐,你们的工作都做完了吧”,二凤问道。
“嗯,差不多了,明天我们就要到隔壁村去了, 这里的工作告一段落了”,王丽英回答道。
“那,丽英姐,昨天的故事还没讲完那,你走了怎么办”?二凤着急的说道。
“哈哈哈,我说胖丫呀,你怎么那么爱听故事呀”,汪小敏调笑着说道。
“小敏姐,我们比不了你,你可以跟着丽英姐走,走到哪听到哪”,说着话,二凤拉了拉王丽英的胳膊,央求着说道:“丽英姐,讲完再走吧,好不好啊”。
大凤也不言语,就在旁边听着,看不出愿不愿听,也看不出着不着急。
“昨天讲的啥故事来的”?王丽英故意卖个关子。
“梅花党”,二凤急忙说道。
“噢,我想想,讲到哪了…”。
“就是那个公安卧底躺在太平间,夜半十分,突然听到声响,公安眯眼一看,见墙面上…”,二凤记忆力倒是惊人,把故事复述的一字不差。
“哈哈哈,对对对,我说二凤啊,就你这记忆力,这口才,不用我讲故事了,我们大家都听你讲得了”,王丽英调侃道。
“哎呀,丽英姐,你就别卖关子了,我的好姐姐”。
“好,进被窝去”,姐妹四人呼啦啦齐上北炕,聚精会神的听王丽英讲故事:“只听得那面墙吧嗒一声 掉下一块墙砖,里面伸出一只手来…”
“啊”,众人听得目瞪口呆。
一夜无话,第二日早起,洗漱已毕,用过早餐,姜志军来到队部。
“孙书记,我们工作组在半山屯生产队的工作,得到了您和队部同志们的支持,非常感谢”。
“姜同志,说哪里话,到这就到家了,客气就见外了”,孙大明诚恳的说道。
“好,孙书记,情我领了,有机会到市里,找我,啊一定找我,咱们再聚聚”。
“一定,一定”,孙大明笑呵呵的说道。
“是这样,孙书记,我想临走前,再和您交代一件事,就是关于黄树娟的问题,你要安排人进行监控,主要还是她男人下落不明,又出了这档子事,我们不得不防啊。再就是要保护好吴大磕巴,防止坏人打击报复”。
“好,姜同志,这个觉悟我还是有的,放心吧”,孙大明爽快的答应了。
本来姜志军想交代好工作就出发,但是孙大明一再挽留,说还是吃过午饭再走,这样比较从容。否则现在走到邻村已经过晌了,人家也不好安排午饭,是不是。
姜志军等盛情难却,吃过午餐,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孙大明、刘慧兰、大凤、二凤等人一直送到村口,大家依依惜别。
“老嫂子,我们就要走了,等孙大哥回来,替我问好,感谢这些天的招待”。
“客气了姜同志,有机会再来玩啊”,刘慧兰微笑着说道。
大家正在道别,忽见一辆马车来到,孙大成跳下马车,惊异道:“姜同志,你们这是…”。
“噢,孙大哥,你回来的正好”,姜志军握住孙大成的手说道;“非常感谢这段时间给予我们工作组的照顾,有机会去市里一定要告诉我”。
“嘿嘿,客气了姜同志”。
“好,各位都回吧 再见了”。
姜志军亲自开车,一辆吉普载五个人有点挤,不过两个女同志比较瘦小,将就坐。
众人送走姜志军,回转村里,孙大明说道:“大成啊,这回回来了,过两天我给你组织一些人,咱们种瓜的事情要开始了,不然节气就要过了”。
“好,书记,放心吧”。
“嗯,大成啊,好好教教他们”。
“行,没问题”,孙大成说道:“那什么,书记,到家坐会儿不”。
“不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安排,回去先休息,明天咱们研究一下”。
“好的,书记,那我先回了”。
一家人前后回家了,刘慧兰见孩子们先一步进了家门,问道:“怎么回事,大成啊,你怎么空手回来了”?
“哎呀,别提了,一家子不让人省心”,孙大成烦道。
“到底怎么回事啊,也得要我弄个明白吧”,刘慧兰不满的说道。
“咱们放在编里的那些东西,别指望了”,孙大成十分丧气的说道。
“咋了,招贼了”,刘慧兰一脸疑惑。
“都让那个败家的郑贵臣给赌了,全赌光了,一个毛都没剩”,孙大成已经没力气进院了,蹲了下来。
刘慧兰听罢,五内俱焚,头晕目眩,两眼一黑,咣当倒地不起。孙大成见事不妙,慌忙喊叫,几个孩子连忙跑出来,把娘亲七手八脚抬进屋子,放到炕上,一顿呼叫。
“哎…呀…”刘慧兰总算上来了这口气,二凤赶忙端过水杯,刘慧兰两口温水下肚,感觉好了许多,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实在不想说话,泪水沿着眼角流了下来。
几个孩子吓坏了,文礼急道:“这到底时怎么回事呀”。
孙大成此时也不敢明说,只有闷不做声,大家都不明就里,一阵胡乱猜疑。
刘慧兰因此一病不起,在炕上将养了半月之久,这才慢慢起身,下地活动活动。期间村人多有探望,这不慧兰刚下地,就听见前院刘婶的大嗓门:“哟,嫂子,下地了,慢慢,慢点”,刘婶赶紧放下手里拿着的蓝子,双手扶住刘慧兰,说道:“现在你身子还很虚弱,走两步活动一下就行了,慢慢来,坐下,坐下”。
“她婶子,在屋子里久了,心里闷,出来透透风”,刘慧兰有气无力的说道。
“噢,孩子们那,都没在家”?
“都有事,出去了,本来嘱咐我了,不让乱动,实在是闷那”。
“嫂子,其实早就应该来看你了,只是一直不凑手,这十个鸡子儿给你补补”,刘婶说着把蓝子拿起,笑道:“蓝子可不送你呀,给我留着,下次好再给你拿鸡子儿”。
刘婶走进厨房,小心翼翼的把蓝子里的鸡子儿,一个个捡到一个大碗里,说道:“嫂子,要不我给你蒸一碗鸡蛋糕吃吃”?
“他婶子,不麻烦了,等下孩子们就回来了”,刘慧兰十分感激的说道。
两人正聊着,只见队长孙大明风风火火的走来,手上还提着水果罐头和盒式糕点,一进院就说道:“嫂子,我来看看你,早就应该来了,这不一直忙。再说我也不好意思来,一直没想好怎么说来看你,你看你病这么重,大成他又回不来”,孙大明放下礼品说道:“现在正是育苗的关键时期 地里离不开大成啊”。
“书记,我理解,你看你每次来都买东西,这让我实在是过意不去呀”,刘慧兰诚恳的说道。
“唉,嫂子,话不能这样说噢,你看哪次村里来工作组不是住在你家呀 ,你家为村里做了贡献 这都是应该的”。
“那什么,孙书记,你们有事情谈,那我先走了”,刘婶起身要走。
“唉,刘婶,别走 还有你的事那”。   “有我什么事啊,孙书记”,刘婶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嫂子,刚接到县里通知,说军队的宣传队要住到村里来,首长点名要住在你家,我这也是没办法,你看你这病…”。
“没事,孙书记,我好了,要住就住吧 说不定军人一来,这病魔就吓跑了”,刘慧兰强笑着说道。
“好,到时候看情况,不行的话再调整”,孙大明回头说道:“刘婶,你回去准备一下,首长的警卫班要住在你家,一来你家比较宽敞,二来你家离嫂子家最近”。
“哈哈,好啊,警卫班的,那肯定都是好小伙,说不定那个小伙子相中我家姑娘,那可就烧高香了”,刘婶得意的说道。
“哼,你想得美”,孙大明说道:“你知道不,部队上是不许谈对象的,你趁早死了这个心”。
“嫂子,这回不同以往,这可是政治任务,首长住在你家,你可要给我照顾好了,有什么困难,直接找我,听见没”,孙大明站起来说道:“刘婶,公事抓紧准备,私事把嫂子照顾好喽。那个嫂子,我还有事先走了,再来看你”,话音未落,人已经走了出去。
“孙书记,干嘛这么着急啊”,孙文礼正从外面回来 ,见书记走出去打招呼说道:“我还有事要找你那” 。
“正好,我有事情要通知你 ,告诉你弟弟妹妹,好好照顾你娘,家里不能没有人。尤其是你,你收拾一下立刻进城,你舅舅单位找你,我看你娘病着,没敢直接说,你看看怎么说,啊,自己拿个主意,我先走了”,书记大步流星向队部走去。
且说孙文智,现如今的手艺,也可以独立出去做活了。不像从前要哥哥孙文礼带着,才敢干。这不,在外村一干就是几个月,虽然没有工钱,但是管吃管住,还有地产赠送,也是相当不错的。
文智想回家了,就不再接活做了,有人家再三央求,却之不恭,便答应人家回来看看再过去。
文智收拾好行装,把各家奉送的地产打好包装,足足有五个包袱,装到马车上,付了脚钱,和村人挥手告别,一路直奔半山屯而来。
孙文智一进村,就明显感觉到了不同,村子的道路比以前干净了,家家户户的房山墙上都粘贴了醒目的标语,村里还不时传来操练的声音。
文智正纳闷间,马车已经停在了自家院门前的村道上,车老板帮忙卸下五件包袱,一声“驾”,马车随即吱扭扭吱扭扭又向乡道走去,这匹老马的脖子下吊着的铃铛,发出了有节奏的叮当声,似乎在招呼着下一个乘车人。
文智望着眼前这五个大包袱,四处张望,忽见从自己家院中走出两个当兵的,上前问道:“你们是…”。
两个当兵的见有人问话,说道:“请问您是…”。
“我是这家的,你们这是…”?
“欧,你是这家的,那你叫孙文智”?
“是啊,您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哎呀,一家人,快快去叫班长”,一个兵说道。另一个兵飞也似的去了,转瞬间来了七八个军人,大家七手八脚帮忙把包袱抬进院中,大叫道:“孙文智回来了”。
全家人都出来迎接,大凤连忙接过文智的背包,说道:“去了这么久,也不捎个信来,报个平安,咱娘特别惦记你”。
“大姐,总是想做完这个就回家,却又接了下一个。下次我会报平安的”。
“二哥最厉害,这包袱里都是什么好东西呀”,二凤小嘴特别甜的说道。
“哈哈,就你会说,当然都是好东西了”。
文信默默的跟着,一行人进了屋,刘慧兰淡定的说道:“回来了”。
“娘,我回来了”,文智小心的说道。
“嗯,回来就好,还没吃饭吧,你先洗洗手,我给你准备饭”。
“哎”,文智答应着,问道:“娘,那当兵的,是怎么回事”?
“部队上来咱村搞宣传,首长就住在咱家,这会儿不在,等下首长回来了,要有礼貌啊”。
“是,娘。那我哥那,怎么没见”。
“相亲去了,年龄不小了,也该有门亲了”。
“娘,你说部队的首长住咱家,那我哥去哪住啊”?
“'这些天住在瓜窝棚替你爹看地,正好让你爹也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刘慧兰继续说道:“你回来的正好,今天你哥回不来,你就去看地吧”。
文智满心的不愿意,但是也不敢说不去,面露怏怏之色。
一众当兵的手脚麻利,早已把文智带回的东西安置妥当,班长一声:“集合”。
几个兵齐刷刷跑到院子里,“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向右转,齐步走”,刷刷刷,一个班的战士整齐的走出了院子。
文智被这景象看得呆了,思绪飞向了遥远的天空,仿佛美丽的山川大地,都成了手中的画布…
“文智,想什么呢”?
一声高喊,把一脸憧憬的文智拉回到现实,原来母亲已经弄好饭菜,正在端上炕桌,说道:“赶紧趁热吃吧”。
“哎”!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有道:风动迎风展,无风柱擎天。风劲顶风猎,清风亦柔然。风趣思环宇,抱风舞翩跹。

百度搜索 荣礼闲话 天涯 荣礼闲话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荣礼闲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居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居散人并收藏荣礼闲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