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月战纪 天涯 十月战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爱新觉罗十一世皇帝载湉在一众太监宫女的簇拥下,来到西宫太后的门前。此刻天边刚现白光,空气微寒,皇帝披着一件薄披风,恭敬地等在门边,不时侧过头,谨慎地观察着宫中的动静。
宫殿中并无早起的迹象,窗内透不出一丝烛火,寂静无比。西太后似乎还没醒来,皇帝却明白,太后早已醒来,正在内间,一边接受丫鬟梳妆,一边阅读公文。然而他并没有办法,只得静候召见。
天边逐渐亮起,宫内却还没有动静。对这种情况,皇帝也束手无策。太后是权力的实际掌控者,而自己只是她执政合法性的依据罢了。
皇帝三岁登上皇位,当时懵懂无知,现在保有的只有零散的山呼万岁的画面,以及自己被吓哭的记忆。还有就是,那个坐在自己身后的女人。她镇定地坐在珠帘幕后,接受着众臣的朝拜,俨然一副君临天下的气势。
记事以来,几乎所有事都需要这位太后做决定。皇帝每天早上还要起个大早,到西宫跟太后道早安。一度他十分恼火,认为是这位太后害自己睡不得懒觉,赖在床上不起,表示自己才是九五之尊,不愿屈服于太后。
太后并未生气,而是吩咐宫人,不准皇帝走出房门一步。起初,年少气盛的皇帝打算一直和太后冷战下去。但是,得知一件事后,皇帝便服软了。
不知是有意无意,一些太监在门外谈论太后时,给皇帝偷听到了。
“你说,”一个太监说道,“皇上他惹谁不好,惹太后,就因为那么点儿小事儿。”
“就是,这太后啊,指定是生气了。”另一个尖利的嗓音道,“大人物,喜怒不形于色,不过,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小皇上可没好果子吃。”
“太后,是个狠角儿。连自己亲生儿子的命都可以不要,还能忍皇上?唉,得劝劝皇上,赶紧跟太后和好。不然,指不定哪天,我们的脑袋也得搬家!”
似乎这一番话对皇帝的内心有所触动,太后为了夺取权力而默许自己的亲生骨肉被暗杀,这在宫中已经是一个不能公开却又人尽皆知的秘闻。太后连自己亲儿子的生命都能舍弃,何况他这个承祧继位的皇帝。
皇帝终于还是服软了。
日影略显,久闭的宫门打开了。大太监李莲英走了出来,向皇帝行礼,并大开大殿的门,迎皇帝进入,其他人留在庭中等候。
殿内仍然昏暗沉闷,除了几点灯火和窗纸投进的曙光,别无他亮。摆在桌上的西洋钟机械呆板地滴答着,时针指向六与七之间。
皇帝取下披风,交给一旁的太监,绕过屏风,来到内室。
正中的雕花椅子上,太后穿戴整齐,慵懒地轻轻依靠在椅背上,左手持茶碟,右手轻捏起茶杯,小口啜饮着。
皇帝上前问早并行礼,一番繁琐的礼仪之后,太后吩咐皇帝坐下,开始交谈。
今早,皇帝来有其目的——对于朝鲜的局势,他需要咨询太后的意见。虽然太后一定已经有其想法并可以独自付诸实践,但皇帝还是希望参与处理政务,哪怕是知情也好。
“日本在朝鲜有动作,我大清前几日出兵被袭。您认为,我们下一步应当如何?”皇帝在一番寒暄后,进入正题。
“皇帝认为应当如何?”太后缓缓问道。
“还得请您明示。”皇帝又将话题推了回来。
太后又呷了一口茶,将茶具搁在一旁的案上。“您是皇帝,已经到了可以自个儿处理政务的时候了,我只能提提意见。”
皇帝并没有冒失地接下话茬。“此事重大,”他说道,“需要您来定夺。”
“本来嘛,”太后开口,不紧不慢地说道,“朝鲜是大清的番邦,人家有事解决不了,咱们这个宗主应当帮帮忙。”
“您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继续派军队进入朝鲜?”皇帝问道。
“当然。”太后说道,“但还不仅如此。”
沉默了一两秒后,太后接着说道:“据说,咱们那条运兵的船,是英吉利国的?”
皇帝想了一下,说道:“是的。”
“以我的意思,”太后略略坐正了些,“出兵自然是要出的,但是,我不想在这段时间里动刀动枪。皇帝可以让总理衙门,给英吉利国发个照会,说说清楚,让他们从中调停。然后告诉辽东,把军队整好,但万不可轻举妄动。”
“明白。我这就去办。儿臣告退。”皇帝起身,准备离开。太后叫住了他。
“慢着,”她说道,“皇帝近日国事操劳,可以多休息休息,颐和园是个不错的去处。”
皇帝愣了一下,接过太监送来的披肩,披好,却不禁感到一阵恶寒。
狐狸用四只爪子牢牢地吸附住粗粝的树干,慢慢往上爬去。日影从郁郁葱葱的树冠间散落,映在狐狸火红色的皮毛上,为他涂上了点点别样的花纹。
在树干的高处,一枝藤蔓攀附着、蜿蜒着,上面点缀有红色的浆果,看起来多汁美味。小狐狸努力向上爬着,一步,两步,终于,他的右爪接触到了藤蔓上的一片绿叶。
他将左爪向上伸去,希望抓下一把果实。他欣喜不已,鲜红的眼眸星星点点地闪着光,和阳光比拼着闪耀的程度。可是,那份喜悦突然变成了惊恐——他脚爪下踩着的树皮脱落了,那干枯的木片已无法为他助力。
失重感。他感到自己在下落。他伸直手臂,小爪子向上抓着,希望抓住那美好的藤蔓,却无能为力。
那是棵满高的树,足有六七米。
他感到害怕,蓬松柔软的大尾巴此刻紧绷起来,并本能地伸向他的背后。
自己好像砸在了一个柔软的物体上,或许是自己的尾巴,或许是……
他的脑袋似乎已经停止运作,无法为他提供任何猜想,而是让撕裂的疼痛从头部蔓延至全身。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向后看去。
那是一团黑色的皮毛,烟雾一般柔软轻盈。
狐狸缓缓睁开眼睛,眼前已经不再是树林的景象,而是熟悉的房间。棕红色的天花板,上面印着西垂的太阳从窗户下方投射进来的光格。用爪子探探,是柔软的床。翕动鼻子,是熟悉的气味。
做了一个梦吗?狐狸想坐起身,身体却传来一阵酸痛,头上也隐隐作痛。他活动着面部,感觉到额头和耳朵之间缠着一圈绷带。
看来,不是梦。
对了,他在哪儿?
左右环顾,除了整齐排列的书架,没有其他人在。落地窗前的矮桌上,放着一个小茶壶,正冒着袅袅烟气。他想,房间在不久前应该被人造访过。
他坐直身体,慢慢挪动到床沿,下床,朝门口走去。
一打开门,两名女佣便凑上前来,惊喜地说着“少爷”“您醒了”“上帝保佑”“太好了”之类的话。狐狸眨眨眼,回忆着有关这两人的信息,最终得出结论:她们是纽约那边的家中的女佣人。
一名女佣快步离开,另一名则走上前来,一边嘘寒问暖,一边请小狐狸回到床上躺好,为他盖好被子,并倒了一杯热茶,服侍他喝下。
小狐狸没有说话,静静地靠坐在床头,若有所思。他看了一眼在一旁忙活的女佣,接着就把视线固定在前方的书架上了。
没过几分钟,房门再次打开。女佣立在门边,微微欠身,一只穿着宽大居家服的高大的狐兽人走了进来。他慢慢踱到床前,坐在椅子上。
“醒了?”高大的狐狸问道,声音平缓,但有力。
床上的小狐狸点点头。
“身上不疼了吧?”
“还有点疼。”
高大的狐狸微微张开嘴,像是在笑:“那就没事了。过几天你就能恢复往常了。”
小狐狸眨了眨眼,问道:“小黑呢?他在哪儿?”
高大的狐狸已经起身,用手爪轻轻抚摸着小狐狸被绷带包住的脑袋,轻描淡写地说:“他回乡下了。”
“为什么啊?”小狐狸小声叫道,“他救了我。”
“但是也是他把你带进林子的。我是让他照顾你、保护你的,他放任你爬上树,让你摔伤了。我给了他遣散费,他回他的老家了。”
“我不怪他,我想要他陪着我,让他回来。”小狐狸半是乞求,半是强迫地说道。
“他自己也感到很愧疚,其实,是他自愿离开的。”
“那带我去找他,我自己跟他说明情况。”
高大狐狸的表情变得严肃紧绷,语气也强硬起来:“你找不见他了。他是从穷村子里出去的,我想,他应该找另一个地方做工了吧。他没向我透露,我,”他耸耸肩,“无能为力。”
小狐狸的耳朵耷拉下来,牙齿紧咬,红色的眼眸模糊起来,脸上的绒毛顺着眼角倒伏下来,形成两道长长的印记。
高大狐狸的目光稍显柔和,说道:“我可以给你找个新的玩伴,如果你想的话。”
“我不要!”小狐狸终于爆发了,几乎是把这一句话吼出来的,“我只要他。”
高大狐狸没有说话,转身迈出了房门。
房间渐暗,最后完全陷入了黑暗。

百度搜索 十月战纪 天涯 十月战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月战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白化的黑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化的黑猫并收藏十月战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