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沅水的岸边 天涯 沅水的岸边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萍子干笑几声,说道:
“看来也不是什么雄角子,即然敢出来做强盗,还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看来也没什么自信吧。识像的就赶快让开,要不然就不要怪你姑奶奶的剑不认人。”
明双一看是紫衣姑娘萍子,悄悄对杨柳岸说:
“看样子不只是一枝花辣,看来个个都是红辣椒。怎样?你来会会她还是我来?”
两人见萍子的脸冷如冰雪,一双杏眼怒目而对,也着实让人感到一丝寒颤,杨柳岸此时的心中己有了一丝怯意。明双又说道:
“今天如没本事制服她,我看你天天想也是白想了。”
说完露出一股狞笑的样子看着杨柳岸。
一枝花等人见这俩人也没了言语,又没了动作,看来俩人在商量着什么。提马缓缓来到萍子身边问道:
“是否要帮忙?”
“没事,能应付,你去保护大人要紧。”
萍子见俩人无动静冷冷地说道:
“怕了就滚,省得脏了我的长剑”。
杨柳岸依然直视她的眼睛,仿佛有几分悲伤。难道就这样输了吗?
看见萍子的眼神,几乎令他这样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四处征战的武士也为之一震。
当然,己在明双面前夸下海口,岂能不战而退,他还是缓缓地拔出长剑,头上己挂上了汗珠,突然一滴汗雨落下,掉在胸前的剑刃上,汗滴和长剑接触的舜间飞溅而出。
两人相隔两丈,见萍子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最后竟微微笑了起来。
她此时的笑容中没有一丝柔美,仿佛一朵开在冷雨中的蔷薇,寂寞,孤独,美丽,而又充满了戒备。
那样的笑容,让杨柳岸看呆了。没想到这样的女子竟然也会笑!
只是在他怔住的一刹,紫红的剑光从萍子的袖中流出。还不及他提剑反击,那一抹紫色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杨柳岸立即紧拉缰绳,连人带马硬生生的退了几步!
杨柳岸突然意识到,对于萍子来说这可是在战场,她会毫不留情,精神一振,恢复到了武士的状态。
青色的剑光终于冲天而起,剑在空中虚虚实实的走了几个剑花,如毒蛇吐芯一般,直刺萍子的眉心。
但只是这一招,几乎达到了他毕生所学的颠峰。而萍子只是轻轻长剑一挑,竟凭空消失了!待他收剑,后退,她己下马出现在十丈之外。杨柳岸也跃身下马。
刹时,两人同时出剑,直奔对方而来,都快如电光。
就在两剑相交时,两股剑气发生了冲撞,发出“叮”的一声响,杨柳岸的剑竟被震脱出手。
他满眼震惊。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之快的败给了对手。况且对方还是个女子。
萍子见杨柳岸剑己脱手,缓缓来到杨柳岸面前讽刺的问道:
“可还要买路线?”
明双见状,走上前来忙说:
“对不起,冒犯了女俠,我们走。”
一把拉回杨柳岸,慌忙中扯掉了杨柳岸的蒙面布。大人一看到他的脸,突然感到在那儿见过。
杨柳岸与明双翻身上马,往哨楼方向奔去。看见他们狼狈的逃去,萍子等人大笑不已。屈平寻思着应该在那儿见过。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说道:
“我认识他们,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了。”
一枝花问:
“大人初来乍到,怎会认识此地的强盗?”
“这里不是夜郎国刺探情报的哨楼吗?那他们就应该是夜郎的探子。上次在浦市的悦来客栈里我见此两人怱怱进得店来,马上进入了后室,然后官兵马上就到盘查细作,掌柜的把官兵忽悠过去了,然后我在客栈的楼上屋间里透过窗户看他们在交谈。原来在浦市水驿出现的细作就是这里的。”
“原来如此,那他们也跑得够快了,竟然让他们溜了。”
见他们溜了,红梅说道:
“即己然有惊无险,也不便于再追。为了大人的安全,现在就返回城里吧。”
傍晚,大家回到了辰阳城内,大人回客房休息,红梅、萍子来到辰阳长郎戈处,永德将军也在,于是向他们说明了在巴茅山遇险的情况。
郎戈一听道:
“看来夜郎小儿确己有了异心,想完全脱离我大楚,永德,传令磨子营岱勇,马上对浦市悦来客栈查封。”
“诺!将军。”
说完立即走出了大堂。
第二天早餐后,屈平来到来到郎戈处对郎戈说:
“郎将军,我己在此逗留了几日,我想我应该不能再耽搁了,想在明天就出发,你看可行?”
“大人,我多么想你能在此多待些日子,还有许多事要请教。”
“郎大人,太客气了,你看我在这里每天都安排人陪伴,反而给你们带来极大的麻烦。”
“大人执意要走,好吧,那明天早上我安排船只,今天晚上我们在望江楼为大人践行。”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晚饭后,大人来到窗前,滔滔沅江静静流淌,江面上的渔火星星点点,如星如月。对面的丹山在黑夜中就像立在眼前的壁板档住了视线,产生了强烈的压抑感。眼睛移向丹山的左边,沅水、辰水的交汇处又是如此的宽阔,月光下辰水就像一匹绵段,微起的波澜在耀眼的闪动,远处的山峦在夜色中只剩下淡淡的轮廓。
所谓明月下最易引起感慨,此情此景,勾起了他的无限思绪,自己一生抱负,如今竞报国无门。自己一路涉江而来,经历的坚辛又好比自己的一生,历经坎坷,突然放声呤道:
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
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
被明月兮佩宝璐。
世混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
驾青虬兮骖白螭,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
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
与日月兮同光。
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济乎江湘。
乘鄂渚而反顾兮,欸秋冬之绪风。
步余马兮山皋,邸余车兮方林。
乘舲船余上沅兮,齐吴榜以击汰。
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疑滞。
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
…………
呤罢,屈平转过身来,见郎戈将军等众人站立身后,静静观之。赶忙对大家施礼。说道:
“失态了,扰了大家的酒兴。”
郎戈将军说:
“不不不,倒是我们乱了大人的思绪,一首好歌,一气呵成,真是千古绝唱,也让我辰阳永存天地,万世生辉。”
从此,辰阳这望江楼上留下千古名篇。成就一段佳话。
九月的早晨,中南门码头边,江水在微风推送下轻轻的拍打着岸边的石头。石崖上悬下的绿藤随风摇摆。岩石上的吊脚楼顶飘起了淡淡的炊烟。码头上来来往往的人,挑担的、搬货的。热闹非凡,码头中间,一条大帆船静静的泊在那里随波起伏。
这条大船是条官船、有高大的风帆桅杆,船仓很高,人可直立于中,由几名士兵操控。一条跳板连接在码头上。
中南门城门里走出一行人来。屈平和郎戈将军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九哥、永德、春兔、刘远、红梅、萍子、静亦、雪里梅等人。
一行人来到大船旁,屈平双手相叠,深施一礼,对大家说:
“大家请留步,几日来多有打扰,老夫在这里谢谢大家的盛情款待。就此告辞了。”
郎戈说: “大人,说那里话,抛开这官场之上,论年龄、论学识,你都是我等的长辈和老师,这都是我们后辈们应该的。只希望大人一路顺风。这次我派了你见过的刘远、春兔和雪里梅姑娘与你同行至叙县再返回。”
“谢谢将军的周到安排,那就告辞了。”
大家说道:“大人保重,一路顺风。”
随即大家登船而去。
“升帆!”
随着士兵的一连串操作,大船离开了码头。船至江中,屈平回眸辰阳,左看大酉山九岭峰如龟蛇游动。蜿蜒绵绵。望碧水丹山,两江汇合,滔声阵阵。右看辰阳吊脚楼千柱万柱,美纶美唤,熊首山如万马奔腾,气势磅礴。无愧谓之辰阳也。
进得仓来,里面很宽敞,当中一张小桌,四周放着椅子。屈平来到前面坐下,九哥上了茶水,屈平招呼大家一起坐下。
大家坐定,屈平一一寻问了他们的情况。大家有说有笑,见大人平易近人,也都消除了拘谨之意欣然作答。
雪里梅见大人放松了心情便说:
“自从大人来到此地,听了你的介绍,是我这个长期生长于此的人更加了解了自己的家乡。方知道还有如此大的天下,大人可否给我们讲讲你所说的都城是如何的呢?”
春兔及刘远等也附和道:
“是啊,除了辰阳、浦市,我们都没出去过任何地方了。”
“好吧,那我就说说我们大楚的都城。
那就从我们大王的宫殿谈起吧,大王的殿比整个辰阳城还大,沿南北轴线,最前面是辕门、依次有十九进院落,当然最中间就是大王上朝的宫殿,此地全是用上好的黑玉铺造的地面,白玉的栏杆,处处闪耀着温润的光芒,红墙青瓦,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几个大字‘上书宫’。
这里宽阔,华丽,真可谓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宫殿的四角高高翘起,优美得像四只展翅欲飞的燕子。
宫外宽敞的道路纵横交错,街道两边一眼望不到头的商铺,辆辆马车来回奔走,有官车,私车,马车、牛车,挑担的,行走的,骑马的,还有来自外域的有几匹大小的大象、骆驼等,以及来自域外金发碧眼的域外人。”
雪里挴有些吃惊问道:
“金发碧眼?还有这样的人,那不是像鬼一样吗?”
“是的,他们眼睛深陷,高鼻梁。操作我们听不懂的语言。除了这些,街道上还有各种讨生活的生计,如耍把式、卖艺的,整天热闹非凡,熙熙攘攘。
到了晚上,处处灯笼高悬,街道如同白昼,由其那挂着灯笼的画舫游走在水面上,倒影相互映衬,真是美轮美奂。如到了节日里,那炫丽多彩的烟花腾空而起伴随着响声在天空里开花那真是美不胜收。”
听着屈平生动的描述,几个人都听得张大了嘴巴,那种憧憬的样子,仿佛那炫丽的烟花就在眼前开放。
屈平见几人听得如迷,便停了下来说道:
“今天就到此吧。该说的几天都说不完。有机会还是你们自己去看吧。”
此时隐隐约约传来一曲优美的琴声,如水晶珠帘逶迤倾泻,指尖起落间琴音流淌,或虚或实,变化无常,似幽涧滴泉清冽空灵、玲珑剔透,而后水聚成淙淙潺潺的强流,以顽强的生命力穿过层峦叠嶂、暗礁险滩,汇入波涛翻滚的江海,最终趋于平静,只余悠悠泛音,似鱼跃水面偶然溅起的浪花。
是谁在此江中弹出如此豪迈之曲?屈平等人走出船仓,只见船只的前面出现了一左一右两条河道,两边则是高山,中间陆地的岩石上一位男子白衣飘飘,黑发流动。这壮美的琴声便来自这里。屈平问道:
“此为何地?”
红梅回道:“大人,此地唤作橘木州,地处沅江中间,被江水包围。独立成岛。长约三里、宽一里。岛上住有百十户人家。两边河道都可通航。”
这里的水似乎比刚才湍急些,四条大汉用竹槁撑船加上鼓满的风帆,大船缓缓上行。屈平观察州上,全州覆盖着绿油油的橘树,此季节正是柑橘将要成熟的时节。他自言自语道:
“看来地方也不大,而且地势也不是很高,多年前的滔天洪水都没有淹过水吗?”
红梅说: “据我所知,几百年来从来没有听说被淹过。”
这时春兔接腔道:
“我听橘木州老人们讲,那是因为是神龟在帮他们。每到涨水季节,神龟就将橘木州驮起,所以当地人说水涨州也长,因此他们也从不担心会被水淹。”
屈平说:“这么小的地方,住了几百人,他们何以为计?”
红梅说:“这里和所有住在水边的人一样,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因此这里家家有船,靠打鱼为计。但这里与别的地方不所不同。还有一个重要生计。…”
屈平笑着打断了她的话:
“这我应该知道了。请看那遍布全州的黄橙橙的柑橘压弯了技头。另一个生计就是这个啰。”

百度搜索 沅水的岸边 天涯 沅水的岸边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沅水的岸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团M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团M长并收藏沅水的岸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