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疫苗疑云 天涯 疫苗疑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也说不准,只有一点点怀疑,可能性比较小,就是关于真菌的次级代谢物”丁建楠说
“您是说真菌在肠道上生长,真菌的次级代谢物被肠道吸收”李亚男说。
“对,在孢子发芽长成真菌之后,真菌就会产生次级代谢物,有可能是真菌的次级代谢物造成的受害者肝肾功能异常”丁建楠说
“真菌在小肠这里繁殖,真菌代谢的有毒物质被小肠吸收至血液,然后随着血液进入肝肾,最终导致肝脏、肾脏衰竭。”李亚男说
“对,就是这个道理,如果这些真菌的次级代谢物与肝肾中毒的物质相同,就说明是真菌就是幕后的罪魁祸首”丁建楠说
“他们都吃了发霉的东西啦”李亚男问
“这个真菌和常见食物发霉的霉菌不一样,菌丝形态和孢子形态都不常见,再查一查死者身体其他部位还有没有这种真菌了”丁建楠说
俩人开始对尸体进行更加细致了解剖分析,但是并没有什么其他发现。
第二天一大早丁建楠和李亚男就来到了试验室。
二人换好白大褂,戴好手套和口罩。
丁建楠打开温箱,取出三个培养皿,经过菌丝分裂,里面已经有不少真菌了。
”你去取些死者的中毒物质样本,再拿几个保鲜盒,准备好,我去李昂那里做生化对比分析”丁建楠说
一会儿李亚男把盛有中毒物质的小瓶和保鲜盒交给了丁建楠,丁建楠把培养皿放入保鲜盒,下楼开车去找李昂。
丁建楠拿着两份样本直接来到试验室找李昂。
李昂早已在试验室等待。
“培养的怎么样?”李昂问
“三个样本都培养出真菌了,而且三个死者体内真菌一样,我怀疑是这些真菌的代谢物导致受害者死亡。”丁建楠说
“存在这种可能性,咱们今天就是提取培养皿中的真菌代谢物,然后再用这些代谢物和死者中毒物质进行对比,看看对比结果是否一致”李昂说
“对,就是这个意思”丁建楠说
边说丁建楠边从三个保鲜盒里取出了三个培养皿,放在了工作台上
“注意安全啊,都是剧毒物质”丁建楠说
李昂冲丁建楠点了点头。
李昂用滴管分别对三个培养皿中滴了一些试剂。过了几分钟后又滴入了另外一种试剂,然后用滤纸分别过滤了三个培养皿里的试剂。随后将滤出的三份试剂和含有死者中毒物质的试剂依次放入测试仪中进行测试,最后生成测试结果,结果完全一致。
“看来死者就是由真菌次级代谢物导致的死亡,可是这真菌是如何进入到死者体内的呢,就算到了受害者体内,受害者一天之内就会出现中毒现象啊,三个死者死亡前几天的轨迹石浩都调查过了,没有太多异样啊”丁建楠说
“你是否考虑过受害者摄入的是孢子,孢子发芽过程中是不会产生次级代谢物的,只有生长成真菌成体后才会产生次级代谢物的。”李昂说
“但是一般孢子发展成真菌也就一两天的时间”丁建楠说
“你还是试验检测一下吧,有些真菌孢子从休眠状态发展到真菌需要的时间可不短”李昂说
“这确实是个突破口,孢子发芽试验有什么注意事项吗?”丁建楠问
“孢子粉提取后一定要低温风干48小时后再做发芽试验”李昂说
丁建楠回到局里,把试验内容告诉了李亚男,两人一起开始进行孢子发芽时间测试实验。
王金生完成对鼎盛医药公司的初步调查后次日到办公室。
“怎么样,鼎盛医药公司那边有什么消息吗”石浩一见到王金生问
“我看了田卫东与鼎盛医药公司签订的出资合同,鼎盛医药公司为田卫东的疫苗研制提供资金,疫苗研制成功后鼎盛医药公司享有优先生产权,鼎盛医药公司没有与田卫东固定的技术联络人,只是田卫东定期向鼎盛医药公司报告疫苗研制进度,再有就是几个公司的技术人员都不太了解卵巢癌疫苗的后遗症问题。”王金生说
“见到公司高管了吗?”石浩问
“见到了一位叫叶兴旺,他说他知道田卫东去年发生交通事故的事情,还说他们公司在田卫东死之前就已经取消了为卵巢癌疫苗研制的出资项目,田卫东和鼎盛医药公司和平解约没有发生任何纠纷,解约之后田卫东与鼎盛医药公司就没有什么来往了,而且他也不清楚卵巢癌疫苗后遗症的问题。”王金生说
“叶兴旺在公司里负责什么?”石浩问
“这个就不清楚了,公司里其他人都称呼他为叶总,他说他们公司只关心技术成果转化,疫苗的研制过程公司并不太关注。”王金生说
“咱们要对公司股东和高管进行背景调查和通讯调查”石浩说
几天过去对鼎盛医药公司的调查没有获得实质性进展。
卵巢癌疫苗的主要研制者田卫东因为交通事故已于去年死亡,参与试验的五名志愿者已有三人死亡,而这三人的日常生活没有任何交集。另外两名志愿者一位是李昂的妻子,另一位闫睿航已移居国外。卵巢癌疫苗试验的其他研制参与者,都只是部分参与了研制,只有田卫东经历研制的全部过程。田卫东的死和三名疫苗志愿者的死有没有关系呢,石浩问着自己。石浩调查了解到田卫东还与其他几个制药厂有过联系。
“田卫东与其他药厂都是什么合作项目呢?”王金生问石浩
“田卫东的妻子说田卫东与其他药厂的合作也就是做一些内部培训并为药厂提供一些技术支持,不牵扯重大利益关系的合作,而且他妻子说田卫东和药厂之间合作都比较愉快。”石浩说
“交通肇事致死案,不知道是普通的肇事逃逸,还是谋杀案件”王京生说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案情没有什么进展。
丁建楠的真菌孢子发芽试验也在进行着,一连十几天过去了,真菌孢子没有任何变化,丁建楠急切的心情中又萌发着希望,急切是真菌孢子不发芽就没有试验结果,希望是孢子的发芽时间越长对案件提供的线索就越有价值。可是又担心这种真菌是不依靠孢子进行繁殖的。
一天正当石浩一筹莫展的时候,丁建楠突然闯进了他的办公室办公室。
“怎么了建楠?”石浩问
“发芽了,发芽了,从死者体内找到的真菌,经过试验我们发现孢子发展到真菌,一共用了26天”丁建楠说
“这说明什么呢?”石浩问
“孢子是无毒的,孢子只有发展到真菌,真菌才会代谢出有毒物质从而损害肝肾功能。我们做的试验就是测试孢子多少天可以发展到真菌,受害者体内的这种真菌孢子要经过26天才能发展成为真菌,也就是说受害者服用了真菌孢子要一直等到第26天才会出现中毒现象。”丁建楠说
石浩恍然大悟,不停的点头。
“那就是说要调查死者死亡前第26天的行动轨迹?”石浩问道
“对,26天左右吧,死者应该就是在这个时间点摄入真菌孢子的”丁建楠说
也许是线索来的太突然,石浩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石浩掏出了两根烟递给了丁建楠一根,自己点上了一根,猛吸了几口。
“调查三位死者中毒前的第24至28天五天内的行动轨迹,找一找有没有共同点,看看能不能发现凶手”石浩说
“对,就是看受害者这五天的行动轨迹能不能找到突破点了”丁建楠说
石浩电话联系,将王金生叫回了办公室,向他讲明了丁建楠的试验发现。
石浩和王金生开始对死者的家属、同事、朋友进行访问,访问的主要内容就是死者中毒前的第24至28天五天内的行动轨迹。
几天下来调查发现王毅和汤萌萌都在中毒前的去过一个叫作春风的理发店理发,郭朝辉尚不清楚是否也去过这家理发店。这个发现似乎给石浩和王金生注入了一针兴奋剂。
石浩认为春风理发店是王毅和汤萌萌的唯一交集,对春风理发店的调查一定能为案情找到突破口。
“怎样调查春风理发店才能不打草惊蛇呢?”石浩问道
“例行检查居住证,采集人员信息,从人员信息里面筛选犯罪嫌疑人”王金生说。
“你说受害人会不会是在理发店里面中的毒?”石浩问
“有可能是,那就要调取理发店内部的监控录像了”王金生说
“咱们就以警察的身份去理发店,就说最近有一个外地盗窃通缉犯怀疑来到本地区,所以要对本辖区的监控录像进行调取。咱们把监控录像拷贝到局里再仔细检查,检查监控录像的时间起点就是受害者死亡前的一个月”石浩说
“可以,这个方法好”王金生说
石浩和王金生继续细致的讨论了对理发店的调查方案并对理发店的周边环境进行了调查。这个理发店坐落在本市的一个高档社区内,理发店门面豪华,理发店还有美甲和纹眉的项目。
石浩与王金生穿着便装来到理发店。
“你们经理在吗?”王金生问道
“您有什么事吗?“前台一位服务员问道
“最近有个外地通缉犯怀疑流窜到本地,我们需要检查咱们本地商家的监控录像,追踪一下线索。”王金生说
不一会经理从外面走了进来,讲明身份之后,理发店经理将石浩和王金生带到了监控电脑前。
“你们监控保留多久?“石浩问
”三个月,超过三个月电脑就自动删除了”经理说
“三个月,好,我们都考走”石浩说
石浩和王金生为了消除经理的怀疑还拿出了一张外地流窜嫌疑犯的照片,问经理是否见过这个人。经理表示没有见过这个人。
王金生将硬盘连接到了监控电脑上,将理发店室内和室外的监控录像全都拷贝到了硬盘上。
回到局里二人如获至宝,王金生小心翼翼的从包中拿出硬盘,慢慢的平稳放在桌上,然后用数据线将硬盘与办公室电脑连接上。
石浩从抽屉里拿出记录本,翻了几页说“先检查王毅有没有去过这家理发店,时间从六月三十日到七月四日。”
“这个店的监控还是比较全面的,几乎各个角度都有摄像头”王金生说
“这正利于咱们破案啊,先从大门的摄像头检查”石浩说
王金生操作电脑,二人仔细盯着电脑屏幕,没有一会儿工夫二人发现了王毅的身影。
电脑显示七月一日下午五点四十,王毅走进了理发店,一位理发师走过来迎接王毅,并安排王毅洗发,洗发过程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洗完发之后洗发人员又为王毅做了大约二十分钟的肩颈按摩。电脑显示从王毅进了理发店,石浩和王金生就不再用快进观看了,而是用正常速度观看,两人瞪大眼睛紧盯电脑屏幕,生怕错过任何细节。
王毅洗过头后,坐在座位上等待理发师过来,一会儿就是迎接王毅的那个理发师走了过来,并递给了王毅一杯饮料。
“这是什么饮料?”石浩说
“像是咖啡”王金生边说边记下时间点,并开始调取从王毅进店后理发师的视频。
理发师在王毅进门之前还在给另一个客人理发,发现王毅进来之后主动上前打招呼,并安排洗头,可以看的出理发师对王毅非常热情,之后理发师继续为自己的客人理发,理完发之后理发师坐在位子上等待王毅,在王毅洗完发之后理发师亲自端来一杯像咖啡的饮料,王毅喝了一口后,理发师开始为王毅理发,之后一切正常,理发结束后理发师送王毅走出了理发店。饮料的冲泡过程正好是摄像头的死角,摄像视频里无法找到。
“这咖啡可能有问题”石浩说
“咱们再查一下汤萌萌的视频吧”王金生说
石浩翻了翻记录本说“时间是七月八号到七月十三号”。
二人又开始紧盯屏幕进行查看,不一会儿就从大门影像中看到了汤萌萌的身影,还是那位理发师主动出门迎接,并安排人员为汤萌萌洗头并作肩颈按摩,只是这次没有为别人理发,而是一直在等待为汤萌萌理发,汤萌萌肩颈按摩完成后,理发师同样端来一杯像咖啡的饮料,汤萌萌喝过后,理发师开始为汤萌萌理发,理发结束后理发师同样送汤萌萌走出理发店。
“再看看有没有郭朝晖的影像”石浩说
“对,我也是想找找郭朝晖的视频,虽然家属没印象她来过,但我觉得郭朝晖应该来过这里”王金生说
石浩把起止时间告诉了王金生,二人开始仔细查找视频,果然郭朝晖也同样出现在了这家理发店,还是这位理发师主动迎接,还是喝了一杯像咖啡的饮料,还是主动送出门。
“三个死者都喝了这个像咖啡的饮料,这个理发师并没有给别的客人主动送饮料”王金生说
“对,关键是汤萌萌和郭朝晖的住址离这家理发店都不近,为什么大老远来这里理发呢?”石浩问
“难道李昂的妻子孙丽丽没有来过这家理发店吗?”王金生说
“对,把孙丽丽请来,看看她是否也来过这家理发店”石浩说
孙丽丽在家呆了有一个多月,对案件的进展也一直十分关心,可是最近一直没有听到案件有什么新的消息,在家正感到无可奈何时,接到了石浩的电话,请她来局里配合一下调查案情,孙丽丽感觉又看到了曙光。
石浩派专人专车将孙丽丽拉到了公安局,孙丽丽来到办公室与石浩王京生一起观看视频。
“春风理发店,对,就是这家,我收到过他们的礼券呢”孙丽丽说
“那这个人你见过吗?”王金生将视频定格在了为王毅和汤萌萌理发的理发师画面。
“这个人叫阿良,他做市场调查时送的我礼券,第一次礼券我是给我老公用了”孙丽丽说
“具体情况是怎样的,你讲一讲”石浩说
“大概在两个月前,我下班从学校出来,迎面走来一个年轻人,他说他叫阿良,是春风理发店的特级理发师,今天出来专门做市场调查,希望我能帮忙填个表,说会送我理发店礼券,可以免费理发,我当时还挺高兴的,觉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那个阿良还说去之前给他打个电话,到时他好安排时间帮我理发,领了礼券我就回家了,当时我才做过头发,就把礼券给李昂用了,我给阿良打电话说我老公去理发时,阿良还有些遗憾,说有机会还会给我礼券,希望能为我做头发。后来就在我受你们保护前阿良又到我们学校这里做活动,又给了我一张礼券,还叮嘱我一定要去,可以免费送我一次头发高级保养,这不礼券还在家呢,我本打算等案情明了了后,我再去理发的。”孙丽丽说
“你如果去理发了,可能就不能在这里了”王金生说
“啊,你是说阿良就是杀人犯”孙丽丽吃惊的说
石浩与王金生带着孙丽丽完整的看了理发店的视频,并跟她说了怀疑阿良给客户喝的饮料有问题。
“太可怕了,多亏我没去理发,不然成受害者了”孙丽丽说。
石浩请孙丽丽再次确认了为王毅和汤萌萌理发的理发师就是阿良,然后派人将孙丽丽送回家了,并叮嘱孙丽丽如果阿良给她打电话就说最近工作比较忙,过些阵子再去理发。
怀疑毕竟是怀疑,咖啡是否具有毒性还要有事实作为证据。
石浩将丁建楠和李亚男一起叫到办公室,商议如何取证的问题,最后商议结果是让李亚男陪同孙丽丽一起去春风理发店找阿良理发,如果阿良同样端上一杯咖啡的话就让孙丽丽将咖啡调换,从而即取到了证物又没有打草惊蛇。
案件有很多疑点石浩和王京生还是无法想通,如果这王毅、汤萌萌,郭朝晖三人是理发师所杀,那么杀人动机是什么?而且这种谋杀方法一个理发师怎么能够掌握呢?只有取到证物,正式对阿良进行审问才能得到最终答案。
次日上午石浩再次派人将孙丽丽接到了办公室,并告知孙丽丽希望她能配合案件调查去春风理发店找阿良理个发,李亚男会陪同她一起去,并会将那杯咖啡调包,确保孙丽丽的安全。
孙丽丽担心自己的安全开始没有同意。
石浩说“我们会在理发店外面安排同事保护你,身边有李亚男保护你,你的安全是这次行动的重中之重,案件不破你永远处于危险之中,只有破了案你才能真正安全“
“那我只把饮料接过来,不喝可以吧”孙丽丽说
“喝还是要喝的,你要是不喝的话阿良有可能会产生疑心,从而逃跑,这样的话对破案很不利”石浩说
“那怎样才能确保我喝的饮料是无毒的呢”孙丽丽问道
“各个环节我们都考虑到了,包括饮料的调包环节,只有李亚男让你喝饮料的时候你再喝就没有问题”石浩说
一上午李亚男和孙丽丽反复进行着演练。
中午孙丽丽给阿良打了电话约定傍晚去理发。
傍晚时分孙丽丽开车载着李亚男来到春风理发店理发,孙丽丽在前李亚男在后一起走进了理发店。
“您好,二位都理发吗?”理发店前台问道
“啊,我们预约了阿良”孙丽丽说
正说着阿良从店里迎了过来“丽丽姐,您好,上回您老公的头发剪的还满意吧”阿良说
“挺好的,这是我同事,你给我理完了,她也想理一个”孙丽丽说
“没问题,现在正好客人少,您不用等,您先到里面洗个发”说着阿良将孙丽丽安排去洗发,并把李亚男让到沙发休息等候。
李亚男观察着这店里的环境,装修豪华,卫生整洁,在收款台对面有一台饮水机,饮水机旁边放着红茶包和咖啡包,李亚男走到饮水机旁边从旁边抽出一纸杯接了杯白水并拿了包咖啡向店外走去。
“我去外面打个电话”李亚男和店员说
李亚男走出店门假装打电话的样子向理发店旁边小路走去,转进小路,李亚男将纸杯中的白水倒掉,把理发店的咖啡包递给了等待的同事,然后从书包中拿出了自己的一瓶咖啡,将纸杯续满,缓步回到了理发店,这时孙丽丽还在做肩颈按摩,李亚男回到沙发上看着手机。
一会儿工夫孙丽丽做完肩颈按摩回到了理发大厅,阿良端着一杯咖啡向孙丽丽走来,招呼孙丽丽坐下,并把咖啡递到了孙丽丽的手中。
这时李亚男也走了过来,对阿良说“阿良帮我拿个染发色样来吧,我看看”
“好嘞,我这就给您拿”说着阿良向理发厅另一边走去。
这时李亚男把手中的咖啡放到孙丽丽的面前,又接过孙丽丽手中的咖啡,完美的一次咖啡交换就完成了。
阿良找到一本染发色样走过来交给了李亚男,李亚男端着咖啡拿着色样回坐到了沙发上。
不一会李亚男端着咖啡装作接电话的样子又走出了理发店,出了店门拐到小路上,李亚男将装有咖啡的纸杯转交给了同事。然后又回到了理发店,走到阿良和孙丽丽旁边说“丽丽,一会儿你理完发还要带我回趟学校,我的U盘落在学校了,里面的资料今晚要用,阿良,改日吧,今天没有时间理发了”
“姐,没事的,您随时来,我周二休”阿良说
“那行,那我知道了,丽丽,这咖啡挺好喝的”李亚男说
孙丽丽拿起咖啡喝了几口。李亚男注意到阿良在孙丽丽喝咖啡时特意关注了一下,李亚男心中更加肯定了这咖啡一定有问题。
不一会儿阿良就为孙丽丽理完了头发,孙丽丽照了照镜子后二人离开了理发店。
孙丽丽回家,李亚男回公安局。石浩、王金生、丁建楠都在局里看到李亚男回来,问道“怎么样,对方没有怀疑吧?”
“按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阿良是周二休息”李亚男说
“后续决定就等咖啡分析结果了,你和建楠现在就去分析咖啡,有结果马上通知我们”石浩说
李亚男和丁建楠拿着咖啡样本回到了试验室,开始对咖啡中是否含有孢子进行分析。
石浩和王金生在办公室商议如何进行抓捕行动。
“如果直接进店进行抓捕,这动静太大了,容易造成其他犯罪团伙的逃跑”石浩说
“最好能够设个局悄无声息的将阿良抓过来”王金生说
“你看这样行不行,让李亚男给阿良打个电话就说自己朋友结婚要去当伴娘,一大早就要出发,能不能让阿良早晨就到结婚的酒店为李亚男作下头发,再以高额报酬作为诱饵,咱们这样就能趁机将他抓捕”石浩说
“这个方法好”王金生说
丁建楠和李亚男在试验室对咖啡进行了一系列操作后,最终从样本里找到了和受害者体内一样的真菌孢子。
二人来到石浩办公室向石浩报告了这个消息,石浩和王金生听到这个检测结果。
“你确定这杯咖啡里确实含有与死者体内一样的真菌孢子”石浩说
“确定,确定,这个结果不用怀疑”丁建楠说
“那就进入到抓捕阶段,我和金生制定了一个抓捕计划,你俩看看是否可行,明天白天李亚男给阿良打个电话,就说自己朋友结婚要去帮忙当伴娘,一大早就要出发,问问阿良能不能早晨就到结婚的酒店为李亚男做做头发,可以多给他点钱,等阿良到了酒店房间后咱们就实施抓捕,这样的好处是避免直接抓捕动静太大,其他犯罪同伙容易逃跑”石浩说
“好,就用您这个主意”李亚男说。
四个人继续商议了一些抓捕细节,并连夜预定了饭店房间。
第二天李亚男就约定阿良帮她做头发,阿良欣然接受。
次日早晨抓捕行动正式开始,阿良刚进入与李亚男约定的房间即被抓捕。抓捕阿良回公安局后审讯工作立即开始。
开始阿良还表现得对咖啡事件一无所知,当审讯人员给阿良观看理发店影像,还有李亚男带回那杯咖啡的化验结果,阿良承认了他知道咖啡是有问题的。
“我只是帮别人泄愤而已,怎么会出人命呢,鼎盛医药公司的鲁平安说和这些人又经济纠纷,才让我给她们下的一些泻肚药,只是泄愤而已,”阿良说
“鲁平安是谁?你是怎么认识的?”石浩问道
“鲁平安就是鼎盛医药公司的人,他来我这里理发认识的”阿良说
王金生去鼎盛医药公司调查鲁平安。
原来鲁平安是鼎盛医药公司的技术人员,参与了一些田卫东的后期疫苗研制工作,认识韩林,确实去过阿良那里理发,而且也是阿良主动赠送的理发优惠券,鲁平安并不了解卵巢癌疫苗一期临床试验志愿者的具体人员,当时只是帮助公司了解疫苗研制进度,与韩林和田卫东只有一些简单接触。
在审讯阿良的过程中,阿良一口咬定是鲁平安给他的咖啡并要求给汤萌萌、王毅、孙丽丽等人喝。
审讯进展缓慢,鲁平安与阿良互相指责,真相难辨。
在对阿良手机通讯记录调查过程中发现阿良与韩林有过一些通讯记录,并且有几次是在深夜进行的,但是却没有发现与鲁平安的通讯记录。这引起了石浩与王金生极大的注意。立即将韩林列为了关键调查对象。
在一次突击搜查中,在韩林家里发现了与死者体内一致的真菌孢子。在证据面前韩林只能坦白交代。
韩林说“我的导师田卫东让我负责一期临床的试验,因为接种者没有产生抗体,卵巢癌疫苗试验失败,但是在接种一个月后的跟踪体检时,我发现接种卵巢癌疫苗人的骨质疏松消除了,接种疫苗的共有三人有骨质疏松证,这三人的骨质疏松症都在短时间内消除了,其中有两个志愿者发现了自己的骨质疏松有变化,我当时告诉她们说测试仪器有一定误差,这个疫苗不会对骨质疏松有任何影响的。但是我心里明白就像“伟哥”这个药一样,当初研发是为治疗心脏病的,却歪打正着的治疗了男性病。我知道这个卵巢癌疫苗蕴含着治疗骨质疏松的巨大商机,可是田卫东如果继续研究下去的话,很有可能发现这个秘密,这个商机太吸引我了,杀害田卫东是我干的。把自己的恩师杀了,我也很伤心。”
“阿良和你是什么关系”审讯员问
“阿良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我母亲去世早,父亲再婚,我也不想拉我弟弟进这火坑,但是我太自信了。”韩林说
“那你为什么要杀害王毅、汤萌萌这些疫苗接种者呢”审讯员问
“这五个疫苗接种者和我已经都比较熟悉了,她们也都知道田卫东,关键她们对疫苗接种后的反应有亲身体会,并且已经有两个志愿者发现了自己的骨质疏松体检结果有变化,这些因素都是我以后申请药品专利的障碍,我本想等孙丽丽中毒身亡之后再过几年就把这个卵巢癌疫苗作为骨质疏松治疗药品进行专利申请并与药厂合作进行生产上市。”
“那这些用来真菌孢子你是怎么得到的?”审讯员问
“这些真菌是卵巢癌疫苗研制过程中的一种中间物质,对这些真菌经过一系列处理后会合成到卵巢癌疫苗中去,这是一种变异真菌会产生一种厚壁孢子,孢子从休眠状态到发芽要经历较长的时间,我也没有想到你们连这个都发现了。田卫东也是经过基因重组之后才培养出这些真菌,培养这些真菌的目的也是为了研制卵巢癌防治疫苗,田卫东对真菌的毒性非常了解,所以不可能对田卫东用这种方法毒害,田卫东是我直接用车创死的…….”
对韩林的审讯还一直在进行着,孙丽丽已经可以正常上班了,李昂的办公室从此少了一个人,春风理发店还正常营业着,只是再也找不到阿良了。?

百度搜索 疫苗疑云 天涯 疫苗疑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疫苗疑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斯坦德.夏普.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斯坦德.夏普.尹并收藏疫苗疑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