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天涯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柳天纵,人如其名,能够这么短的时间,从造化九重臻至混玄二脉,果然是天纵之才,并且能够看出这柳天纵的根底极为扎实,全然没有动乱的半分痕迹,照此发展下去,其成就神寂之境,指日可待。”

    “或许,有机会能够冲击一番无量之境。”

    玄墨的声音在太一耳畔响起。

    不过这个推测,也只是仅限于神寂之境,因为修行之人都是清楚,在这神寂和无量之间,乃是一个巨大的沟壑,而且是不可控的。

    并非是说你的资质好,你的天赋绝纵,就一定能够突破无量之境。

    往往…

    在这混沌大世之中,发生也不少。

    很多天资绝纵的天才,一路极为顺利的达到了神寂之境,而当其英姿勃勃的去冲击无量之境的时候,最后只是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失败下场。

    相反,有时那些天资并非如何的修士,却是能够侥幸成就无量之境。

    如此便是看出,这无量之境的因素,实在是参杂太多,天赋…只能决定无量境之前的修行宿命,而往后,天赋就已经不能左右。

    对于玄墨描述柳天纵的这番话,太一也是同意。

    柳天纵的天赋,自然是不需要多说,太一虽然强,但是太一自己还是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单纯的从天赋来看,自己想和柳天纵相比较,还是不及。

    这,是自然,毕竟二者的出生之处就不同,太一的这幅金乌之躯,自然是比不得柳天纵的神体天赋。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从天赋来看。

    如果真的从实力和手段来对比,柳天纵比起太一来,实在是弱了太多太多,甚至多到几乎可以不计,现在的二者完全就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不说其他,太一一柄永恒王剑,全力一斩,柳天纵恐怕就得殒命当场。

    风,疾驰在耳边。

    太一再次化作了一道长虹,朝着凌家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疾驰而去。

    身上,重新披上了那红花黑袍,又是一副‘罚’组织成员的打扮。

    一路之上,太一早已经尝到了这一身罚衣给自己带来的便捷,赶路之时,太一都会将其穿在身上,无人敢接近分毫。

    对于柳家,这一点倒是让太一感觉到颇为意外,那就是这柳家和凌家的位置,竟然是相隔而立。

    之前从识海中的那道地图来看,太一也能够看得出来,在这凌家的身边,的确是有着一个柳家,可是太一怎么都没有想到是柳天纵的这个柳家。

    毕竟这混沌大世实在是太大,其中的柳家,也是多的数不胜数,光是这云州境内的柳家,太一从那地图上扫过去,就是不下上百个。

    而在太一看来,此番柳御寒跟着自己从那小世界出来,回到柳家之后,必定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柳家……恐怕接下来太平不了。

    不过这些事情,都是与太一无关。

    他非柳家人,会去想这件事,只是恰巧遇到了柳御寒,又是恰巧遇上了一次柳天纵。

    此刻他所思量的事情,心中只有一件。

    那就是自己该怎么进入凌家,是强行闯入,还是选择其他的办法,温和拜帖?!

    心中思索,速度却是丝毫不减,朝着凌家的方向,疯狂疾驰。

    …………………

    凌家。

    此时此刻,整个凌家上下。

    气氛,极为奇怪。

    所有的凌家族人,都是面如死灰,一个个好像是如丧考妣,完全没有精气神可言,连走路都是低着个头,不管是寻常的族内弟子,还是长老执事,都是这个模样,让人感觉到一股极为奇怪的氛围。

    完全捉摸不透。

    从这凌家主宅的地面,更是有着无数道的裂缝,从这裂缝之中,有着血白色的气,在源源不断的弥漫而出,往外冒着。

    虽然这血白之气弥漫而出的速度很是缓慢。

    不过,这气是的的确确存在。

    而且这气,给人一种极为心惊的感觉,让人连直视都是难以做到。

    至少对于这些凌家族人来说,这些气息的出现,让他们的脸色,彻底的变了。

    眼中,赫然是有着绝望之色泛起。

    凌家族人,嫡系子弟,他们的标配都是一双红瞳、满头白发,比如仓绫一般。

    哪怕是旁系,也都是眼中透着淡红之色,头上泛着白意。

    而此刻……

    这些凌家族人的眼,不管是嫡系还是旁系,他们的眼都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其内的红,迅速的消失,一头白发,更是彻底的变成了灰白。

    若说白发上街是拉风,那这灰白,就是实打实的生机即将绝灭的迹象,属于垂暮。

    凌家族人的生机,从上到下,他们的生机,都是已经被完全的抽离,然而这些族人,却是不知道这些生机,从自己身上抽离之后,最终到底是涌向了哪里。

    他们,也没有去询问的权利。

    他们,只能任由自己的生机,被这样活生生的抽走,没有丝毫的其他办法。

    …………………

    云州凌家,统辖的地域,并不是多么广阔。

    哪怕比起同层次的家族来,这凌家的辖域也属于是小规模。

    所辖的城池,也不过就是百余座,而且凌家的管理极为松散,除却主城的周围几座之外,其余的城池,基本都是交给极为疏远的旁系去管理。

    主宗,从不干涉,任由其自生自灭。

    此刻。

    在这云州凌家的辖地边缘。

    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有着一道身影,走在这城池的中心街道。

    这中心接到之上,在这身影周围的所有人,都是一个个脸色极为谨慎,避之不及,都是距离此人三米之远,眼中都是带着忌惮的神色,他们所忌惮的,并非是此人身上散出的修为气息。

    而是,这身衣服。

    这身衣服,给他们带来的,只有无尽的恐惧,甚至只是简单的看一眼,就让自己浑身打哆嗦。

    这种恐惧是根种在心里深处。

    这是,‘罚’的衣服,在这混沌大世之中,除却‘罚’之外,无人能够穿在身上。

    曾经有人为了狐假虎威,刻意去弄了套衣衫,和‘罚’的着装几乎是一致,可是就在此人穿上这衣衫的第二日,便是暴毙在自己的府邸。

    此人修为,已然是臻至混玄七脉。

    可是其死后,根本没有人能够查出来,这人到底是怎么死的,连一丝一毫的残魂都是找不出,整个人就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是寻不到,完全被抹除。

    而这样的事情,并非只有一例。

    在这混沌大世之中,因为身着‘罚’的衣衫而暴毙之人,恐怕不会下于百位,甚至最强的一位,修为已经是达到了神寂之境。

    这些人都在挑战这件事,或许各自的出身不同,有些是小世界,有些是大背景,有些修为强大,有些修为低末,不过结局都是统一的。

    在这世界彻底的消失,丝毫痕迹也不带走。

    逐渐,在这混沌大世的修士,都是清晰的认清楚了一件事。

    ‘罚’,是不能招惹的存在。

    不仅仅只是‘罚’的人不能招惹,就算是‘罚’的衣服,一样也不能招惹。

    谁惹,谁死。

    而且是死的不明不白,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又是死在谁的手上,没有一个人知道,只会如同一只蝼蚁,悄无声息的从这世间,被抹去痕迹。

    从那之后,便是没有人敢去触碰罚衣。

    正因为如此,敢穿着‘罚’衣衫的,也就说明一个事情。

    此人,是‘罚’中之人。

    一般的修士,见到‘罚’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恐惧,极度恐惧!

    因为在这些人看来,‘罚’的出现,便是意味着死亡,自己不可能是罚的对手,更不可能逃过罚的追击,只求…不要被盯上。

    故而这大街上的人,当看到有着身披‘罚’衣而行的人之时,都是一个个眼神发憷,纷纷是避开,生怕祸从天降!

    “看来这身衣服的作用,还挺大。”

    玄墨的声音,在太一的耳边响起。

    这个身着‘罚’衣之人,自然就是赶赴凌家的太一。

    “罚,掌生死,自然是用处大,这世间人心,畏惧是其中源头之一。”

    太一走在这街道之上,缓缓走着。

    对于周围这些人的惊恐面容,他自然都是看在眼里,对于这些人的惊恐,太一也是已经慢慢熟悉,他知道这些人害怕的都是自己身上的这身罚衣。

    仅仅只是凭借一件衣服,就能够有如此的威势。

    这罚在混沌大世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主人,既然已经来到了凌家,为何不直接前往主城,而要选择在这凌家的边缘城池徘徊。”

    “不能确定仓绫是否去了凌家主宗,若是只是在分宗,我们去主宗反而是无用,必须先找个会说话的,问一问。”

    太一眉头微皱。

    他其实原本也是想直接去凌家的主宗,可是后来一想。

    直接去凌家主宗,极为不妥。

    这凌家虽然不是特别大,可是多少也算是有点规模,以仓绫的身份,能够不能够进入这凌家的主宗,太一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毕竟他也不知道仓绫在这凌家之内,到底是属于什么层次的存在。

    不如先在这凌家分宗落脚,抓一个知道事情的舌头问问,先行把情况给弄清楚,省的之后白费力气。

    “是老奴考虑欠缺了。”

    玄墨传出声音。

    “用你的神识,找出这城池之主所在。”

    整个凌家,从太一所拥有的地图标注来看,只有凌家之主拥有神寂修为,而这些凌家的分宗,都不过是混玄七脉的修士。

    相比较之下,这凌家还真的不咋滴。

    抓一个混玄七脉的舌头,太一还不需要耗费什么心力,,也没必要去走什么暗道,直接找出那家伙的地点,然后直接闯进去,抓人便是。

    ………………

    此时此刻。

    勐海城,城主府。

    凌旦正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家的后院,享受着日光浴。

    对于凌家主宗发生的事情,他多少也是知道一些,不过并没有在乎。

    虽然凌家分宗众多,但是其实上很少和主宗去取得联系,凌家主宗亦是采取了放养的姿态,完全就不管这些分宗是死是活,只要按时交齐供奉,随便这些分宗怎么搞。

    “也不知道在瞎搞什么,所有的长老和嫡系子弟,包括整个天凌堂,都是消失了。”

    凌旦自顾自的说着,对于天凌堂,他还是有一点感情。

    不管怎么说,当年的他,也是从天凌堂出来的,现在听到天凌堂全部消失了,不奇怪才怪,多少会有几分唏嘘。

    “让一个刚刚进族的黄毛丫头做天凌首席,也不知道家主在想什么,可笑,可笑之极。”

    这凌旦兴许是有着自言自语的习惯,说着说着又是说起了别的事情,并且脸上还有着气愤之色,显然很是恼怒。

    想当年他也是一个争选天凌堂首席的种子选手,想到自己那个时代的风华,这凌旦是越想越气:“现在的凌家,真是不成器了,都是在瞎搞!乱搞!可惜当年我棋输一着,要是我现在是凌家家主,凌家何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凌旦越说越气愤,最后直接站了起来。

    在这后院走来走去。

    “主人,这小子神经有问题吗?”

    “可能吧。”

    凌旦的这一幕,每一步都是落在太一的眼中,在太一看来,这凌旦就是个傻叉,不然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自言自语,然后把自己越说越气愤。

    太一还记得,他刚来到这和后院的时候,这凌旦还极为悠闲自在的晒着太阳。

    不过这凌旦怎么样,太一并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凌旦刚才自言自语说的话,这话虽然不多,只有短短的几句,可是其中的消息,却是蕴含极多,这让太一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就一件事,刚才凌旦所说的‘黄毛丫头’,这让太一想到了仓绫!

    一步,踏出。

    太一的身形,在这后院之地,缓缓显现。

    原本还在这院中来回踱步的凌旦,突然一愣,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竟是久久不能反映过来,整个人都是有点懵。

    “你,你是谁?!”

百度搜索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天涯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夺舍了东皇太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烟雨青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雨青风并收藏我夺舍了东皇太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