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完美的终章(1/2)_见已司千_天涯在线书库

百度搜索 见已司千 天涯 见已司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个付玉衡,简直是胆大包天!他从我这里辞职的时候,竟然悄悄摸摸地把我的一块玉,还有当时戚伯拿回来的,说是你没有带走的银行卡给拿走了。谁知道,他后来竟是带着这些东西来了中国,还找到你说了那些没心没肺的话!

    还有那个卢院长,也真是老糊涂了,竟然信了付玉衡的邪做出那些勾当,他最后的下场,也是自己罪有应得!至于付玉衡,就更是死不足惜了!!”谭老夫人恨恨地说。

    “都过去了,奶奶……”徐千千摇了摇头。

    谭老夫人扭过头,一向高傲的她,竟然放低了姿态。

    “丫头,那你接下来,是作何打算?”

    徐千千不知如何作答……她低下头,没有说话。

    见她的样子,谭老夫人也是明白了几分。

    老太太推了推眼镜,挺起了胸脯。

    “千千,你要是有火就都冲奶奶发!奶奶今天就把话说开了。你也不是外人,知道这家里的旧事。奶奶是吃过苦的人,知道门第观念老套,但就是好面子,总觉得我的孙媳妇儿得是个有头有脸的来路……再加上谌司他妈年轻时候的那些事儿,在奶奶心里始终过不去,所以之前才回国把你撵了出去。

    至于后来的事情,欧阳家三代单传,就这么一个独苗儿,奶奶又怕耽误了这传宗接代的事,不得已才让你走。你走了以后,奶奶心里也难受!我年纪大了,难免犯糊涂做糊涂事儿……至于付玉衡的事,你别怪谌司!就算怪,也怪奶奶身体不好,非让孙子这个大忙人亲自到加拿大去,才惹出这一堆事情来,我……”

    “奶奶你别说了,都是过去的事了,过去了……”

    徐千千哽咽着,用力地摇头。

    “哎……丫头!奶奶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你不会怪谌司的,对不对?你母亲那边,这几年谌司一直照应着,打扫祭奠,从没落下过……至于孩子,你们都还年轻,只要迈过了这个心坎,再生多少个不能?”谭老夫人说着,将徐千千拽到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说道。

    感受到老太太身上的温度,徐千千这一次,才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奶奶来……这个温度,是那样的相似……

    “我还听说了,你的亲哥哥,就是那个姓霍还是姓白的小子,是远堂的养儿子?”老太太又问。

    “嗯……”徐千千点了点头。

    “那你也算不得孤单一人了。这个事,你就和你哥商量一下。你就告诉他,说你想做我谭孝云的孙媳妇,问他答应不?他要是答应了,我明儿个就让人去提亲!”

    徐千千一愣,没想到老太太的思维还有提亲这么一道回路……

    “奶奶,我哥他还在医院,我嫂子为了救我,在机场受了伤……”

    “那你现在就去医院,和你哥要个说法,答应还是不答应!”谭老夫人是个急性子,她一把扯住徐千千的手,就往外走。

    “备车,备车!”谭老夫人推开房门,高声嚷道。

    几个佣人立刻安排起来。

    “不用,奶奶!我哥他不会……”

    徐千千还在挣扎着。

    直接去找哥哥霍庭就没必要了吧……毕竟茉莉都还没有出ICU病房,现在哪里是和霍庭说这些的时候?再说了,这还没说几句,她都还没来得及细想和欧阳谌司的事情,怎么老太太一下子就忙活起来了?

    “什么不用?不讲礼数!你先去说,有什么事奶奶担着……”谭老夫人说着,一边扯着徐千千下了楼,一边又回过头给旁边的佣人使了一个眼色。

    佣人点点头,忙不迭地上楼去报信了。

    “门口车已经备好了!”一把将徐千千推出大门之后,谭老夫人扔下这句话,便关上了门。

    只留下一头雾水的徐千千,望着紧闭的大门发呆……

    叹了口气,她转身走出花园,到了街道上。

    可是这门口,哪里有老太太所谓的车子……

    算了,既然都出来了,那就按之前安排好的,先回哥哥霍庭落脚的酒店待几天吧……

    徐千千打定主意,便准备沿着街道走到前面路口去打车……

    老宅内,佣人慌慌张张地敲响了欧阳谌司的房门。

    “少爷!少爷,不好了!老夫人又把徐小姐赶走了!”

    这佣人在欧阳家的老宅待了好几年了,对徐千千自然也是熟悉的。

    “怎么回事?”欧阳谌司拉开房门。

    “我看见老夫人刚才扯着徐小姐的手,硬是将她推出门去了啊……”

    欧阳谌司变了脸色,立刻奔到了客厅。

    只见谭老夫人一脸悠闲地翻看着手里的佛经,对他的紧张浑然不知的模样。

    “奶奶,徐千千呢?!”

    “走了……”谭老夫人淡淡地说,“她的心坎太高,我看怕是跨不过了……”

    老太太话音未落,欧阳谌司已经追了出去。

    “老,老夫人,这……”佣人紧张地望着谭老夫人。

    谭老夫人瘪了瘪嘴,脸上扯起得意的笑容。

    这两个人经历了这么多,是苦难也是深情。但偏偏又都怕伤了对方,所以一个憋着,一个躲着,这不加点催化剂怎么行?

    想到这里,谭老夫人忽然蹭起身来。

    “快!快扶我出去看看……”她说。

    *

    徐千千顺着街道走着,脑子里一团乱。

    她忽然很讨厌重新记起的这些记忆,那些伤痛如果真的能够彻底忘记,该有多好啊!

    再回想起作为白千惠和欧阳谌司在一起的那些日子,虽然是一无所知的,但是却也更加没有负担的甜蜜。

    她好想回到那样的日子啊……

    正在这样想着,身后忽然一阵疾风拂来……风声里还混杂着急速的脚步声……

    徐千千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欧阳谌司从身后一把搂住了。

    “徐千千!”他大声喊着她的名字。

    徐千千身子一僵。就这三个字,已经让她迈不开脚步了。

    她有多久没有听过他这样叫她了……不是白千惠,不是猫咪,而是徐千千。

    她挣了挣手臂,想要转过身看着他。可欧阳谌司以为她是要离开,手臂立刻箍得更紧了。

    “徐千千,你别走!你别走……”欧阳谌司声音哽咽。

    “你别再走了……我们错过了那么多时间,就不要再折磨彼此了……好不好?”

    “把从前的那些事情,那些错误和伤痛都扔掉,我们重新来过,我们好好地重新来过……好不好?”

    “宝宝的事情只要我们努力,就还会有的!他们一定在天上等着我们,等着我们给他们机会重新去到你的肚子里,做我们的孩子。你给他们,也给我们这个机会……好不好?”

    一连串的‘好不好’扔到面前,徐千千再也没有了挣扎地力气。

    但很快,她开始使劲地掐欧阳谌司的手臂,甚至最后实在捱不过,直接一脚踩在了他的脚上……

    欧阳谌司松了松手臂,他还准备继续和她理论……

    而终于被他放过的徐千千,则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欧阳谌司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紧张,以至于差点将她憋晕过去了。

    他搂着她,让她靠到旁边的石墙上喘气。

    见她稍微恢复了气息,他又急急追问,“千千,好不好?!”

    徐千千哭笑不得,她一拳捶到了他的胸口上,“你把我憋死了,我还怎么说好……唔!”

    听到这个好字,欧阳谌司已经低下头,紧紧地吻住了她……

    不远处的老宅门口,谭老夫人乐呵呵地收回了探出去的头。

    “老夫人,恭喜恭喜啊!”佣人见了,立刻嘴甜地道喜。

    谭老夫人脸上的笑容更是收都收不住了。

    “这只是开头!我可告诉你,明年这个时候,我一定能抱上重孙子!马上封红包,今天全家都有大红包!!”

    三个月后,地球另一端的大溪地。

    临近黄昏,一场温馨的婚礼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

    欧阳谌司穿着一身雪白的礼服,袖扣,领结,胸袋上新鲜的花束……新郎的一应装束已经在他身上装备完毕。

    作为这场婚礼的主角之一,他已经忙到不可开交。虽说是只有家人和至亲朋友参加的婚礼,但是来的人都是必须让他亲自招呼的人,自然也就没有太多喘息的机会了。

    最先到的,是从芬兰赶过来的邢毅和……欧阳若珊。

    欧阳若珊已经怀上了第二个孩子,只见她挺着肚子,手里还牵着已经快两岁的大儿子邢添。

    收到徐千千和弟弟欧阳谌司的婚礼请柬,欧阳若珊感慨万千。

    自从离开了D市,她的心胸也放开了不少,再加上邢毅无微不至地照顾,让她终于明白了爱一个人并不重要,爱对了一个人才是最重要的。

    曾经的她,偏执,娇纵,犯过了太多的错误。还好回过身来,还有始终对她不离不弃的邢毅,唯有这份爱,值得她好好对待,值得她一身珍藏。

    在订机票前,她还小心翼翼地,给徐千千去了个电话。

    一阵尴尬之后,两个人终于还是敞开了心扉。徐千千是个好女孩,弟弟没有看错人。从前的那些错综复杂的往事她都闭口不谈,只是盛情邀请她和邢毅参加婚礼,这样的大度,更让她这个长姐,自愧不如……

    一番挣扎之后,她终于下定决心要回来参加弟弟的婚礼,而邢毅自然也是支持。

    “谌司,千千呢?”欧阳若珊看到弟弟,就连忙问起徐千千的下落。她身后的佣人手上拎着她专门从芬兰带过来的礼物,她想要亲自转交给徐千千。

    “晚一点吧,姐姐。呵呵,我今天午饭后就没看到她了。说是要化妆整理,估计是很花时间……”欧阳谌司也很无奈。

    “这份礼物你收着,一定要让递到千千手上啊!”欧阳若珊再三交代之后,坐到了一旁。

    “谌司!”邢毅走过来,握了握欧阳谌司的手。

    “毅哥!”欧阳谌司向他点点头。

    两年前,他亲手将邢世昌送进了监狱。在做这件事之前,他还是先给邢毅通了个消息。本以为,邢毅可能会就此和他翻脸,不曾想,向来刚正不阿的邢毅在面对父亲的所作所为时,仍然选择站在了正义的一方。

    有了邢毅的支持,欧阳谌司更加下定决心,干净利落地处理掉了邢世昌的事情,并且将邢氏集团剩下的资金和股份全数拨划到了邢毅在芬兰的公司名下。

    “添添,过来叫舅舅!”邢毅说着,将一个小男孩抱起来。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奶声奶气地叫道:“帅舅舅!帅舅舅!”

    两个大男人不禁哑然失笑。

    “你倒是会说话啊!”邢毅捏了捏儿子的小鼻子,转过头对欧阳谌司说道,“这孩子也不知道随了谁,生来就特别能聊。若珊总说他,像极了曹夫人呢!”

    “谌司,我的乖儿子!”

    说曹夫人,曹夫人到……

    欧阳谌司和邢毅正站着,身后已经响起了曹夫人甜腻的声音。

    “哎哟哟,这不是我冰天雪地里的大女婿嘛?”曹夫人一身鲜亮的礼服,头发梳得老高,笑呵呵地走了过来。

    在她身后,是欧阳曜成搀扶着身边的谭老夫人。

    “妈!爸!奶奶!”邢毅侧身行礼,接着又让添添也跟着依次打了招呼。

    “添添来,婆婆抱!”曹夫人眉开眼笑,转头就对欧阳谌司哼了一声,“儿子,你和千千可得抓点紧啊!我们家你知道的,多多益善!这若珊都生到第二个了,你和千千这节奏什么时候才能赶上啊?”

    谭老夫人走上来,也板起了脸,“他们俩可是和我打过保票的,千千是三十岁前生三个,少一个我都不答应!”

    “好了好了,你们俩都玩了一天也该歇着了,孩子的事让孩子自己去操心!”欧阳曜成站出来,替儿子挡下了一局。

    一听说婚礼订在大溪地,曹美玲完全激动不已。三天前就撵着他从日本飞了过来,再加上从加拿大赶过来的老太太,三个人从昨天起就已经在大溪地‘夕阳游’了。

    另一边,邱弘也领着陆真真过来了。

    陆真真胖了不止一圈,这才刚出月子,就不顾形象地奔来参加好闺蜜的婚礼了。

    欧阳谌司吃了一惊,他看向邱弘,“孩子呢?”

    “老大留在家里让我妈看着,老二在酒店吃饱睡熟了……好在老二是个贪睡的,要不然,我还真担心会来不了!”邱弘回答。

    陆真真则是眉飞色舞,难得能逃离带娃的痛苦,哪怕只是一晚,也好啊!

    “欧阳先生,千千呢?她刚才让我来了给她电话,但现在怎么打她都不接了呢!”

    “应该是在后面准备吧……”欧阳谌司指了指另一个方向。

    话音刚落,陆真真已经甩开邱弘,找人去了。

    邱弘拉着一张脸,苦哈哈说道:“自从昨晚去了你的单身派对通宵未归之后,她今天就完全不想搭理我了……总裁,今年我的私房钱都被没收了,全靠你年底奖金补足了啊!!”

    欧阳谌司笑着点头,让邱弘也落了座。

    转过身,周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身后,手里抱着肥嘟嘟的胖铛。

    “粑粑!”胖铛快一岁了,吐字不清,但是意思基本还算明确。

    “铛铛!说了多少次了,这是姑父!”周姨纠正着。

    “粑粑,粑粑……”胖铛可不管这么多,比起两个字都不一样的‘姑父’,自然还是爸爸叫着顺口。

    “算了,周姨,反正这段时间他一直跟着我,也叫习惯了。等再大一点,就能分清了。”

    欧阳谌司一把接过胖裆搂着,胖铛伸出小肥手将他搂住,口水滴答地就在他的西装肩头蹭来蹭去。

    这三个月,茉莉一直在住院休养,而霍庭也自然是陪在身边。

    于是,徐千千便将胖铛带到家里来住着。一开始竟然是白天搂着胖铛玩儿,晚上搂着胖铛睡的模式,搞得他差点崩溃掉。

    熬了不到半个月,他终于受不了了。好说歹说,才以周末带娃作为筹码,换回了晚上的二人世界……

    眼看自家猫咪对胖铛的感情越来越深,自己一定要再加把劲,让她把那股泛滥的母爱都转移到自己的小孩身上才行。

    欧阳谌司暗暗咬着牙,正盘算着‘造人大计’时,一股怪怪的味道飘过……

    他斜过眼,瞄着怀里的胖铛。而训练有素的胖铛,已经学会不看他了。

    这味道分明是……

    拧了拧眉,欧阳谌司只好扔下这满堂的宾客,抱着胖铛去找周姨了。

    *

    太阳落山,华灯初上,大溪地的夜幕降临了。

    而婚礼现场的音乐也已经奏响了。

    教堂门被推开,穿着白色婚纱,头纱遮面的徐千千在霍庭的牵引下,一步一步走了进来。

    站在教堂最前面的欧阳谌司,感受到一阵阵幸福的晕眩。

    经过了两年的时间,期间无数的波折和坎坷之后,他终于,要和他的猫咪正式成为夫妻了。

    从此以后,任何大风大浪都无法再将他们两个人分开……

    想到这里,他手心微微冒汗,眼睛也觉得有些酸涩,视野……也渐渐模糊起来。

    他的挚爱,终于,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了。

    可是……

    难道是他太激动,以至于视物不清了?

    欧阳谌司甩了甩头,重新定睛看过去……

    而人群里,周姨怀中的胖铛也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深吸一口气,他一步跨下了婚礼台,朝着新娘冲了过去。

    呵!

    因为新郎的异常举动,整个坐席都发出了惊呼……

    欧阳谌司一把掀开新娘头纱之后,愤怒地望向旁边的霍庭!

    霍庭耸了耸肩,满脸无奈……

    眼看头纱被掀起来了,茉莉只好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没办法,你老婆逃婚了……我是被抓来临时顶替的,免得你场面上过不去……”茉莉说。

    欧阳谌司铁青着一张脸,难怪,他从午饭后就没有见过他的猫咪!!

    “她刚走没多久,你要是现在去追还来得……”

    霍庭话音未落,欧阳谌司已经跑向了门边。

    呵!

    人群再次发出一声惊呼,不少人已经站了起来,场面多少有些失控。

    茉莉看向霍庭,露出得意的笑容。

    “婚纱都穿好了,要不你就直接娶了我吧,公子哥哥?”

    霍庭搂住她,“我已经订了下个月的婚礼,你急什么?”……

    欧阳谌司跑向门边,他整个大脑都放空了。

    他的猫咪……他的猫咪,怎么会不要他了?是他哪里做得不够好?

    难道说像邱弘那样,只是昨夜单身派对他彻夜未归,所以她闹了小脾气?

    推开大门,他正准备冲出去……

    但下一秒,他完全呆住了。

    门后,站着他的徐千千。

    她整整齐齐地穿戴着婚纱,头上戴了一圈花环,脸上带着些些羞涩望着他。

    门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搭好了另一个婚礼台,牧师站在台上,已经快念完主婚词了。

    “……愿意永远陪在对方身边吗?”

    “我愿意。”

    徐千千看着欧阳谌司,笑意盈盈地点头。

    牧师侧过身,他对仍然呆愣着的欧阳谌司说道:“那么新郎,你愿意……”

    “我愿意!!”

    欧阳谌司回过神来。不等牧师问完话,他已经冲向徐千千,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嘴唇。

    而徐千千也伸出了手,她紧紧地抱住欧阳谌司,回应着他的亲吻……

    这一夜的大溪地,景色醉人。

    而这段美好的爱情,也终于在这一刻奏出了完美的终章……

    *

    两年后。

    徐千千抓着包包,小心翼翼地踏进了D市最顶级的超五星级酒店。

    门童认出她后,立刻向她问好,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回礼。

    坐着电梯,她直接上到了顶层的总统套房。

    可是房间里,并没有欧阳谌司的影子……

    她正在奇怪,手机已经响了起来,是一条微信。

    【猫咪,飞机晚点了,你累了就先睡会儿。我爱你!】

    徐千千笑了笑,起身进了浴室。

    自从在婚礼上整蛊了欧阳谌司,之后在大溪地的整整一个月时间里,她都被他报复性地折腾得死去活来……

    结果……自然是才结束蜜月,她就怀孕了。

    或许是老天抬爱,这一次她竟然怀上了双胞胎,而且,还是龙凤胎。

    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两个人的二人世界也从此消失无踪。

    而她和欧阳谌司都觉得,这是之前失去的那两个孩子,同时回到了他们身边……

    于是,她小心翼翼地安着胎,静静等待着小生命的到来。

    终于在一年前,她平安地剖腹产下了两个健康的婴儿。大概真的是苦尽甘来了,这一胎从怀上到生产,都没有耗费她太多的心力。

    借着这个好彩头,两只小团子的乳名,也自然取了‘平安’的谐音,叫做品品和安安。

    有了带铛铛的那段培训,欧阳谌司带起品品和安安也是相当的得心应手。只是两只小团子实在是长得太像,他常常会把哥哥和妹妹的衣服套错~以至于品品经常顶着粉红色的蝴蝶结在家里爬来爬去,而妹妹安安却是小礼服小领结,一副小男生的模样。

    眼看小家伙们满了一岁断了奶,曹夫人和茉莉便自告奋勇地各自领走了一个,说是要还他们一个月的二人世界。

    但徐千千明白,这分明是当初答应奶奶说生三个的计划还没有完成,所以要欧阳谌司和她继续努力呢……

    洗好澡,天已经完全黑了。

    徐千千坐到客厅的大落地窗前,望着楼下的万千灯火。

    她不禁想起了四年前的那个夏夜……那个时候,她好像也是坐在这个位置,怀揣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靠近。

    那个时候,大概谁也不曾想到,那个人竟是她携手共度一生的挚爱。

    心情渐渐舒畅起来,徐千千开了一支红酒。借着酒意,回顾了欧阳谌司和她这四年的浪漫人生旅程。

    原来,拥有爱,是这样美好的一件事……

    如果重来一次,她还是愿意如此。尽管痛过伤过,只要最后,他和她还在彼此的身边,就已经足够。

    站起身,她晕乎乎地进了卧室,一不小心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混沌中,她感觉一个冰冷的吻贴上了她的嘴唇。

    她猛地惊醒过来。

    鼻息间传来男人熟悉的淡香……那是,她的男人回来了。

    察觉到她醒了,欧阳谌司只是略微顿了顿,很快便又继续他的动作。

    他应该刚才洗过澡,发梢上有几滴水不经意地溅到她的额头上。然而他的手,他的嘴唇,都是滚烫的温度,让徐千千的身体也被迅速加温。

    “嗯……”

    黑暗的房间里,传来徐千千惬意地轻哼。

    这两年为了孩子的事情,他和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般亲昵了。

    欧阳谌司笑了笑,他继续努力地放大她的惬意。

    在身下的小女人快要丧失意识之前,他猛地抬起手,拧亮了床头灯。

    欧阳谌司看着徐千千。这个软软香香的小模样,这个酡红的脸颊,羞涩的表情……一下子就将他带回到了四年前,那个他第一次见到她的夜晚。

    这就是他今夜,让她来这里的目的。

    她或许已经忘了,但是他还记得,今天,距离他们第一次见面,正好是整整四年。

    嘴角噙起笑意,他轻声问她:“和TOP签协议的,是你?”

    徐千千有些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她只感觉体内有一团火被点着了,整个人都发烫到不行。

    “嗯……”她点了点头。

    “不对,猫咪……再想想。”他轻啜着她的嘴唇,说道。

    徐千千揉了揉眼睛,她望向他。

    而欧阳谌司也定定地看住了她,眼中的浓情已经化不开了。

    咬住下唇,徐千千已经知道了他要的回答。

    “是的,先生。”她说。

    欧阳谌司立刻笑开了,他伸手摁灭了床头灯。

    黑暗中,传来两个人对彼此永恒的承诺:

    “我爱你,千千,永远。”

    “我也爱你,谌司,永远。”

    https://www.tianyabook.com/11_11294/45048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tianyabook.com。天涯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wap.tianyabook.com    

百度搜索 见已司千 天涯 见已司千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见已司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杨爱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爱薇并收藏见已司千最新章节